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八话 我的哥哥(春原兄妹)】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八话 我的哥哥(春原兄妹)】

第八话 我的哥哥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芽衣,9号球衣是对中的王牌号码啊
拯救球队危机,引导大家走向胜利的真正主攻球员
以前哥说过的话在脑内闪过。
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但是每当想起那个时候的事却让我觉得他很值得信赖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
隔着栅栏看去,夕阳染红的校园,天空中乌鸦正叫着归巢,一派落日景色。
映入我的视线的是,穿9号球衣的球员在球场上倒地躺着。
黄色与棕色条纹球衣的是本地向阳中学足球部的制服,说起向阳的9号那就是——
哥?!
我马上转身慌忙跑向场边,紧紧抓着那铁丝网向里面看去。

说起来,哥说过这周和下周连续的和第一中学进行练习比赛。看来那浅紫制服的就是对手了……
尽管哥昨天自信满满的说绝对会赢,不知道会怎样……
……现在不说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比赛不知为什么暂停了。
向阳的队员正和裁判发生争执的样子,是不服判定吗?
难道是因为哥的关系吗……?
“没有见到女人的胸部之前我怎么能死掉——!”
啊,起来了。
边嚷着不知所谓的事情,边战起来了,然后走向裁判。
“你没有受伤吧?”
“没问题!对胸部的热情支撑着我!”
不要再说了啦,哥……
“对了,刚才的应该罚牌了,对吧?我呀,被这家伙抓头发了啦!”
他指着的是一中的2号。我认识那个人,有名的后卫,应该是和哥一起入选过县代表队,他好像是姓梶山的。
“别乱说啊,找茬吗?是你个子小被撞飞了吧?”
“啊?谁是minimum boy啊?”               
没有被说到那种程度啦,哥……
“不要再吵了,比赛继续,向阳开球。”
依裁判的判决,选手们回到自己的位置。哥他一脸委屈的样子也跟着走向前。
在他后面负责盯梢的是梶山,哥被完全地压制着。梶山面对哥对他直盯眼露了个不屑的嘲笑表情。
(不甘心的话你就试试还手呀)
他作出了那样的口型。
“好啊,你有种!”
不、不要中对方的挑拨啊,哥!
哨子响了,中场选手大脚一踢,球向着哥那里飞过去了。
但是梶山的反应更快一步。糟糕,球被抢去了。
哥拼命的在背后追赶,然后把手伸向对方的头发……?
“死吧—啊——!”
!!不行!不可以!!
我尽管心里大叫也是徒然。梶山从后面被扯头发,就这样仰面倒下了。
就在裁判眼前被看得一清二楚……
裁判出示红牌。最终哥被队友制伏的情况下退场了。
我能看到的也只是到此为止,因为我已经抱着头不敢正视下去了……
“为什么要干那种事啊!”
我在厨房边干活边问他。
另一边在客厅的哥晦气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在桌上,因为用力的关系杯里的麦茶差点溅出来。
“吵死了,和你没有关系啦!”
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边喝麦茶边拿着遥控器在按。
“什么啊,都在播新闻。噢,对了,星期六有机动战士高达……啊——?!”
电源被我拔掉了。
“认真地听我说啊!够了,不要再给球队添麻烦了。”
“为什么一直在责备我嘛。先抓别人头发的是那个2号。是那裁判看走眼了而已,是他们不好啦!”
“什……你,你呀!再是那样的态度就不要指望拿到推荐了咯。”
“……嗯?”
“重点高中来选拔的人差不多来物色人选了吧?以哥的成绩,能考上正规的高中吗?”
“这、这个嘛……”
“绝对不可能!妈妈也正担心着呢,哥就只有足球踢得好了,不是吗?教练也生气了呢,说什么来着!?”
“暂时让头脑冷静下来,接下来5天在家闭门反省。”
“下周也是和一中比赛,现在不能练习了,不后悔么?”
“……哈、哈哈……”
哥干笑了几声,不甘心了对吧?要把这种心情记着,下次比赛……
“哈哈……哇哈哈哈哈,呀—嗬——!”
“哥、哥?”
“好啊—!放假任意去玩了!Freedom!”
他整个人跳起跑上楼去了,很快的,换上便服后又下来了。
“那么我要去朋友家过夜,妈那边就拜托你跟她说声吧。”
接着他怪叫着走出屋子,消失再夜色当中了。
……糟……
糟透了、这个人……!
