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五话—Man Like Creatures】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五话—Man Like Creatures】

第五话—Man Like Creatures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啪!
球落在了飞扑在地的我前面。
“好痛,又擦破了啊!”
“笨蛋!那种东西都去不掉吗!?”
我们的公主愤愤道。一点都不在意我的肘部在地面上擦破了。
“你不是对自己的运动神经很有自信的吗!?这不是快要输了吗。怎么了?只是吹牛吗?是故意输了羞辱我吗?”
“听好了,ゆりっぺ。虽然一直忍耐到现在,我要一吐为快了。”
我站在了ゆりっぺ旁边。
“什么啊。”
“明明要讨论从今以后的事情,有打排球的必要吗。”
“顺便增强体力啊。”
“而且你为什么除了攻击就不打其他的球啊,只让我接发球和二段托球!把托球让给我,我就赢给你看。而且最应该吐槽的地方是,打排球我知道了,但为什

么要穿上泳衣在外面打沙滩排球啊!况且这里还不是沙滩,是广场啊!看看这地面这么硬,两肘和两膝都擦出血了不是吗!”
“因为四个人的话不就是打沙滩排球吗,嗯?”
“我觉得麻将也可以的说。”
毫不留情地击出扣杀的チャー一脸若无其事地说道。
“那种不健康的东西才不行呢。不是不能发泄了吗。”
“啊,你刚才说发泄了吧?不是增强体力吗?”
“也顺便发泄一下你们的第三欲求的意思啊!不让你们动动身体发泄一下的话,我的身体可就危险了。”
“话说,你这身打扮可是在挑逗我们啊。”
“因为找到了嘛。这真是不可思议啊。为什么天使会有这种东西呢
这就是ゆりっぺ所说的在天使房间所找到的唯一的收获。附带裙子的比基尼。
“都说了不明白为什么你穿着这个啊!”
“这是天使的泳衣哦?没准会涌现出什么超人的力量也说不定。我在尝试看看呢。”
不,这家伙只是自己想穿而已,我敢肯定!
“快点把球捡起来试试看啊。”
“如果是为了验证的话,已经足够了吧!你以为已经被扣杀了多少次了啊!那只是普通的泳衣啦!。”
“哎——,我还想再穿一会呢。”
这家伙……只是想玩吗……
“那么,差不多该结束排球了,开始下面一项吧。”
“怎么了,下面要去泳池游泳吗?”
“你是笨蛋吗?我们不是来玩的哦?不知道吗?”
如果你不是女人的话,我会揍你的。
“チャー。”
交叉起手臂,像平常一样怀着毫无根据的自信笑着叫道。
“怎么了。”
“差不多可以告诉我们了吧。你是怎么把枪带进这个世界的。”


--------------------------------------------------------------------------


换上了校服后,我们登上了后山。
“就是这里。”
チャー在一棵大树前停下了脚步。拨开了覆盖着树根的草丛,一个大洞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就像是住着一只巨大的鼹鼠一样。
“难道……要钻入这个洞穴吗?”
“是的,不愿意吗?”
“好了啦……唉……至少让我换上运动服啊。”
“那么,跟着我。”
チャー的头先钻进了洞穴中。
ゆりっぺ用下巴指了指示意我们先走。
我和大山匍匐着跟了上去。
在洞穴的深处立着一块板。
这是门一类的东西吗。チャー用头撞倒了那块板,一间小房间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依次进入房间,站了起来。
“有通电……”
在低矮的天花板上一个灯泡在闪着光。
在下面是像是手工课上制作的一组简单的木桌和木椅。
“是你做的吗?”
“房间是我布置的,不过房间本身是原先就有的。”
チャー低声回答ゆりっぺ的提问。
“有谁在这里住过呢。”
“这里只不过是个哨戒所。”
“哈?”
“道路还往下延伸呢。我还没调查到底通向哪里。”
“那是什么啊……你还真能住在这种阴森的地方呢。”
“如果有地下人存在的话,那还真是阴森呢。我说,我们是来聊这种事的吗?”
对话已经跑题了,我便催促道。
“不。那么,让我们看看吧。”
“嗯。”
チャー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然后拿起了堆积在桌子上的土块。
“哪里的土?”
“只要是粘土质的话哪里都可以。”
チャー在脚边的装有茶色的水的水桶里湿了湿手后,开始揉起土来。
好像是非常需要耐心的作业,我们默默地等了几十分钟。
“做好了。”
在他手指之间夹着的是一个细长的针一样的东西。
“哎,这是刚才的土块?”
“是的。”
ゆりっぺ接过那东西,很有兴趣地仔细检查起来。
“变成铁了……这是炼金术呢。什么时候学会的?”
“最初只是为了造房子。无论她什么时候过来,两人都能生活下去。木头要多少都能长出来,但铁却是非常短缺。”
“然后呢?”
“一开始只是用木头,但是出现了空隙。然后我就准备用粘土质的土填充空隙。”
“这样做之后?”
“我发现手上握着钉子。”
“土变成了钉子?”
“啊啊。”
ゆりっぺ思考了片刻。
“说不定我们也能做到。大家都挑战看看。”
这之后变成了手工的时间。


