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在线】【Muv-Luv Unlimited ~終焉の銀河から~】【山崎ヨシマサ】【4大章27话】【目前只翻译到第2章的第4段】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翻译】【在线】【Muv-Luv Unlimited ~終焉の銀河から~】【山崎ヨシマサ】【4大章27话】【目前只翻译到第2章的第4段】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2000 才可浏览

Prologue 1

【2004年12月15日 联合国横滨基地】

    自白银武最爱的女性、御剑冥夜所搭乘的恒星间移民船队出发航向伯纳德星系已来,已经快过了一年。再也无法谋面的最爱。要说不寂寞,那定是一句谎言。
    但是,这作为和爱人离别的方式,或许能被归类到最好的一类中去吧。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离别有九成指代着死别。
    即便无法再会,但所爱的人正在星空的彼方生活着。只要这么想,即便在这绝望的状况中,战斗的勇气依旧能从身体中涌出来。
    (冥夜,请你看好了。我会活下去。我怎么能被BETA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干掉呢!)
    怀着这样的心愿,武凭着坚强的意志在这一年中生还下来。同时不停地重复着体力训练与战术机训练,要论战术机的操作技术,他的水准哪怕与熟练的卫士相比也已然毫不逊色。
    然而,说起斗志昂扬的白银武现在所经历的,却是在一个不明就里的白色四角形棺材状容器中强制休眠的每一夜。
   