往深一层想,这样下去哥自甘堕落的样子……
实在让人灰心,惨不忍睹啊。想到这里我的胸口热热的,有些什么油然而生了。
……什么也不做的话……
我什么也不做的话不行!
1
“呼、呼……”
“速度慢下来了哦,哥。不要偷懒!”
“吵死了。难得是放假,为什么非得让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身体别停下来了。再有那么多怨言的话、我就让妈妈看藏被褥下面那些书好了呢”
“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星期天早上,我拉着哥去市立体育馆。
离开了视线范围的话,不知道这个人会懒散到什么程度。
这里不由我监视着,彻底地严格训练的话,高中升学不能实现,
哥就会一步步的迷失走上犯罪道路,这样的事……我不要看见!
“又在偷懒了!书架上那些录影带我可要全部洗掉咯!”
“只有这件事万万不能做,饶恕我吧——!”
只能用到现时为止掌握到的弱点作武器,严厉的训练哥了。
“好……好累呀。”
“喂,认真点啦。”
“我昨天参加比赛了……”
“可是中途退场了呢~,算了……没办法,那么进行下一项吧。”
“咦?”
“因为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嘛,那样容易就发脾气暴躁起来的话,还是会继续输的吧!”
“所以呢?要怎么做啊?”
“对哥来说欠缺的是忍耐力,现在到体育馆去坐禅!”
“哈—?为什么非要去做那么让人害羞的事嘛。”
“去处杂念,踢足球一定要集中精神吧!”
“哈。我那丰富的想象力有如长着翅膀,多少人也阻挡不了的嘛。”
“就像桌子抽屉里的那本情诗集的程度,对吧?”
“精神统一 ——!”
哥拼命的跑向体育馆。我会不会严厉过头了啊……。
无论如何,不让他学会一点忍耐性是不行的。
加油啊,哥,Fight!
“哎呀呀……脚好麻呀。”
日落的时候,我们拖着长长的影子开始回家。
结局是,有认真地集中精神的只有最初几分钟,剩下的时间就看这看那的,说着抱怨的话。
没这么简单就能改变哥吧……。
但是,他多少能明白我的用意——不能胡乱发火这件事。
下周的比赛能做到的话就好了,算吧,今天就这样——
“……嗯?”
“怎么了,哥?”
突然身边的哥停下脚步了。
悄悄的看了哥的脸,正看着前面的某个地方,有什么让他整个人定住了。
那里站着一个长得很高的男子,这个像是参加完社团回家的人……
“你是一中的2号,混球!”
“是梶山啊。好好地记着吧。”
是昨天和哥他们比赛的那个人。
“我听说了哟,被罚在家反省?还跑出来呀,真不像样呢。”
“……先犯规的是你这家伙吧!”
“有证据吗?”
他像是戏弄似的笑着。哥很不甘心的咬着嘴唇。
冷静下来啊,哥……我紧紧的抓着哥的手。
有好一会儿哥气得全身颤抖起来,最后哥把视线移开了。
“哼,下周的比赛我会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的,走吧,芽衣。”
“啊……嗯、嗯!”
太好了,忍下来了。我说的话总算明白了。对,哥是不会输的……。
他拉着我的手,快步继续前进,从梶山旁边擦身走过。
“我怎么可能会输给和妹妹在玩过家家的人啊。”
背后传来这么一句话。
“你哥哥还和你这样的小鬼头玩啊,真懂事呢。”
这话边说边笑的,完全是冲着我来的。
“哥他很认真的在练习!”
结果我很生气的回话了。
“练习?是弹玻璃球吗?”
“才、才不是呢!我陪他一起很努力的在练!”
“你这样的小鬼可以做什么啊?明明连胸部都没发育。”
“什……哼、这有什么关系啊!”
“不多喝点牛奶的话,结果就会象你哥那样发育不良了哟~”
“慢慢变大就好,有什么关系!”
“哦~那我就确认一下是不是有在变大吧。”
“——咦?”
胸口处有些什么嗖嗖声音,   
1
一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比赛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次在第一中学举行比赛。虽然是在没有去过的城镇我有点害怕,但是我不能不到场看比赛。
赛事是向阳处于下风。
哥没有被安排上场,在候补席坐着,他偶尔看看记分板,心里完全不是滋味。
最终向阳没能抵挡住攻势,失了一球。坚守到下半场,哥总算被派上场了,但是……
“咕哇—啊—”
啊—哥!