--------------------------------------------------------------------------


两小时的奋斗之后,只有ゆりっぺ成功了。
“好厉害啊,ゆりっぺ!”
“是你们太不争气了啊……”
我和大山被一脸惊讶的看着。太耻辱了。
“但是,花了这么多时间只制作出了一个钉子啊?チャー,你是怎么做出枪的?”
“把所有的部件都凑齐了再组装起来。”
“刚才的也是其中之一?”
“嗯。是撞针的芯。”
“也就是说……你把枪的构造记得非常清楚呢。”
“是的。”
“那当然,被对方的双亲强迫离婚了。”
“这不是没关系吗。”
“果然和里社会相通啊!”
大山大声说道。
“你这么说就像是电视剧里的世界发生的事一样。太轻率了。”
“哇、对不起!”
你太胆小了。
“那,ゆりっぺ,你怎么看这个炼金术的?”
我继续着对话。
“我还不太清楚……就像我们的肉体不会死亡一样,这里是精神的世界不是吗?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拥有具有鲜明记忆的强烈信念的话,就有可能在这个世

界实现。但若不是很单纯东西的话是不行的。比如这根针一样。所以无法直接变一把枪。构成物质的最小的部件是可能的。这样想的话,比起炼金术不如说是

重组原子。”
“老师,完全不明白。”
“无视掉继续下面的吧。チャー,你凑齐所有的部件组装成一把枪需要多少时间?”
“现在需要一周。按小时算的话大约170小时。”
“不眠不休吗……那还真是辛苦的作业呢。”
“下令全员分工呢?”
“以后也许会拜托你们,不过现在还是算了。比起这个,是这前方哦。”
ゆりっぺ说着,看了看房间内部的门。
“不在意吗?”
没人和她同感。
“走吧。”
“哎哎!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地牢探索啊!”
“是啊,ゆりっぺ,装备不足啊。”
我劝阻她。
“我下到地下二十二层后担心食物不足所有就放弃回来了。”
“地下二十层!!亏你能活下来!!”
你想让那话被无视掉吗。
“就是这样,ゆりっぺ。”
“我知道了。那么,水和食物的准备拜托你了。还有手电筒。”


--------------------------------------------------------------------------


我背上装有矿泉水、面包和两个手电筒的运动背包,回到了洞穴所隐藏的树脚下,ゆりっぺ狂喜乱舞的吵闹声在外面都能听到。
完全没有隐藏起来。
拨开了草丛,我钻入了洞穴。
进入了房间,ゆりっぺ满面笑容地靠了过来。实在是恶心。
“日向君,你看看这个,知道是什么吗?”
呼——地吹了口气,翼的部分开始转了起来。
在我回答之前她就一直呼——呼——地持续吹着,气息都吹到了我的脸上。
“是风车啊,怎么了。”
“是我做的哦!”
为什么那么兴奋啊。
“啊,这样。”
“是用这些土的哦。”
“那还真是灵巧啊。再加把劲就能做出枪了呢。”
“我才不做那种没风趣的东西呢。风车,很不错吧?”
“那么,给我吧。”
“才不会给你呢。”
这家伙……像是想引起别人兴趣一样靠过来搭话,我还特意迎合她的说……
“还得做两个才行。”
我数着人头数。我和大山和チャー。
三个人。
果然是用来分的不是吗。
“会期待的等着的。那么,这边也准备完全了。”
我放下了运动背包,取出了手电筒。
“那么,趁着还不是太迟出发吧。”
将风车小心翼翼地插进口袋后,ゆりっぺ站在了靠里的门前,将门一脚踹开。