    「博士~、这么做真的就能够拯救世界吗?」
  「别问了,快安静点睡吧。反正就算我跟你解释,你也没有足以理解它的头脑吧。」
  横滨基地对BETA研究部部长香月夕呼用冷冷的口气说着,随意地将武塞入箱中,合上了舱门。她这毫不顾忌他人意见、唯我独尊的风范依旧如昔。
  一年前,最让武惊讶的就是,香月夕呼她没有登上移民船。
  如果说「寄托人类希望的,从各个领域选出的精英」那句口号没错的话,那实在是想不到她会落选的理由。
    「哼,我可是Alternative4的最高负责人。对立的5推进派是没可能会选我的吧。」
  当时,武对她这个说法点头称是,但之后却不禁又会想,真相会不会是这样:「说起来,你难道认为夹着尾巴逃跑这个选项会出现我的词典里?」
  揉烂送到手上的逃离地球的船票,毅然地留在这里——对她而言这并不奇怪。就连在三年前的圣诞夜目睹了泣不成声的她的武都会这么想,更不用说横滨基地中的大部分人了。「香月博士有歼灭BETA的计划,因而才会毅然留在这里」。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会这么思量也是理所当然的。
    毫无疑问,他们会有着这样的想法:作为一个留在规模逐年缩小的横滨基地的人,天才香月夕呼定是找到了最后的希望。
    「什么嘛,和这么可爱的女孩一起睡可是你的工作哦。作为男人你不是应该泪流满面才对吗?你说是不,社」
    「……是的」
    夕呼摆明了想要揶揄一番。挽着武左手的娇小少女则以平坦的声音回答道。
    「霞~、你回答前有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啊~?」
    「是的」
    社霞。结果她最后也留在了这里。
    在最后一艘驱逐舰即将升空之前,武拼命地试图说服在地下19层死死抓着脑髓筒的社霞。而此时夕呼出现并留下了这句话,「那就随你喜欢吧」。
    香月夕呼和社霞。原本应担当Alternative4的核心的这两人留在了地上。而Alternative5究竟能不能继承4的成果呢。虽然怀揣着不安,但武依然很高兴。
    还有现在夕呼正在实施的『Alternative6』。虽然不知道其详细内容,但在这一计划中,据说武自己也和夕呼与霞一样,肩负着重要的任务。
    「如果这个进行得顺利的话,就能一口气扭转战况」
    武立刻乘势答道,「明白了。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但他实在是料不到,这所谓的任务竟是「和霞一起在这不明就里的机械箱子里睡觉」。
    不过一直以来,夕呼的言行就很少能停留在武所能预料的范畴之内。要说料不到,还真是料到了。
    「别管这么多,给我安静点睡觉。尽你所能回忆原本的世界,睡吧」
    「……白银」
    「哈啊,我知道了」
    机械的翻盖合上,武也老老实实地合上了眼睛。同样的事情已经重复了近一年了,终究也会有点腻味。
    搂着自己左手的霞的体温依旧让自己心猿意马,但依旧不消一会就能睡着。
    「呼,这样就行了」
    夕呼摆弄完机械之后便往钢制的椅子上一坐,将咖啡从壶中注入茶杯,呷了一口。
    「……对了,我在做什么来着……?……对了对了,是Alternative6吧。风筝叫白银武,线叫社霞」
    夕呼仿佛要把脑中渐渐模糊的这两人的记忆唤醒一般,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重重地掐了掐自己的两个太阳穴。
    武和霞相拥而入的那个箱子,是夕呼所制的「将物质变回电子云状态的装置」。
    将本来并非这个世界住民的白银武,以白银武的身份固定在这个世界的,是将白银武认识为白银武的周围的存在以及,白银武自身的意志。
    因而,在周围的人的认识淡薄下来,本人的意识稀薄之时,本来并非这个世界住民的白银武就将被牵回他原来的世界。随着研究的进展,将武送回其原来的世界也并非痴人说梦。
    当然了,夕呼现在所要做的,并非是要将白银武送回其原本的世界。不然的话也没有必要让社霞也躺进去了。
    再说了,人能那么轻易便从这个世界跋涉到另一个世界吗?
    即便世界之间是互相拉开的,但如果夕呼所倡导的因果律量子论是正确的话,那这个世界与无数个平行世界相连。又有谁能保证这个世界和白银武原本所住的世界相邻?