刚刚被梶山的铲球绊倒在地上了,哥低声呻吟着。因为被对方紧盯着,哥都不能向前推进。
而且,对方时不时的粗鲁举动一直让哥吃尽苦头。刚才交手时对方用手肘了吧,哥用手捂着自己的侧腹。
裁判还是上次比赛的那位,是因为对哥有坏印象吧,对方一个犯规也没有被吹罚。
“不服输吧?嗨,来呀。”
梶山还是那副德行在挑拨。
但是,哥他很冷静,朝地面吐了口唾沫,然后又跑起来继续比赛。多少次被拉倒也好,他都默默忍着,继续比赛。
……我松了一口气,放心的同时,我感到我的胸口也热起来了。
“加油啊,哥!”
坦诚的说话总是能特别大声的说出来。
“上——啊——!”
右边有空位,哥大叫一声,带着球快速前进。之前队友们拼命地保住了球,总算找到机会了。以这个速度抛开了守卫,通过了!
一个转身,然后又继续向前,斜线向着龙门推进。前面站着的是迎上来防守的梶山。
一步,两步……一边小心的控着球,逐步向前迈进。梶山把身体重心放低,紧紧盯着哥,不让他前进。
可是哥他出其不意的耍了个戏法,打脚向右踢出——假动作,其实是向左边过人!
“……!”
一瞬间,梶山身体失去平衡,尽管他马上追上去了,但已经和哥相差半个多神位。好呀,摆脱了,就这样射门吧……!
……咦?
哥的身体很不自然的失去平衡,直向背后倒下去,就这样倒在沙地上。
——拉人犯规!
被故意抓肩膀了!绝对没有错,我确实看见了!
梶山满脸担忧的,是忍不住出手了吧?一脸“糟了”的样子向裁判看去。
其他选手也同样,时间就像静止了似的,整个球场沉浸在寂静当中。
裁判摇了摇头。没有犯规,继续比赛。
“说谎!”
我禁不住大声叫出来了。
因为刚刚绝对是犯规了,太奇怪了,到底有没有在看的啊!
一中的选手放心地松了一口气,向阳的选手则很失望的垂头丧气。
——气氛一下子弛缓下来了,梶山也同样放松了警惕。
就在他背后,有个身影穿过去了。
就像箭一样,这个奔跑的身影把缓和下来的气氛撕裂了。
哥……?
对!刚才的不算犯规,所以比赛还在继续!
“……糟!”
梶山慌忙追上去,但已经连碰也碰不到了。
冲到禁区边上然后低空传中,队友正好从后面赶上来接应。
没有人防守,前面只剩守门员一个。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射门,入球,得分……!
哐的一声响亮的金属响。
球高出龙门几厘米,撞中横梁,高高的飞向空中。
……怎么会这样。
耳边剩下的只有叹息声了。我已经不愿看下去,想低头不看接下来的事了。
守门员走出来准备把球接着。跳起接住的话,一切就完了……。
“呜哦哦——哦——!”
“喏哦哦——哦——!”
两个身影像像大浪涌起般的升起。
肩并肩的高高跳起,浅紫色的2号,还有黄棕色的9号——。
向阳这边的选手席响起欢呼声。
头捶让球从守门员手边漏过,球直刺门网。
……哥的、进球!

“好啊——啊——!”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呆然站着的梶山身边跑过。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兴奋地跳着,还伸出中指向人家挑衅。
看他接受着队友粗鲁的祝福,哥相当自豪的样子。
被进了一球的关系,一中的防守混乱起来,哥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带球上前射门再得一分。
接下来因为双方得防守都很坚固的关系,就这样向阳最终以2比1反败为胜。
完场哨声响起,两队队员各自聚在一起。
周围的队友都称赞着哥的顽强奋勇,这时,哥和梶山的视线对上了。
“1胜1负了吧,我们下次不会输了。”
梶山笑着很爽快的伸出手。
“哼,下次也是我们会赢。”
哥也笑着回应,双方握手,我也笑着看着他们。
老是干傻事,马虎不认真,单纯……但是,却很值得信赖。
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守护着你的。
1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GMT+8, 2017-10-20 17:21, Processed in 0.054297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