--------------------------------------------------------------------------


“现在不也是看上去要塌下来的样子吗……”
被任命拿行李的大山害怕地问道。跟在他身后的我边照亮着大家脚边的路边走着。
“看上去有加强过。”
走在最前面的ゆりっぺ所照亮的道路的墙壁铺有木板。
“チャー,你没想过把天使引诱到这里活埋吗?”
“这么奇怪的地方太浪费了。”
“同感呢。到底有些什么确实是非常令人期待啊。”
“我说,就在这里吃了饭回去了啦……”
试胆大会吗。
“停下来?”
ゆりっぺ停下了脚步。
“还不行。”
チャー走到了ゆりっぺ的前面跪了下来,扒开了地面。
通往下层的梯子出现了。


--------------------------------------------------------------------------


我们到底下了多深了啊。
走到这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想想还要往上回去就让人打寒颤。
“Hello。”
ゆりっぺ说出了意义不明的话。
“什么Hello啊。”
“不是,我在想地下人会不会不懂日语。”
“用英语的话听懂的概率就会上升了吗?”
“按地球人口来说是这样呢。”
“喂,什么啊。找到什么了啊。”
“都说了,地下人。”
“唔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响起了一阵吼叫,不是我们发出的。
咚!
地面开始摇晃起来。
那家伙,刚才把什么砸了下去!?
一瞬间我想起了天使的音速手刃,但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是更加大得吓人的、毒辣的东西。
“Nice to meet you~”
什么啊那么悠闲!
“唔啊啊啊啊啊啊————!!”
咚!
又是一次砸击。这一次让身体都一瞬之间浮了起来的震动传了过来。好大的蛮力!
“I'm fine thank you~!我手上塞满了,你们,做点什么啊!”
“了解,我试着做点什么。”
チャー包了下来。
紧接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山的临死的嚎叫。
“嘿。”
“什么!放开我!!”
被ゆりっぺ照亮的地下人被チャー从背后用两手捆了起来。
下面噗噗的血喷出来的声音持续响着……实在不想把灯光照过去……”
“日向君,赶快给他接起来,就这样分开着也许愈合不了的。”
把什么!?
“肉被切开了,骨头也断了。”
“别人的肉你倒说得轻巧!”
“呼呼……是呢。”
总之我把眼睛别开把分开的部位接了起来。开始愈合的大山脸色苍白的,不停地颤抖着。以后要在大山的档案里面要加上恐黑症了吧。
“你在听吗?地下人先生。能听懂吗?”
将大山交给了我,ゆりっぺ开始了盘问。
“你们和那家伙没关系吗……”
“是我们这边在问话!”
咚!チャー踢了一脚墙壁。
“嘛嘛,算了。那么,你说的那家伙是谁?”
你们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凶恶的组合的啊。
“这个地下的BOSS啊……”
“有这种东西吗?”
“那家伙说如果想结束这场游戏的话就把那家伙打倒……”
“游戏啊……”
“所以我要用这双手结束这一切……”
“不会结束哦?”
“啊……?”
“只是那样这个世界不会结束哦。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所以要用自己的力量改变。放心吧,我们是你的同伴哦。加入我们吧。”
刚才还那么暴躁的家伙怎么会那么简单就点头啊。
“……”
那男子盯着ゆりっぺ的脸。
“……好吧。”
伙伴加入最快记录诞生了!
为什么?到刚才为止到底有什么要素有足够的信用?
“放了他吧。”
チャー应了一声,把男子的身体放了开来。
“我是领队ゆり。大家都叫我ゆりっぺ。你呢?”
“野田。”
“那么,野田君,最初的指示哦。一起去打倒地下的BOSS吧。”
“交给我吧。你们只要注意身后就好了。只要有它我就是无敌的。”
这么说着拾起了武器。不过那个无敌的你刚才被チャー束缚住了。
“我说,野田君。我们是团队。不会去想着让一个人去打倒的。”
“那家伙只有我能打倒。”
已经脱离团队了。
“走吧。”
抱着长长的武器,野田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唉唉……前途真令人担忧。