    正如乘坐飞机从北海道飞赴九州时,需要通过本州岛的上空一般,从相异的平行世界的上方通过……是不是能这样来思考呢。想到这一点,香月夕呼由是就这个新计划『Alternative6』的发动向日本政府垂询。
    要打个比方来形容的话,无数的平行世界是「天空」,武是漂浮在空中的「风筝」,而霞则是将风筝和这个世界联系起来的「线」。要是将扮演「线」的角色的霞移出装置的话,武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了。
    但是,藉由将身为「线」的霞一并放入装置,被「线」系住的武这一「风筝」虽然能从这个世界起飞,但却无法飞回原来的世界,仅仅在平行世界这一「天空」中不住地漂浮。
    而这个计划的目的,则是通过这条「线」,用「提线电话」的要领将『声音』传达到其他的平行世界之中。传达求援的『声音』。
   (「……我们的世界如今正裸露在宇宙人的侵略之下,频临灭亡的危机。……我们拜托能听到这个声音的人们……请来帮助我们」)
    Alternative6。那是向平行世界放送的SOS。
    实在是很荒唐无稽,实在是很听天由命。而且,这个计划中运气的权重实在是太大。
    香月夕呼本人是最清楚这一点的吧。
    「恰巧那边有能收到社的播送能力的人,恰巧那人拥有跨越平行世界的手段,恰巧他们拥有能和BETA对抗的战力……想让这个计划成功,究竟需要多少个恰巧呢。真是的,天才的名号真让人笑掉大牙」
    夕呼有些自嘲地笑了。
    夕呼也并没有将这Alternative6向所有的势力提倡。反过来,她真正的目的是完成曾一度失败的Alternative4。
    为了这个目的,她曾铤而走险,和日本帝国、联合国,甚至美国进行利益交换,才终于把这个横滨基地的反应炉和『鑑纯夏』收归回自己的手中。话虽如此,现在的瓶颈——将拥有多达150亿个半导体的处理装置小型化,这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工程,夕呼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所以才有了Alternative6。听天由命的拖延时间,同时又可能成为王牌的这一计划。
    「哎呀呀,您可真是谦逊。真不像是平时将自信当成衣裳的香月博士呢」
    在本应没有外人的自室中,突然从身后传来人声,但香月却并没有大惊小怪。而是随着一声叹息,淡定地转过头。
    「你还是老样子,要见我也不跟我预约。对帝国情报省的人而言,莫非没有所谓的礼仪一说?」
    充满了不悦的话语指向了那个人——挂着捉摸不定的笑容的,帝国情报省外务二课课长铠衣左近。他一如既往地带着帽子,上等的正装外披着一套风衣。
    不触动警报而进入这横滨基地最下层,放在这个男人身上,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三年前,在夕呼还是Alternatve4的最高负责人的时候,这男人就以好似在闲逛公园的淡定和轻松来到过这里。而如今的横滨基地,机能低下的保安系统对他而言简直与卷帘无异。
    「我说错了吗?那么,难道现在走路不穿衣服了吗?要是这样的话,能否告知我您散步的时间呢,务必得让我随侍才行」
    「行了行了,收起你这低俗的玩笑吧,快给我切入正题」
    夕呼坐在椅子上,一脸烦闷地甩着手。
    「我知道了。那我们来谈谈最近在四川省深处发现的新种鱼·莫可可的生体吧」
    「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可是很忙的」
     夕呼冰冷的逐客令似乎一点都没让此人动摇。铠衣左近有些刻意地耸了耸肩。
    「哎呀,不敢兴趣?那么,有关全新的芦笋的吃法呢?」
    「我说了我很忙了吧。你再说这些无聊的东西,我就真把你轰出去。」
    「附近的『竹之花』开放了」
    左近这句不着边际的话一出,夕呼脸上瞬间变色,陷入了沉默。
    「…………」
    「看起来,我国的军部也理解到再无退路了」
    『竹之花作战』。
    那是日本帝国纠集其所有力量展开的甲21Hive——佐度岛Hive攻略战。
    顺带一提,『竹之花作战』这一名称并非其正式名。其由来于某位参谋将校听闻此次作战后发表的「此次作战成功的确率,和竹之花开放的效率相等」这一言论。
