[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五话 大家在澡堂(棒球)】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五话 大家在澡堂(棒球)】

第十五话 大家在澡堂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SCENE 1 男浴室
(朋也)“哈啊——~......”
我自然地呼了一口气。
空气从身体里呼出去,取而代之地,热水的温暖缓缓渗入了身体。
肌肉的疲劳好像溶化扩散出去了一样。
(朋也)“能够彻底放松,一直泡到肩膀的浴池真好啊——。”
(秋生)“就是说吧。偶尔来澡堂也不错吧。”
大叔在我面前一边叉着腿站着一边笑。
(朋也)“......拜托你站在别人前面的时候遮一下吧......”
(秋生)“嘿,你不是因为自己的小就悲观丧气了吧,小子。”
我可没有悲观丧气。
大叔毫不在意我责难的视线,把毛巾放到头上一口气把身体浸到浴池里直到肩膀......
(秋生)“哈啊——~......果然泡澡的时候就是要这样啊。毛巾弄到热水是违反礼节的。还有往身上浇热水要三次以上,这也不能违反。还有,要是先喝了一杯水再进来,就不容易泡晕了。”
滔滔不绝的泡澡之道解说开始了......。
我一边对大叔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一边仰望满是水滴的天花板。
......为什么会变成到这种地方来的情况啊......。
回想约30分钟之前......。
(秋生)“你们大家,出了不少汗吧。作为今天的谢礼,我请你们去泡澡。”
第一回古河棒球教室结束后,目送走小学生们的背影,大叔这样说道。
(杏)“泡澡是去公共澡堂吗?”
(秋生)“对。白汤、电动浴池、露天浴池还有桑拿全部都有哦。”
大叔对杏回答道。
(杏)“可以的话我只要回家淋浴就好了......”
(美佐枝)“我也还有宿舍的工作没做完......”
(春原)“去吧!去澡堂吧!我们走吧!”
春原突然大声说道,盖住了其他人不愿意的声音。
然后,他把除了大叔以外的所有人围成了一圈。
(杏)“等......干什么啊?”
(春原)“我......终于知道了......”
(杏)“什么?”
(春原)“......这个人真正的最后的愿望,其实是和伙伴们‘裸呈相见’啊......”
春原从围成的圈子的空隙处眼泪汪汪地看着大叔。
大家也想起了最初为什么集合到这里,都低下了头,谁也不说话。
是啊......大家还以为大叔生病了啊。
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春原)“喂,我说,冈崎......”
喘着粗气的春原一边凝视着某个方向一边向我搭话。
(朋也)“什么啊?”
(春原)“女、女孩子脱衣服也真是慢呢。”
(朋也)“......啥?”
(春原)“因为你听,还听不到那边的声音哦。”
(朋也)“你啊......有什么好期待的......”
(春原)“当然期待啦!你不期待吗?作为男人这绝对有问题!”
(朋也)“......被你说成不是男人还真是伤心啊......”
(秋生)“这就是你没出息了。那边的金发说的才是正论哟。”
(春原)“就是说。男人就是要听着声音,想象各种各样的事情哟。”
(秋生)“对,是这样。”
大叔扑通扑通地打着水花,移动到春原的旁边。
然后,用单手乱揉着春原的金发。
(秋生)“但是啊,听着早苗和渚的声音,你打算想象什么呢?嗯?”
(春原)“咦、咦——!听、听着您夫人和女儿的声音,我打算想象因数分解。”
(秋生)“那么把肩膀浸下去,从第一段开始背诵九九表。”
(春原)“是、是的!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
(朋也)“呼......话说回来芳野以前来过澡堂吗?”
我向在稍远的地方闭着眼睛的芳野说话。
(芳野)“澡堂吗......”
他慢慢睁开眼睛,一边眺望着远方开始讲述。
(芳野)“在飘着雪的天空下,一边呼气温暖冻僵的指尖,一边等着重要的人的到来......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光,认为这样的小事也是一种幸福......”
芳野把手放到脸上,陷入自我陶醉了。
让他去吧。
咔啦啦......。
隔着一面墙传来了开门声,然后发出了回声。
(智代)“这就是澡堂啊。真是不可思议的地方呢。”
(芽衣)“好宽敞的浴池呢。”
(风子)“嗯!好厉害!有好多热水!都可以游泳了!”
(杏)“什么,你们第一次来澡堂吗?”
