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六话—By My Side】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六话—By My Side】

第六话—By My Side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怎么样!?有考虑的功夫了吗?”
“才没有那种少年漫画里的间歇呢!”
现在,我们到达了深处地下三十多层的巨大地牢,那里的BOSS正紧逼在我们面前。
在披风的下面,隐约地看到像日本刀的东西在黑暗中反射出淡淡的光芒。
“你也是天使、不、学生会长的同伴吗?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袭击到来的人吗?你是怎么区分敌我的?”
我不给对手攻击空闲地连续发着问。想活的话别无他法。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的,和你想得一样哦。加入我们吧。”
“等等,别人还在努力用对话拖延的时候不要放弃啊!”
咻!
还以为鼻子要飞掉了。
不过,还是勉勉强强擦边躲过去了。
我和ゆりっぺ被吓得倒退了。
“不行啊……看来没希望和平解决了……把她打倒吧。”
“怎么做?”
“使用个什么技能啊。”
“这里又不是游戏,哪有什么技能啊。”
“什么都可以啦。”
“那我就用吼叫震慑她一下。听好了,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耳朵都要震聋了!”
ゆりっぺ从麻痹状态恢复了!
“但是也许她只是在虚张声势,其实很弱也说不定。试着突击吧。”
“不,你没看见那速度吗?那已经非人类所能及了啊!”
“哈!”
ゆりっぺ无视我的话向前突击了。她的手上只有手电筒。赤手空拳往上冲太无谋了!
那女人的披风轻轻摇摆了一下。刀身闪闪发光。
就在快要冲到之前,我决定铲倒ゆりっぺ。
咚!ゆりっぺ翻了个跟头。
飘起的前额的头发被削出了一条直线。
竟然这么毫不犹豫……那样冲上去的话ゆりっぺ的胸口肯定会被切开的……
“你干什么,不要攻击同伴啊!”
ゆりっぺ受到了100点伤害!
我抬起头,发现那女人将刀高高举了起来。
糟糕!
我就那样将ゆりっぺ踢开(又造成了100点伤害!),然后瞬间缩回了脚。
刺啦。
刀刃插入了鞋尖。
差一点就砍到脚趾了。
我抛弃了那只鞋子,跳向后方。
然而我和ゆりっぺ的距离被拉开了。
那女人站到了我和ゆりっぺ之间的空当处。
“这里!看这里!有事找你的是我!”
重新摆正姿势,我大喊道。
“为什么啊,我是领队,有事的是我才对!”
“喂!你不知道我正准备当诱饵吗!”
“那么,不要说得像领队一样,说得更可怜一些啊!”
“那要怎么样啊。”
“比如,请攻击这个一时冲动偷窥你换内衣的下贱的我,之类的。”
“我知道啦!”
我在心里重念着刚才的台词。
好,要说了……
“喂,快来攻击这个一时冲动偷窥你、你换内衣的下贱的我!”
这是什么角色啊。
不过,她的脸转向了这边。
“好,come on。”
“再表现得更下流些!”
“你那生气的脸很棒哦……非常好……再生气一些……哈哈……”
边说着我边向后退。
“对了对了。说起来在这种地方洗澡该怎么办。”
“有好好洗澡吗?啊,好像有什么味道……哈哈……”
“不好……不能把这种变态再作为同伴了。回去以后就把你解雇掉……”
“是谁让我这么做的啊!”
即使这样还是有效果的,那女人充满杀意的眼神已经完全锁定了我。
很好。就这样吸引她的注意继续逃开就好了,
这样的话就不会危害到ゆりっぺ了。
不过,那之后该怎么办?
对了……等待同伴过来就好了。
我们不是只有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如果是小说的话,应该就在这种时候视点飞越,开始描绘正带领着持有武器的野田向这里赶来的大山他们。
只要五人聚齐了,就不会输。
这个世界里最强的五人。
我只要在那之前一直逃跑就行了。
哗!
……嗯?发生什么了?
虽然那女人仍然是站着看着这边,但是伸向地面的刀刃上正滴着血。
右半身开始变得沉重……这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右脚开始被温暖的东西浸湿。
女人转身背对了我。
喂,等等……
ゆりっぺ在那边……
必须要挑拨她……必须要让她把攻击指向我……
但是,头脑开始变得混沌。想不出什么好的话语。
快点说……什么都好……
“还……还没有……结束……”
女人转了过来。
我靠着直觉弯起了身体。
躲掉了。被砍到的,一定只是衣服。
为什么身体这么沉重。感觉身体就要这样倒下去了,但我还是拼命站住了。
又来了!
躲掉了。被砍到的,一定只是衣服。
攻击一次又一次向我扑来。
我一次又一次的躲了过去。
被砍到的,一定只是衣服。
完全没事。没关系的。
“……很好的早晨。”
什么啊,什么是很好的早晨啊……
还是说对于她来讲这是褒扬的话语?
还是说面对破解了自己所有的招式的难敌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说的话?
“你已经全身不成人形了啊!?自己不知道吗!?快给我倒下啊!!”
你在说什么啊,ゆりっぺ。
我还没事哦?
比起这个你快点逃远点。
我会把这家伙引开的。
“为什么还要站着啊!你的手已经没了,腿还剩下一根,连下巴都被削掉了啊!?”
怎么可能……
那样要是还站着,不就成了僵尸了吗……
不要开玩笑……还有很多剧本要……
虽然现在是这种状况,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一句。
ゆりっぺ,我说啊!
但是声音并没有出来。漏出来的只是气息。
哗!
头盖骨在摇晃。
左眼看不见了。
而右眼,看到了刺在左眼的刀刃。
啊,终于中招了。
ゆりっぺ,都是因为顾着和你说话了。
那女人拔回了刀,瞄准了右眼。
好长久的动作啊。到现在为止的那速度到哪去了?
下一刀一定能躲掉。
来吧。
你看。
咚,伴随着撞击声,世界被黑暗笼罩了。
怎么了?我没有躲掉吗?