    「对我国而言,美军的甲26Hive攻略反而收获了恶果」
    「…………」
    夕呼紧咬着嘴唇,无法反驳左近的这番论断。
    披着联合国军名号的美军,通过运用G弹的歼灭作战,至今已经成功攻略了甲26、甲12和甲9三个Hive。当然,这些成果是以将西伯利亚东部、法国西南部和伊拉克西部化作半永久的不毛之地作为代价的。
    池鱼之殃,最大的受害者是日本。
    甲26Hive被攻陷后,残存的beta大半都单纯地向最近的甲25Hive撤退。但不知为何,其中约两成特意渡海向佐度岛Hive涌去。
    侵攻而来的beta在登陆北海道时便被驻扎的帝国军歼灭了,但它们自预想不到的方向而来的进军让帝国军蒙受了不小的伤亡。他们不得不放弃北海道,将战线的北端收缩到日本的东北地区。
    军力元气大伤,甚至影响到今后对佐渡岛的收复作战。
    曾主导Alternative4的日本,在发动Alternative5的当今,处于一种近似于被国际社会孤立的状态。
    虽然向联合国军请求过支援,但得到的只有披着联合国外衣的美国这样的回答:「联合国军正进行着重要的作战。虽然无比遗憾,但现在没有再派遣援军的余力了。我方同意将现在驻扎在日本的所有联合国军在日本的指挥下重组」。
    所谓的凉薄,无外乎于此了。现在驻扎在日本的联合国军就只有隶属于这个横滨基地的军队,而其中大半还是日本帝国军遣往联合国军的部队。事实上,这等于是宣告了「不加以援助」。
    现在联合国事务次官珠濑玄丞斋正为此事尽力,但估计他本人也明白自己的努力终将化为徒劳吧。
    收复作战,在本方的战力回复量无法超过Hive的Beta生产量的条件下,终究会分崩离析的。
    而现在帝国军的状况则是…已经越过了这条死线。
    即便像这样重复着收复和防卫战,等待着的依旧是国家的慢性死亡。既然如此,倒不如乾坤一掷豪赌一场,实行Hive的攻略——就是这样。
    虽然判断不错,但状况实在是太险恶了。在险恶的状况下,即便祭出最善的手段,依旧只能收获最恶的结果。
    「……明确的日时是?」
    「12月20日,830开始吧。顺带一提,总司令似乎是红莲大将。好像是上面的大人物亲自发布的命令呢」
    「!?斯卫军的总大将亲自出马!?帝国动上了真格中的真格呢」
    Alternative5的发动,仅仅对将军的权力强化和内政的安定起到正面作用。
    国内Alternative5推进派的中心人物们搭乘移民船队出发了,剩下的人中大部分也亡命至更安全的美国本国,因而国内的信息交换变得非常自由且务实。
    当然了,即便如此,为了私利私欲而滥用职权的政治家和高官依然无法根除。但奢求更多未免也太过天方夜谭了。
    「哟,看起来沉睡的王子和公主醒了呢。那我告辞了」
    「唔」
    就乘着夕呼因为舱门打开的声音而分神的这个节骨眼,铠衣左近便不见了人影。
    「真是的,只说自己想说的……那家伙不懂礼仪这一点看来是一辈子改不了了。行了,白银,起床了起床了」
    「嗯—……。咦!?」
    「好了,你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行了,起来以后就快回家去吧」
    「等、等一下、博士!?」
    刚刚起身的武脚下踉踉跄跄,还来不及站直身子就被夕呼毫不留情地撵出了房间。她优雅地将门锁上,向在装置中坐起上半身的霞问道。
    夕呼对于她的回答可说是有一半确性的把握。但这一次,霞却垂着头如是答道。
    「……不知道」
    这和往常相异的回答,让夕呼的眉毛为之猛地一扬。  
    「不知道?也就是说,你无法断言没有收获了?不能确定有没有发生什么?」
    在夕呼来势汹汹的追问下,霞缓缓地整理起回忆,点了点头。
    「是的,我读到了,一些回答我的SOS信号的声音……我有这种感觉」
    但这毕竟是犹如幻境中的体验。没有确凿的确信,你无法否定这会不会只是一时的心理作用。但是,「感觉发生了些什么」,今天这却是头一次。
    在霞的脑中浮现的是一个金发的女性温柔地微笑着的形象。那位双手张开的女性怎么看都应该是成人,不知为何,霞却总感觉她比自己还要年少。
    「是吗。真是这样就好了呢」
    夕呼少有地用宽慰般的语气说道,轻轻地把手贴上了站起身来的霞的额头。
   「嗯」
    霞点了点头,黑色的兔耳随之灵动地摇曳着