(智代)“嗯,第一次。”
(芽衣)“虽然我以前也听说过大城市有很多澡堂,原来是真的呢。”
(渚)“我以前和家人来过几次。因为爸爸说可以放开了享受的浴池很好。”
(风子)“风子要第一个下去了。已经不能再忍耐了。”
啪嗒嗒嗒嗒嗒
(杏)“啊!喂,不要跑!滑到了很危险的哟!还有要遮住前面啊!还有,泡之前一定要先往身上浇热水啊!还有就是毛巾不能放到浴池里。啊,喝过一杯水没有?可以防止泡晕,赶快喝。”
杏的声音回响着。
(秋生)“那边不也有很懂得澡堂的家伙嘛。”
大叔隔着墙壁对杏表示认同。
(春原)“冈崎......怎么办......”
(朋也)“啊嗯?”
(春原)“一墙之隔的那边是裸体的女同伴们......我兴奋起来了。”
(秋生)“你的九九表怎么了!”
(春原)“咦!对不起,背到第七段时崩坏了。”
咔啦啦......
(美佐枝)“哈啊~,年轻的孩子们真有精神呢。”
(早苗)“啊啦,美佐枝小姐也还很年轻哦。像我就已经是阿姨了。”
(美佐枝)“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差不多要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当妈妈的了。”
(早苗)“多谢你的美言呢。”
看来是早苗和美佐枝小姐也进来了。
隔壁似乎也全体在浴场集合了。
(芽衣)“呜哇~”
突然,响起了芽衣的声音。
(芽衣)“美佐枝小姐的胸部,虽说早就认为很大了,脱了衣服也好厉害呢。”
我听到女浴室那边传来的这句话,不禁被定住了。
正在暗背九九表的春原也是,张着嘴一动也不动。
芳野保持着手放在脸上的姿势不动了。
只有大叔在嘻嘻地笑着。
(美佐枝)“就算大也没有什么好事情哟。又碍事,肩膀又酸,男人又只会用奇怪的眼神看。”
(芽衣)“就算这样我觉得有还是比没有要好。有什么诀窍吗?变大的诀窍之类的。”
(美佐枝)“诀窍?诀窍啊......”
(杏)“咦?有的吗!?”
杏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说道。
(美佐枝)“好像听说吃很多豆腐的话就会变大。”
(芽衣)“我懂了。从今天开始每天吃豆腐。”
芽衣充满决意地回答道。
(杏)“豆腐,豆腐吗......”
(智代)“我倒是不觉得大就是好的。”
(杏)“......那是因为你已经不需要再大了吧......”
(渚)“我......想要再大一点。”
这是古河吗......。
(美佐枝)“我觉得你也不是没有的吧?”
(渚)“尽管这样......再大一点的话就好了。”
(早苗)“不行的,渚。因为这是已经有的人不懂的烦恼。”
(智代)“是这样的吗。真复杂啊。”
(杏)“嗯......,很复杂哦。......不过......你的也真的是很大呢......”
(智代)“说真的我也会觉得碍事。还会被某个笨蛋拿来开玩笑。我觉得你那样的最理想了。”
(杏)“......这种时候我怎么不觉得我是被称赞了呢......”
(春原)“冈崎......怎么办......我出不去浴池了。”
(朋也)“你就泡到熟了为止好了。”
(春原)“该怎么说呢,果然智代的是真家伙呢。”
(朋也)“啊,就是这样了。”
(春原)“说起来你说过‘又柔软又暖和’的吧!?”
(朋也)“啊~......”
捏着脸蒙混过关的时候的事情吗......。
(译注:游戏中智代线4月17日剧情,春原不相信智代是女的,借胸部,剃须刀,进男厕之后智代觉得很屈辱,找朋也来确认自己的胸部是不是真的最后朋也好像是捏了一下智代脸颊然后对春原说:“又柔软又暖和”的事)
(春原)“啊——!想说,好想说‘只要揉就会变大哦’!”
(朋也)“试着说说看吧。搞不好会拜托你说‘那么阳平来弄大一点吧’?”
(春原)“真的吗?”
(朋也)“说的话还有可能,不说的话可能性就是0了吧?”
(春原)“对、对啊,那个,怎么说才好来着?”
(朋也)“我来让你变大哟。”
(春原)“啊,原来如此。省略了没用的部分真好呢。喂,我这不是变态吗!”
切,发现了吗。
(早苗)“风子,我来帮你洗身体吧?”
不经意间听到了早苗的声音。
我刚想竖起耳朵听,看到大叔恐怖的眼神,忙用两手往脸上浇水蒙混了过去。
但是,春原却毫不检点地张着嘴看向女浴室那边。
在这样的他身后站立着大叔。我背过脸去,视线逃离了之后发生的惨剧。
(风子)“没关系的。风子已经可以一个人洗了。”
(早苗)“背后也能好好地洗吗?”