--------------------------------------------------------------------------


5人的团队向着最下层前进着。
“哇啊啊啊啊!!好可怕啊,好可怕啊,快点回去吧……”
大山不出所料变成了恐黑症。
“喂,为什么有这么胆小的同伴啊。”
是你的错吧。
“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突然转过头用手电照亮自己的脸的ゆりっぺ,大山发出了悲鸣。
“喂喂,不要做这种没意义的事。这团队什么变成利用大山发泄压力的团队了?这是欺负人哦?”
“刺激疗法哦。”
“那个,以后不要再开这种好像很有道理的玩笑了。这算什么领队啊。”
“为同伴着想的领队。虽然方法苛刻但爱情已经传达到了哦,对吧大山?”
“嗯嗯,马上传达到了哦,所以回去吧……”
“不行,走吧。”
世界第一不讲理的领队啊。


--------------------------------------------------------------------------


沿着长长的梯子向下爬。
“这是地下第几层了?”
全员从梯子上下来后,ゆりっぺ回头问道。
“二十七层了。”
我只能耸了耸肩膀,但是チャー却一层层数了。
“真是的,这么深了啊……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不是为了去见识一下这里的BOSS吗?”
“把那家伙打倒了,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场游戏,而游戏已经通关了后怎么办啊?”
“有什么不好?这就是现在的目的。”
野田回头说道。
“你能同意这样吗?”
“嗯?同意?你在说什么?”
“我说啊,这里是死后的世界,我们的目的是向神复仇啊。”
另外,为什么这个最大的团队的目标现在不是由领队,而是由我说明啊。
“死后的世界?向神复仇?我说等等,这是什么设定……”
“我忘了。不过,是的呢。”
“这是在说游戏吧?”
“很可惜,是现实哦。”
“现实……现实中会存在这种武器吗……”
是说自己拿着的那个吗。
“那么你是什么?……不是女主角吗?”
“女主角?那是什么?我是这个团队的领队,怎么了?”
“另外,也是我的妻子。”
チャー在这种最糟糕的节骨眼开这种玩笑。
野田像幽灵一样发着愣。不过嘛,所有人都像幽灵一样。
“我……不是主角吗……”
“要说的话应该是配角呢。已经成为我们的同伴不是吗,闭上嘴听我的话就好了。”
“怎么那样……配角什么的……我才不要————!!”
“呜哇!”
野田推开了大山,飞奔而去。
“逃跑了……”
“逃跑了呢……”
“要追吗?”
把光照向那个方向,我问道。已经看不到背影了。
“已经到了这里了还要回去吗?我才不要那样呢。”
“你是说就这样丢下同伴吗?”
“他只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个地下的最下层有BOSS这件事情的NPC哦。”
“崭新的任务分配方法呢。”
“就是说他只是那种程度的男人吧。”
チャー说道。你也稍微有点罪恶感啊。
“那么走吧。”
“真的要走吗。好厉害的领队啊。”
“我说,日向君。”
ゆりっぺ大步走到我面前。
“你好像还没想通啊,有什么意见吗。”
感觉已经很久没这样被恐吓了。
“我不和平常一样吗。”
“你在チャー加入后好像变得很阴沉啊。总是在暗地里发着牢骚。我全部听见了哦?啊!”
“怎么了啊……”
“是嫉妒呢?你是嫉妒了吧?”
“有什么根据说谁嫉妒谁啊。”
“你嫉妒チャー。因为チャー说我像他夫人。”
“这样啊。这小家伙认为我碍事啊。是这样啊,没注意到。抱歉抱歉。今后会注意的。”
咚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
“等、不需要这种顾虑!”
不过老实说这种奇妙的团队合作让人感觉不爽……
……我说、哎?我真的在嫉妒チャー吗?确实,这家伙长得不错,刚才也看见他非常简单地擒拿住了突然冲过来的暴汉。(就不说手段了)
难道说……
就算没有我也无所谓了?
我一直担心的ゆりっぺ已经有了前所未有的可靠的搭档……
我不是变的多余了吗?
不是只能作为大山的保镖了吗……
我一边不停地思考着这些,一边想着下层前进。