Prologue 2

【新西历189年后1万2千年,地球圈宇宙】

    「……吾即将毁灭……!但是,不要忘记了,命运的战士们!只要束缚这个宇宙的因果之锁不被切断,吾就能卷土重来!伴着无限力一起!」
    灵帝凯撒·艾菲斯留下了遗言之后,消散在宇宙之中。
    α-numbers即将给这场漫长的战争划上一个休止符。
    「充斥在这一带的恶意正逐渐消失……」
    在几乎完全破损的红色机动战士——沙札比的座舱中,卡缪·比丹呢喃道。
    即使在新人类之中也拥有格外敏锐的感觉和纤细之心的卡缪。对他而言,灵帝放出的恶意的气场无异于毒雾吧。他仿佛刚从水底探出水面的潜水员一般,不住地大口深呼吸着。
    绝非马拉松式的旷日持久,但却是一场激烈而绝望的战争。
    机界31原种和地底势力。星际联合军和圣巴鲁玛帝国。巴夫克兰人和宇宙怪兽。
    和以压倒性的势力为傲的外敌一边死斗,还要和不堪那从内部腐蚀地球联邦的蓝波斯菊的干涉而失控的协调人们交火。
    但他们克服了重重险阻,最终站在了这里。
    然而,就算打倒了灵帝凯撒·艾菲斯,他们的争战仍旧没有结束。
    一切的元凶——『阿克夏记录』,另名为『无限力』。
    伊甸,盖塔线,the·power。更替着不同的姿态,将银河导向终焉的世界的意志。
    如果『无限力』依旧不认同α-numbers一路的所作所为,那他们的战争就不会结束。
    全员屏息凝神关注着状况的发展。而发现有异动的果然还是它,那一架可说是无限力代名词的赤色巨神。
    「啊!」
    伊甸王唐突地动了起来。哪怕是α-numbers的战士们都不由得为这一架最受无限力影响的机体的举动而绷紧了神经。
    「混账!伊甸……它要做什么!」
    宇宙试图从内部操纵它,但伊甸王却没有任何反应。转瞬间,他们的视网膜刚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光芒,宇宙等一行伊甸王的乘员们就被其包围着转移至宇宙空间。
    「啊!?」
    「把我们赶出来了?」
    燐光仿佛在保护宇宙一行一般,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性命无忧。宇宙紧紧地将卡莎和迪克搂成一团,生怕他们分开,同时狠狠地盯着那一架把自己驱逐出驾驶舱的红色巨神。
    「伊甸!」
    「各机、包围伊甸王!不知道它会做什么!」
    驾驶着水色的最新型瓦尔基里——VF-22S的麦克斯一声令下,α-numbers的战士们立刻做出了反应。
    以七艘战舰为中心,所有出击的机动兵器呈半球状将伊甸王包围。而战舰中作为预备战力待机的战士们也紧急坐上自己的爱机,以备不时之需。
    伊甸仿佛在静待着包围网的完成一般。
    包围刚刚完成,无人驾驶的伊甸王便被红色的光芒所包围。
    「依露依!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
    依露依用摇头来回答雷切尔的提问。就连她自前银河文明就已存在的知识中都没有此类现象的记录。
    伊甸王徐徐地将伊甸枪置于腰间。在这能轻易地击碎一两颗星星的枪口面前,就连身经百战、猛将云集的α-numbers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来了!」
    这声喊声的主人是谁呢。
    在所有的战舰和机动兵器被伊甸枪放出的白光吞没的那一瞬间。
    「咦……!?」
    在搭乘班普雷奥斯的隆盛脑中传来了一位少女的影像。而收到这个影像的人并非只有隆盛一人。
    「有谁在呼唤着我们!」
    「……不对、她是在求救?」
    姐姐彩对妹妹舞回答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搭乘莱汀的响洸也接收到了这个讯息。身着黑色裙装的银发少女维持着她的表情不变,但却切实地求助着的影像。
    (「…………临灭亡的危机。……我们拜托能听到这个声音的人们……请来帮助我们」)
    隆盛他们只能接收到漠然无声的「影像」,而搭乘钢伊甸的依露依却能将之以明确的「讯息」之形式加以解读。
    「这是……啊啊!!」
    (「不要紧,我们一定会来帮助你。我是地球的守护者。无论它是哪里的地球……」)
    依露依用上了自己全身心的力量向那个少女的声音作答。
    接着,她便如同断线的人偶一般失去了意识。