-----------------------------------------------------------------

沙沙……沙沙……
身体被拖拽着。
我倒下了吗?
喂,怎么样了?
想这么问道,漏出来的却只有气息。
沙沙……沙沙……
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啊,ゆりっぺ。
沙沙……沙沙……
听到了“呼、呼”的慌乱的喘息声。
在拖着我的是你吗,ゆりっぺ?
为什么?为何?你快跑吧,自己一个人。
我试着伸手去碰那身体。
但是,能动的部分只到手肘。手肘以下的部分怎么了?麻痹了吗?
我用手肘的前端总算碰到了那身体。
“怎么了啊……”
耳边传来了低语。
我“呼—呼—”地回答。
“我们在逃跑……撤退……”
沙沙……沙沙……
“借着黑暗……但毕竟是那种程度的家伙,被她察觉到气息了。”
那么快一个人逃跑啊。
呼—呼—
“要是……要是知道会变得这么惨……我就不会带你过来了……我真是很差劲的领队呢……总是自以为是,自认为是在照顾你们……这不就和那个时候一样吗……”
沙沙……沙沙……
快逃,那家伙太危险了。
呼—呼—
“但是啊……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让你葬身于此的……绝对,把你带回去……”
快逃。
呼—呼—
“绝对哦,绝……”
扑哧。
……!?
扑通。
ゆりっぺ……倒下了。
一定是从背后被刺中了。
“呜……啊……”
我知道她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我感受到了她渐渐微弱的呼吸。
啊啊、要是能说出话的话。
能伸出手的话。
然后,摸摸她的头的话……
只要这样做,明明就能安慰她了。
带着和尸体没什么两样的我逃跑……
还把背敞开给了敌人。
这样明摆着会被干掉的。
“呜呜……”
所以说,不要哭了。
我们优秀的领队小姐。

-----------------------------------------------------------------

我在做一个梦。
为什么我在公园坐着跷跷板。
坐在对面的是正在半空中的ゆりっぺ。
两人之间有着微妙的距离。
我想伸手去够,可是够不到。
嘛,跷跷板就是这样的说。
快蹬啊,ゆりっぺ用一直以往的口气说道。
我蹬了一脚地面,升了起来,ゆりっぺ降到了地面上。
这次是ゆりっぺ瞪了地面。我们调换了上下位置。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很有意思对吧?ゆりっぺ这么问道。
你在问谁啊?我已经是高中生了唉?
但她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嘎吱,咚。嘎吱,咚。
我们继续玩着跷跷板。
哎?我?
我什么都没有问。
但是,ゆりっぺ继续说道。
大家都高兴的话就好了。我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只是这样我就十分幸福了。
她用ゆりっぺ式的笑脸笑了起来。
啊,我现在注意到了。
那就是她的动力,唯一的,也是全部的。
那样,如果我不笑的话。
现在正在她身边的我不笑的话。
她就不会幸福。
我站在了跷跷板细细的板上。
ゆりっぺ呆呆地张开了嘴。
现在就过去。
赶过去,笑给你看。
地面消失了。而跷跷板则变成了堵上生死的钢丝。
我没有一丝迷茫地走在上面。
惊讶地睁开了眼的ゆりっぺ的手正……