(风子)“没关系的。倒不如让我帮早苗洗吧。”
(早苗)“啊啦,那么就拜托你了。”
(风子)“请交给我吧。毛巾对皮肤不好,我就用手好好地洗吧。”
(早苗)“就像平常一样用毛巾就好了哦。”
(风子)“风子的温柔有时候好像不被理解似的。”
(早苗)“请温柔地用毛巾洗吧。”
(风子)“我就积极地试试看吧。”
(早苗)“拜托你了呢。”
真是温馨的对话。
(风子)“哇,好厉害!早苗的胸部,比姐姐的还大。”
芳野突然起了反应。
眼睛张得大大地望着女浴室那边。
(风子)“可以摸一下吗?”
(秋生)“笨——蛋!可以摸早苗的胸部的只有本大爷——!”
大叔对着女浴室大叫。
(早苗)“可以哦。”
(秋生)“早苗————!”
大叔击沉。
(杏)“呜哇,什么,传声筒!?”
(智代)“看来是这样了。”
声音能互相传递的事情也被知道了。
(杏)“朋也~听得见吗~”
杏隔着墙壁说道。
(朋也)“......啊,听得到哦。”
(杏)“呜哇~......你偷听了吧~”
(朋也)“别说这么失礼的话。只不过是声音自己传过来的。”
回音的对话。
互相都赤裸着身体,仅仅一墙之隔的状态。
感到了微妙的不好意思,同时也察觉到了自己出奇的冷静。
啊,这样的时光也不坏啊,我这样想。
(杏)“阳平~~”
(春原)“是、是的!有什么事?”
(杏)“你敢想像奇怪的事情的话我就揍扁你哦~~”
(春原)“为什么对我只说这种刻薄的话啊!”
(朋也)“因为你就是这种角色呀。”
(春原)“可恶!我要全裸着冲过去了!看着!”
(朋也)“算了,春原,只会被人指着嘲笑的。”
(春原)“我还没到会被嘲笑那么糟糕哦!要不要给你看看!?”
(秋生)“嗯?我看看?”
大叔从春原背后窥视......。
(秋生)“............”
一脸难过的表情。
(春原)“倒不如请你放声大笑吧!”
(杏)“接——下来,身体也要好——好洗——洗~”
(朋也)“不要故意说出来!”
杏绝对对这个状况很快乐......。
(智代)“我要洗头发了。”
连智代也......。
(渚)“要我帮忙吗?这么长看来很麻烦吧。”
(智代)“那真是帮大忙了。”
看来智代和古河正在洗头发。
(朋也)“头发长的人洗起来好像很麻烦啊。”
我用手指抓着自己的头发小声说道。
(秋生)“是啊,过去经常帮早苗洗头发。”
(芳野)“我那位的头发倒是还没有需要帮忙那么长,但是帮她洗的话她好像会很开心。”
大叔和芳野露出怀念的神情回答道。
我有种作为男人被抛弃了的感觉。
(春原)“我以前也帮芽衣洗过头发的。”
(朋也)“多久以前的事?”
(春原)“6年......可能还更早些吧......?某一天突然就说再也不和哥哥一起洗澡了,这就是青春期吧。那时真是意外的打击啊。”
我说,一般来说应该是男生先说要一个人洗才对吧。
(秋生)“我了解......你那种心情......”
大叔罕见地和春原同调了。
(秋生)“过去和渚洗澡是我的每天的功课......然而突然间就变得不那么亲近了。然后终于有一天说,不再和爸爸一起洗澡了。”
(朋也)“顺便问一句你们直到什么时候还是一起洗的?”
(秋生)“直到她高一结束的时候。”
(渚)“骗、骗人的。小学4年级起就没有了。”
古河拼命否认的声音从女浴室飞了过来。
(秋生)“切,能理解有女儿的父亲的心情的家伙这里没有啊。去温泉我也是一个人泡,去可以混浴的旅店时,也只有和早苗一起。”
(春原)“这已经够让人羡慕的了。”
(秋生)“我是想和渚一起洗澡的啊!”
真是让人苦恼的父亲啊......。
就算我以后有了女儿,也不能变成这样。
(美佐枝)“哈~接下来,我要不要去一下桑拿呢?”
(早苗)“请让我也一起去。”
(风子)“风子也想去桑拿,要出好多汗,变得象早苗一样。”
(早苗)“可不要太勉强了哦。”
(风子)“这么说是害怕风子有好身材吧。明白了,我接受你的挑战。用谁能坚持更久来决胜负吧。”
(芽衣)“............”
(杏)“怎么了芽衣?”
(芽衣)“啊,杏......这个浴池为什么有这么多泡泡喷出来?”
(杏)“这是气泡浴,你不知道吗?”
(芽衣)“......这就是气泡浴啊......我仅仅听说过而已......大城市的澡堂就是不一样啊。”
(杏)“你不泡一泡吗?”