    α-numbers被包围在伊甸王放出的白光之中的时间并没多长。
    「这里是……」
    在新锐战舰大天使号的舰桥里,舰长玛琉·拉米亚斯少校环视四周,将目光聚焦在监控器上。
    监控器上只有一望无垠的星空,刚才还在视野中的地球消失了。他们被抛离了地球圈这一事实毋庸置疑,但就凭现状看来,实在是无法了解更多的详情。


    「能否快点确认现状和现在地的位置呢」
    另一方面,在battle7的舰桥上,受麦克斯舰长所托掌控战舰的耶奇赛德尔参谋用他那一贯的飘忽的声线对舰桥人员作出指示。
    「是!」
    得到代理舰长命令的工作员们立刻截取周围星空的图像,和全天位表加以对照,以求能够掌握现在地的位置。
    「……有结果了!现在地是太阳系的小行星带!在主监控仪角落上的那颗红色星球就是火星!」
    「哦哦、难以置信……」
    小行星带,指的是位于火星与木星之间,那些算不上行星的微型行星呈带状密布的空间。
    看起来并没有像想象那般被转移到很远的地方去。同一个恒星系中的行星间距,用广大的宇宙距离来度量的话,这点距离可说是近在眼前也不为过。
    「这里是「哪一个」太阳系,问题就在于这里吧。和其他战舰协作回收机动兵器。等舰长回来之后,再就今后的行动做一次讨论为好吧。」
    耶奇赛德尔参谋说完之后,便向工作员们发出指示,以图能立刻开展一次监控器会议。