-----------------------------------------------------------------

我正抓着ゆりっぺ的手。真真切切地。
“ゆりっぺ……”
声音也可以发出来了。
“你……为什么?”
“不要哭,ゆりっぺ。真是好长的路啊。不能笑着迎接我吗。”
“什么啊……这种状况怎么能笑得出来……”
“是吗?那么我一个人笑了。啊哈哈!”
“像笨蛋一样……不过,好奇怪……啊哈哈……”
她对我笑了。
“你真的是笨蛋呢。”
“所以你才让我做同伴的不是吗?”
“也许吧。”
四肢开始用力。
试着站起来。
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
“我要动真格的了。”
“怎么可以……你可以动了吗?”
……啊,真是不可思议。
但是,敌人在哪里?
现在身处黑暗之中,完全看不见。
我集中了精神。
一定要找出她的位置。
嘶啦。
胸口被刺了一下。
就在眼前啊。
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全身各个角落开始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我把手伸向了那刀刃。摸到了它,握住了它。
就在拔出刀的瞬间。
我瞄准了前方,猛蹬了地面一脚。
不要松开刀刃!
对手就在前面!
我在那一刹那的世界中奋力追赶着。
追赶着那躯体。
再也不会放手了。
我把全身的体重都压了上去。
之后立刻用手肘扣住她的头。
是腹部被割开了吗,里面的东西夸张地飞溅出来。
在失去意识前,我一定要打倒你。
我向扣在她颈部动脉的手肘上压上了全身的重量。

-----------------------------------------------------------------

我又在做梦了。
同一座公园,这一次,不知道名字的、像巨大的地球仪的框架一样的东西在咕噜咕噜地转着。
ゆりっぺ就在那对面。当然,就算我伸手也够不到她。嘛,梦就是这种样子。
那么,走吧。这么说着,ゆりっぺ跳了起来。
咕噜咕噜地来回转着。
ゆりっぺ的头发随风飘舞着。好漂亮。话说ゆりっぺ本来就很漂亮,头发漂亮也是当然的。
很有意思不是吗?ゆりっぺ问道。
“不是吗”,她这样一个人认为着。
我什么也没有回答。
ゆりっぺ,为什么你总是一个人?
看着她会让人感觉很寂寞。
我会在你身边对你笑的。
我抓住铁制的框架,向她靠近。虽然离心力在把我向外甩,我仍然紧紧抓住前进着。ゆりっぺ呆呆地张开着嘴看着。
快了。还有一步。
我就能与你肩并肩,笑给你看……
娱乐装置从根部折断了,我们在地面消失的世界里漫无止境地坠落着。