(芽衣)“......不疼吗?”
(杏)“虽然喷头那里喷得有点厉害,但是反过来,把肩膀呀腰放到那里用作按摩的人也有哦。”
(芽衣)“澡堂的学问真深奥呢。”
(杏)“好啦,进去吧进去吧。”
(芽衣)“啊,请稍等一下,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哇!”
扑通!
(春原)“啊!芽衣被杏欺负了!”
(朋也)“你这哥哥快去救她。”
(春原)“不,我还不能起来。”
(朋也)“......你这家伙明明是色狼还这么纯情......”
(秋生)“接下来,我也洗洗身体吧。”
被热水泡得满面红光的大叔从浴池起身,向喷头那边走去。
我一边泡在浴池里一边望着他的样子发呆。
......那个人也是不遮住前面就大摇大摆地走啊......。算了,因为那个很棒吧,或许也就没什么了......。
(春原)“喂,冈崎。”
(朋也)“啊?”
(春原)“那个人,还剩多长的命啊?”
(朋也)“............”
(春原)“我又是被他恐吓,又是被他让做一些乱来的事,说实话应该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但是为什么啊?我一点也没有感到讨厌。和那个人在一起就很快乐......。”
(朋也)“......啊,是啊......”
要隐瞒到什么时候,可能我应该稍微想一想了。
(春原)“我去帮那个人刷背去。”
(朋也)“啊,走好。”
春原用毛巾遮住前面,向大叔那边走去。
(芳野)“冈崎。”
芳野对我说话了。
(芳野)“那个人,真的生病了吗?”
啊,发现的人果然已经发现了。
(朋也)“......不,那个......其实......”
我说了大叔咳嗽的原因。
(芳野)“原来如此啊。真是误会大了。”
(朋也)“对不起,害你工作也请假了。”
(芳野)“不,没关系。这样的时间也能成为遥远将来的美好回忆对吧。”
(朋也)“是啊。”
从误会开始,大家聚在一起,教小学生们打棒球,一起去澡堂。
这样的体验,不就是这样的回忆吗。
(秋生)“你这家伙,刷背的话就给我好好再用力一点!”
(春原)“对不起......不知怎的......眼前就模糊了......”
(秋生)“呜哦!你哭什么!?”
(春原)“呜......唏......我不会忘记你的——!”
(秋生)“住、住手!不要用裸体抱住我!太恶心了!我说!放手......啊!”
两个满身泡沫的男人,在喷头前搂搂抱抱。
(朋也)“那样的也是美好回忆呢。”
(芳野)“啊,是无可替代的时间。”
SCENE 2 泡完澡
(杏)“喂,误会了?”
泡完了澡,用毛巾包住还没干的头发,一手拿着果味牛奶的杏做出惊讶的表情说道。
(芳野)“看来是了。”
(朋也)“有时候误会一下也不错。”
(智代)“生病......吗?最先是你说的吧。”(译注:指春原)
拿着牛奶的智代来吐槽了。
(芽衣)“就算这样也还是很有意思的,还见到了芳野。”
拿着草莓味牛奶的芽衣在芳野的旁边满足地笑着。
(春原)“芽、芽衣。就算是芳野也好,刚刚洗完澡的女孩子,那个......是不是靠得太紧了一点,我想......”
同样拿着草莓味牛奶的春原战战兢兢地说道。
(朋也)“话说回来,大叔呢?”
(渚)“爸爸他,因为妈妈说着‘我的面包有副作用啊’,所以就追到外面去了。”
(朋也)“啊,这样啊。”
到最后还是发展到追人的地步了啊。
(秋生)“呼、呼......我回来了。”
喘着粗气的大叔皱着眉头,拿着咖啡味牛奶出现了。
旁边已经停止了哭的早苗也在,手中也是咖啡味牛奶。
(秋生)“真是,没想到你们是因为这种理由集合起来的。”
因为自己生了病,而且就要死了,以这种事情为前提集合起来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秋生)“谢谢啊。”
嘻,大叔纯真地笑着说道。
(秋生)“不都是一些好人嘛。和这样的家伙们打过棒球是我一生的骄傲啊。”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的笑脸。
啊,是这样啊。
没什么特别的,因为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大家才聚在一起了啊。
和生病什么的本来就没有关系。
(秋生)“不管怎样,第一回古河棒球教室,大家辛苦了。”
每个人用各自手里各式各样的牛奶一起干杯。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如果有的话,大家还会集合起来吗?
这个问题不到那个时候是不知道的,即便如此,一定......。
我们大家的回忆,一定是以某种形式重叠在一起的。
(完)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GMT+8, 2017-8-18 03:23, Processed in 0.059214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