    数小时后,顺利地把几乎所有机动兵器及其驾驶员回收的α-numbers舰长们分别在各自战舰的监控器前就坐,做好开展讨论的准备。
    Eltreum、battle7、太空魔龙、梭罗船、大天使号、永恒号,以及拉凯拉姆。各艘战舰的舰长与副官、参谋、顾问等等,外加作为特例代表机动兵器部队的阿姆罗上尉共计12人。参谋那慢吞吞的语调揭开了这场会议的序幕。
    「这里是太阳系小行星带,这一点看来毫无疑问呢。可是,从这里不见伊卡洛斯基地的形迹这一点来判断,应该认定这里和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有着很大的偏差呢。」
    伊卡洛斯基地是地球联邦军在小行星带所建,用以警戒外宇宙的宇宙基地。而现在这小行星带却不见伊卡洛斯基地的踪影,至少意味着他们并没有回到现代。
    「唔」
    让人意外的是,并没有为这个事实而惊愕动摇的声音。毕竟他们曾有过一度飞往一万两千年后的经历,那现在还有什么事至于让他们失去方寸呢。
    「好,我明白了。首先确认一下状况」
    Eltreum的舰长田代辰己坚毅地点了点头。提督说完,副长就用他那一如既往淡定的口吻开始说明。
    「是,刚才已经完成了所有机动兵器的回收。伊甸王虽然未能回收,但自结城宇宙以下,所有伊甸王的成员都平安无事地被梭罗船所收容。而其他机动兵器和驾驶员除去阿斯托拉甘及其驾驶员库乌雷·哥顿之外,全部确认回收」
    副长的口吻也未免太过淡定,险些就让人一听而过。慢了一拍才理解其含义的拉凯拉姆舰长——布莱特·诺亚大佐,尽其所能地瞪圆他那双绿豆眼大声发问道。
    「等等,就是说没能回收哥顿少尉吗!?」
    「是的。但是不用担心吧。看来他是以自己的意志决定要隐匿行踪的。在他消失之前和同小队的阿拉多及赛欧拉两人取得了联系,他说「不用担心。我总有一天会回到你们这边的」」
    副长又补上一句,「那机体也是部很特别的机体,就算能单独地来往于次元间也不足为奇」。
    「……呼,我知道了。现在就先放一放哥顿少尉的事吧。其他状况呢?」
    摇了摇头,布莱特马上切换了自己的思考。虽然库乌雷让人担心,但他们自己也正置于前途未卜的立场上。作为α-numbers的指挥官,他绝不能将事情的优先顺序颠倒倒错。
    「是。看来我们是被这个世界呼唤而来的。SRX小队的伊达隆盛、古林舞、古林彩,以及莱汀的驾驶员响洸四人证言说,「感受到了一位求助少女的影像」。」
    隆盛、舞、彩,还有洸。这四人的共同点毫无疑问。他们全都是念动力者。而另一人,SRX小队队长维蕾塔虽然也是念动力者,但其念动力与隆盛及舞相比要差上一截。
    即便她未能收到讯息,这也并不为怪。
    「原来如此……不,等等。依露依说了什么?」
    头一个想起还有一位念动力者的麦克斯发问道。
    依露依·钢伊甸。自称地球守护者的纳西姆·钢伊甸的凭依,念操者。
    身为念动力者,她才应该是最强的。伊达隆盛有着相对比较接近她的念动力水准,但和身为念操者的依露依相比仍然要差上一截。
    隆盛他们能感受得到的影像,依露依没有理由感受不到。
    「是,依露依在钢伊甸被Eltreum回收时就已经失去意识了。有大量运用念动力的迹象,或许我们会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的力量」
    顺带一提,现在依露依变回了少女的样子。在Eltreum的病房中由阿拉多和赛欧拉加以照看,没有生命危险。
    「还有,根据古林舞的证言,少女的救援请求似乎相当迫切。如果要回应其请求的话,有必要尽快行动吧」
    副长淡定地陈述着,而舰长们却一脸凝重。自己所在的立场都还没有敲定,还要前去援助他人,一言以蔽之就是太过滥好人了。但是话又说回来,能将这份好心贯彻始终的,也就只有他们α-numbers了。
    「虽然说得简单,但远没有那么容易。巴夫克兰战、神一号作战,还有先前与灵帝凯撒·艾菲斯的对决,激战持续不休。机动兵器和驾驶员的损伤都很深重啊」
    作为机动兵器部队代表参加会议的阿姆罗对田代提督的话表示同意。
    「啊啊,我的Hi-v高达也被阿斯托纳吉明令禁止使用了。卡缪的沙札比和浦木中尉的GP03也一样」
    「机动战士和瓦尔基里虽然也破损严重,但特机的问题更为深刻。真盖塔、魔神凯撒、孔巴特拉V、波尔泰斯V等等,几乎所有参加了与灵帝凯撒·艾菲斯之战的机体都必须在埠内进行全面的翻修。幸免的就只有由AT立场保护的三台EVA,以及只需替换预备配件的钢铁吉克了吧」
    耶奇赛德尔参谋波澜不惊地朗读着由阿斯托纳吉等一干机械师们送来的报告书。
    也就是说,现在的状况下能正常驱动的,就只有未参加最终决战的预备机、三台EVA和钢铁吉克。
    就算是拥有超越常识的战斗力的α-numbers,在这种状况下也很难再投入新一场战斗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要前往救援,那我们究竟该去哪儿好呢?」
    此前一直都一言不发地聆听着的大天使号舰长,拉米亚斯少校发言了。
    「统合念动力者们的印象来看,我们认为那位少女身处地球」
    听完副长的解说,和拉米亚斯少佐同样此前一言不发的拉克丝·克莱因给出了她的提案。
    「那么兵分二路如何呢。以Eltreum为中心,半数在小行星带待机,修复机体,而让搭载着现在能够驱动的机体的战舰先行前往地球…」
    而其间我的永恒号也前往地球。拉克丝补充道。
    「唔唔……可是那样的话…」
    田代提督双手抱胸陷入了思索。的确,拉克丝的提案在时间的使用上或许是很有效率,但在这个完全未知的宇宙中,兵分两路会让人留下不安。
    然而,和田代同样身经百战的舰长布莱特上校却意外地赞同了拉克丝的意见。
    「我也赞同克莱因小姐的提案。不管我们要返航还是要在这里生活,都有必要和那位「请求援助的少女」见一面吧。那我们就如副长所说不能太过拖延。等到危机袭击了少女就太迟了。
    而且,就算那少女的求援中有什么陷阱,留下一半兵力在宇宙也可说是有效的对策」
    布莱特上校的意见中暗含着“即便兵分两路,也能凭实力突破小小的危机”的自负。这是自信,却又并非过信。
    「唔唔……」
    所有人都静待着沉思的田代提督的反应。在这一半以上都是民间协力者的α-numbers中,军队的阶级已可说是有名无实。但身为军衔最高者的田代提督的发言依然很有份量。
    部队的最终决定权,事实上可说是就掌握在田代提督和布莱特上校两人手中。
    也就是说,当这两人意见一致时,事态便将会照他们决定的方向发展。
    在将近一分钟的沉思之后,田代提督一脸坚毅地点了点头。
    「好,我明白了。就这样定吧。先行部队以拉凯拉姆为旗舰,另带大天使号与永恒号共三艘。battle7、太空魔龙和梭罗船则与Eltreum一同在这里待机。
    还有,因为待机组征调资源需要从小行星带确保资源卫星,希望能多分配一些人手」
    Eltreum,本来就是将恒星间航行付诸可能的地球脱出计划的旗舰。
    全长70Km。最大乘员数150万人。有着普通殖民卫星一倍以上规模的这艘战舰,如果有这个意向的话,一切食材、资源、能源以及其他各类需求都能自给自足,让其在星之海洋中自在航行。
    武器弹药等补给物资自不用说,还敷设有机械兵器和机动战士的生产线。
    不过当然了,魔神的新超合金Z和光子力引擎、盖塔的盖塔炉等等特机的中枢结构实在是无能为力。那是只有那些在各自领域中的专家才能摆弄的东西。
    但是,现在还算不上什么问题。只要用上在出航前累积的资材,特机以后还能修缮上一两回。
    「了解了」
    监视仪前的舰长们一同向田代提督的决定致意。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喜欢深夜出没的LOLI控(误)怪蜀黍(特大误)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喜欢深夜出没的LOLI控(误)怪蜀黍(特大误)