-----------------------------------------------------------------

我睁开了眼睛。
周围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是チャー、大山,还有野田。
终于来了啊,你们这帮家伙,好慢啊。
我坐了起来。身体能动了。
我到底失去意识多久了啊。
身上的上已经治好了,那应该是经过了很长时间了啊。但是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经过多少时间我就能动了啊?
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不过比起这个还有很多必须问清楚的谜团、吗……
“怎么样了,知道什么了吗。”
我走近大山他们问道。
“啊,日向君,你醒啦。太好了,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嗯,还好。话说,那个女人是天使的同伴吗?”
“不,很可惜,好像是普通的人类。”
仍然背对着我们的チャー回答道。
“喂喂,那么夸张的战斗力不可能是普通人啊。”
“确实,这个层面上来说很异常。”
“到底是哪边啊……”
我看了看手电筒照亮的前方。
那女人被绳子绑了起来。披风敞开着,下面伸出的四肢又白又细。这样的身体能做出那样的攻击吗……如果说这家伙真是普通人的话,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训练啊……
“也就是说还有真正的BOSS啊。下一次一定要由我来打倒。”
野田单手挥舞了一下武器。
“嘛,等等,不要那么急着出风头。在那之前还有需要问的事情呢。野田,你为什么要逃跑。你应该已经成为我们的同伴了吧?”
“我才没有逃。”
“胡扯。”
“都是这家伙胡说八道的错。”
野田用武器的前端指向了チャー的后脑勺。
“是说ゆりっぺ是她的妻子啊。”
“嗯。那样的话主人公就是他……我想我的容身之地就不是这里了,而是在别的地方。”
“你这家伙,还以为是游戏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啊。要说荒诞无稽的话,死后的世界不也一样。”
“那么,你又认为自己是主人公所以回来了啊。”
“是的。”
“你想干什么?”
“哼……战斗。”
他又开始挥舞起那武器。
“为什么?”
完全搞不懂。
“你这家伙,好像对女孩子没有兴趣啊。”
チャー开玩笑道。这是在说我。
什么?目的是ゆりっぺ吗?
ゆりっぺ到底是怎样变成这种对象的啊?
是因为没有其他女人了?
真是迷啊。
ゆりっぺ啊,难道说你很受欢迎?
确实,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好像也认为她是美少女。
不过,我已经没再用那种眼光看你了。
她现在也,为什么不和我们这群人站在一起呢?
“放心吧。我有更好的女人。”
“是是。ゆりっぺ并不是谁的东西哦。”
“又不是在争夺!”
大家的声音……那喧嚣传向了远方。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一个人向ゆりっぺ走了过去。
我想起了跷跷板的梦。为什么要拉开那么微妙的距离呢?
我想起了旋转的娱乐装置的梦。为什么要独自一人看着别人高兴地玩着?
地面已经不会再消失了。
我很快就到了可以碰到她的距离。
“有武器……这里要说的话就是武器制造工厂吧……”
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着这种事。
这种事完全无所谓。
我确认了一下口袋。
没事吧。
我把那个取了出来。是寄放在我这里的风车。
还保持着收到的时候的样子。
啊,原来如此啊。
谜题之一解开了。
这个里面寄托有祈求我不死的愿望啊。
要说的话,就是复活药水。
就算里面的东西已经用掉了,作为玩具的机能还是保留着的吧。
我呼——地吹了口气。
风车发出嘎啦嘎啦嘎啦的声音转了起来。
“呜哇,你什么时候开始站在这里的!?”
灯光指向了这边。太刺眼了,不要在这么近的地方照我啊。
“啊啦,风车。”
“是的,是风车。呼——”
嘎啦嘎啦嘎啦。
看着它总觉得想笑。
“怎么了,好可怕,你几岁了啊,被刺的时候受到惊吓变成幼儿了吗!?”
“你还真是乖僻的家伙呢。”
“你在说什么?”
是在说我的梦。
“你也吹吹看吧。”
“为什么啊,在这种时候。比起这个,过来看看吧。野田君的武器这里也有哦。”
“快吹吧。”
“哈?你脑子没问题吧?”
“没问题,所以吹吧。”
“只要吹就可以了吧?”
“嗯。”
呼——叶片嘎啦嘎啦地转了起来。
“再吹一次。”
呼——
气息轻拂过手背,感觉有点痒。
“这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仪式吗?”
“很有意思吧?”
“有趣是有趣。”
“好。”
“你有点恐怖……”
“你就老老实实享受吧。”
“很有意思啦,噗——!”
“喂喂不要喷口水啊。”
“不是你让我吹的吗,噗噗噗——!”
“噗噗噗地、你啊……”
我们交替地吹着。
我能在她身边笑着。
能和她一起笑着。
太好了。
就算是在这样的世界里,至少。
“下次呢,做秋千吧,呼——”
“要是把神打败的话,噗噗噗——!呜呃。”
“吹得太猛想吐了吧……”
“我说,虽然很抱歉搅乱你们的好气氛……”
身后传来了大山的声音。
“才没有什么气氛呢,怎么了?”
挺着胸表现出一副领队架势的ゆりっぺ回头说道。虽然你怎么说都好,但你的口水搞得我的手背黏黏的。
“野田君又跑掉了。”
“哎哎!?为什么啊?完全搞不懂啊。”
“抱歉,可以说些让你更不明白的事吗。”
不太好。
“虽然チャー去追他了,但是那之后那女人也不见了。”
“哈……?”
“大山,你刚才在干什么?”
“看行李,要是食物被抢走了就不好了。”
“真是立了大功啊。”
“哈哈,是吗。”
啪。
被ゆりっぺ揍了。
“快去找吧。”
“找什么?野田君?チャー?那女人?还是神?”
“全部啊,全部,全————部!!”
ゆりっぺ猛地迈出了步伐。
“前进三步倒退两步,有这样的歌呢。”
“嗯,是有呢。”
“就是那种感觉。”
“又变回三人了呢。”
“咦,歌词的最后是什么?”
“那个……不休止地前进?”
啊啊……还真是那种感觉。
像是强制劳动者一样。
“喂,ゆりっぺ走掉了哦。”
“嗯,我知道。”
我气馁地追上了ゆりっぺ。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8-18 03:21, Processed in 0.035067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