--------------------------------------------------------------------------


“吃饭吧。”
我们找到了一间宽敞的房间,在那里摆开阵来开始吃饭。
ゆりっぺ边格格地笑着边和チャー聊着天。
啊——,真让人着急。
哈!这就是嫉妒啊!
但是为什么?
这不是好事吗。这个谁都不愿跟随的没人望的家伙,有了因为和曾经的伴侣相似而跟来的最强的同伴。
我要做的事已经没有了,无事一身轻啊。
就算无视我的感情,这个团队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
这里有违和感。
等等,好好想想。真的是没有问题吗?
感觉有奇怪的地方。很不好的感觉。
啊啊!我想到了。
同伴不是逃走了吗!
チャー加入了队伍之后,我开始蜷缩起来,ゆりっぺ的独裁变得不可动摇,团队陷入了最糟糕的状态!
“呐,ゆりっぺ,我要进言。”
“哈哈哈,你夫人好笨啊!”
根本没在听!
“ゆりっぺ,听着!”
我大声叫了之后,ゆりっぺ的意识转向了这边。
“干什么啊。”
表情很不高兴。不过,现在这已经没有关系了。
“去找野田吧。”
“no da?”(*注:“野田”的读音)
“不要忘了同伴的名字啊。”
“啊啊,那家伙啊。他怎么了?”
“去找吧。”
“你在说什么啊,都已经到这里了。你以为是在什么地方分别的啊。”
“那个时候我就应该说了。是我的错。所以现在去找吧。”
“才不做那种没效率的事呢。”
“道理上说是那样,不过我们是同伴啊。那家伙一个人在这么深的地下肯定也会觉得寂寞的。我们应该把他找回来。”
“有一个好办法。”
チャー说道。
“什么啊。”
“分成两拨人吧。我和ゆりっぺ向最下层进发,你和大山去找野田就好了。”
“那算什么啊。”
“啊,不好意思。你和ゆりっぺ向最下层进发就好了。我和大山去找野田。”
“为什么要道歉啊。”
“没照顾到你的心情啊。”
“哼……那,你想怎么样?”
ゆりっぺ向我问道。
哈!我又看到选项了!

·和大山两人去找野田
·和ゆりっぺ两人向最下层进发
·改变ゆりっぺ的装备:制服→附带排球的泳衣

光标不停地上下来回移动着。(第三个是什么啊!自己都搞不懂!)
一通烦恼之后选择的结果是……
“我和チャー向最下层进发。ゆりっぺ和大山去找野田,把他带回来。”
“哎——,为什么啊!?我不能理解!”
“等在最下层的是BOSS啊。如果野田说的是真的的话战斗就不可避免了。那样的话,体力好的我和チャー去应战是最好的。如果全员都冲过去要是全灭的话,

没准就永远无法回到地面上了。另外,ゆりっぺ,把野田带回来是身为领队的你的任务。”
“不,作为领队,我一定要打倒BOSS。”
你是小孩子吗!
“会有危险的啊!?”
“所以才更应该啊?”
“最后一击留给你就是了。”
“那么细致的事这家伙可做不到。”
指了指チャー。
“确实。”
你自己不要承认啊!
“那个叫野田的男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和这家伙吧,走了。”
说着,拍了拍大山的肩膀。
“只能这么办了吗……然后,大山,差不多该说点什么了吧。有志向的作家就这样沉默着被搁置在一边,连初选都过不了啊。”
“那种挖苦的话已经听厌了唉……”
“很好。”
感觉自己又染上ゆりっぺ的口头禅了……
“那么,各自今后的行动都决定好了。赶快吃完饭行动吧。”


--------------------------------------------------------------------------


吃完饭后,我们分成两拨,互相为对方的平安祈祷。
“日向君,这是我的送别礼哦。魔法,解毒!这样不管发生什么都没问题了!”
“什么!我至今为止都中毒了吗?”
“那么,上路吧。”
“找到那家伙后,我就用绳子栓着他的脖子拉回来。”
“啊啊,拜托了。”
“回见!”
两组人向着各自的方向前进了。
“啊啦,说起来。”
不久之后ゆりっぺ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怎么了啊。”
“我们两人很久没有独自在一起了呢。”
啊啊,就是这样。我一直光考虑着这件事情。你到现在才注意到吗。这么迟钝啊。不对,是我太在意了吗……
“怎么感觉我们互相打架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不好意思但我不记得我们打过架。我只鲜明地记得是你单方面的打我。”
“只是一个女性对手唉。你难道非常弱吗?打倒チャー的是我。你只是一个劲的从屋顶上掉下来。我对之后的战斗感到不安呢。”
“我觉得我只是还没有认真起来而已。”
“认真呢……你什么时候能认真起来?”
“那是,你陷入危机的时候。”
“感觉那之前你就会被干掉的说。自己陷入危机的时候不能认真起来?”
“天性如此,为了自己的事认真不起来。”
“哈,日向君,我真是为你担心呢……”
我可不想被你说。
“日向君,这个。”
“嗯?”
ゆりっぺ递给我的是那个风车。
“这个怎么了?”
“借给你。绝对不要弄坏哦?”
“那么自己拿着啊。”
“暂且给你当护身符。我已经祈愿保你不死了。”
“哼……”
我盯着风车。
明明是不会死的世界……
不过她至少是在担心我嘛……
“Thank you。”
我接下风车,插进口袋里。


--------------------------------------------------------------------------


沿着长的离谱的梯子向下爬。
“好宽广的空间啊……”
向下爬的ゆりっぺ用手电向着地面照去,可是只看见无边的黑暗。
“像是最下层呢?”
“同感。最终BOSS的感觉呢……”
“什么是最终BOSS?这个世界还有和天使相反的恶魔存在吗?”
“也许是喷火龙哦?”
“那种东西没有魔法打不倒唉。”
“你不是收到了大山的魔法了吗。”
“啊啊,不然的话,我的体力就会持续减少,现在已经死了吧。非常感谢大山啊。”
“看见地面了哦。”
“嗯。”
手电的灯光照在了地面上。
泥土暴露在地面上。感觉像是铺修前的道路。好像是在说前方什么都没有。
“呀呵——————!”
下了梯子,ゆりっぺ将手围在嘴边试着喊了喊。
不久之后,就听到呀呵—呀呵—……的回声飘荡回来。
“真是宽广的夸张啊。你也试试?很舒服的哦?”
“虽然是非常有魅力的行为,不过感觉这只是在眼睁睁地告诉最终BOSS我们来了啊。”
“我说啊,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最终BOSS啊……是不会动的哦。”
“为什么。”
“最终BOSS只是为了坐在宝座上说说开场白唉。所以不会突然攻击过来的。”
……
说起来。
最终BOSS这个称呼是你起的吧。
你知道吗,ゆりっぺ?
这前面到底潜藏着怎样的危险完全不知道唉?
一点没有危机感的用手电照来照去,但是我没有向那个向着深处前进的背影发问……
总之,为了不会被突然干掉,不能不跟着她。


--------------------------------------------------------------------------


“你看看。”
“骗人吧。”
最终BOSS正坐在宝座上。
不,正确的说不是宝座。只是类似的东西。和校长室里放置的扶椅一样。
她正坐在上面向我们看来。是一个女生。缠着一件像披风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学校的学生还是什么。
“还是第一形态呢。”
“在说什么啊。”
“体力槽只剩一半的时候,会变身成不详的怪物。”
现在这么说,真的感觉会这样。
“那么,快说开场白吧。”
ゆりっぺ把手电筒比作剑指着对方。
不错,我们现在是徒手。要是真变成怪物该怎么办?
“……很好的早晨。”
这么说道。
……
我们等着之后的话。
……
“……上吧。”
“好短!”
我们两人都不到该说什么。
“稍微等等啊,现在开始我们要打倒你了哦?说一说到达这里的过程不好吗?留下的迷太多了不是吗!?就这样打倒你我们就什么都没有倾吐啊?很不舒服啊

。”
“你到底是什么?”
……
等待。
……
但是感觉她不会再说更多的话了,嘴巴一直紧闭着。
“真是非常无口的人呢。”
那女的站了起来。
从披风下露出来的,又是刀刃啊。
“糟糕了,这家伙没准也是天使。而且非常好战的”
“要打了哦。”
“怎么打?”
“怎么打什么的,考虑这种事是……”
“看起来没有这个时间了唉……。”
刚想着她站起来了,她就像瞬间移动一样迅速地站到了我们面前。
这么快!
“遭了……”
“要是是少年漫画的话,这里就可以借‘下回待续’来喘一口气了。”
但是没有那么好的事。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GMT+8, 2017-12-13 22:54, Processed in 0.044172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