TOP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喜欢深夜出没的LOLI控(误)怪蜀黍(特大误)

TOP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2004年12月22日10时25分、旧前桥市】

 将时间往回追溯一点。 

 King-J-Der从横滨基地起飞后,赶至旧前桥市的α-numbers成员们已经各就各位,准备好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BETA的袭击。

 15架机动战士和一架支援机(Megarider),以及两台EVA和母舰大天使号。这些就是位于旧前桥市的全部战力。

 EVA初号机和R-Blade·改良特装型配置在横滨基地的主门,钢铁吉克则活用其小体积和机械化步兵一同负责基地内部的防御。

 而与之相对的是,BETA的期望数量大约是3万。16对3万。如此悬殊的战力差,就连身经百战的α-numbers都未曾经历过几次。这想必会是一场严酷的战斗。机师们在各自的驾驶舱中都表现出了各自的紧张感。

 对α-numbers而言,这是继上一场佐渡岛HIVE攻略战之后第二次的对BETA战。但上一场的战斗经验很难在这里得到活用,因为两场战役的状况实在是大相径庭。

 上一次的HIVE攻略是典型的攻势任务,而本次的基地防御则是彻底的防御作战。

 在佐渡岛的时候,只要将拦路的BETA一边扫清一边向HIVE内部深入即可,但这次他们却要将自己化作坚盾,意图阻止意欲突破此处的BETA们的侵袭。

 要说哪个更困难,实在是无法一概而论。但前者和后者所要求的能力和技术无疑是截然不同的。



 通常情况下,对BETA防御战一旦开始,人类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选择。

 那就是,『该如何对应肯定会打头阵的突击级群』。

 前端覆盖着比钻石更加坚硬的甲壳,突击级用最高17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一路突进而来。虽然它们的对人索敌能力和旋回能力无比低下,但它们突击的骇人威力足以将这些薄弱要素一笔勾销。

 对于这种敌人,通常炮击的效果是很小的。所以无视突击级的第一波攻击,将炮火击中在BETA的第二波上也不失为一种手段。尤其是像现在的帝国军这样物资枯竭的军队,第二种方法反而更加合理。

 但这样的话,守在前线的战术机部队的负担就陡然增大。纵然战术机能够回避呈一直线突击而来的突击级,并同时对其背后弱点进行攻击,但面对动辄一两千规模的突击级群,还要做出这么高难度的机动,伤亡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是明知收效甚微,还对第一波敌人进行炮击呢,还是将第一波突击的压力全部交由战术机部队面对,对第二波的来袭严阵以待呢。这都不能算是正确答案。说得重一些,这些全都是误解。因为两个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但第三个选择——对第一波、第二波全数加以炮击的难度就更大了。

 对仅由突击级构成的第一波的炮击,需要用的是通常弹头。而与之相对地,面对包括光线级在内的第二波敌人,理所当然要是用对镭射弹头。而在面对第一波进行通常弹炮击后再要换装对镭射弹头,是绝对赶不上第二波攻势的。

 这个二择之中的任一个都不够彻底,仿佛象征着人类目前所处的窘境一般,不是选哪个正确,而是「选哪个靠谱一些」,在两个会造成负面结果的选项中做苦涩的抉择。但是,这里却有一群人给出了第三的选择。

 第三个选择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用可以视突击级防御力如无物的火力将第一波一扫而空。

「阳电子破城炮,发射!」

 随着拉米亚斯少校一声令下,战舰大天使号炫目阳电子炮开火了。一击之下将出现在地表上的约一千只突击级一网打尽,也正式代表着横滨基地防御战的开始。




 ――阿姆罗小队――
 
 虽说将第一波一扫而空,但状况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好转——全都由于对手的物量实在是太压倒性了。

「第二波来了!」

 仿佛在呼应着驾驶ν高达的阿姆罗一般,BETA的身影震撼着这片干燥的荒野,逐一出现在地平线上。α-numbers的机动兵器部队在BETA的出现地点略东一些的位置布阵,上空则坐镇着刚才将第一波一举荡平的母舰,大天使号。

 雷达上映出的敌影约有两千。以要击级为中心,这个数字包括小型种在内。在第二波的敌人中间或还能发现一些光线级、重光线级,甚至要塞级的形迹。

 为了阻止这一波BETA的浪潮,α-numbers的战士们以小队为单位,横排排成一列严阵以待。

『在那边,打下它!』

 阿姆罗的のν高达瞄准在BETA中显得鹤立鸡群的要塞级的庞大身躯,手中的高能米加光束步枪开始吐信。

 强大的粒子兵器仅用了一击就粉碎了全长60米的要塞级,射线轴所过之处还连带着将数只要击级打得灰飞烟灭。

 这次ν高达换装上了HWS(重火器系统)。对装甲、盾牌和武装进行强化的HWS是极为强悍的换装,唯一的弱点是会略微影响机体的回避能力。因此,阿姆罗经常选用爱机的通常模式出战,但这次却由不得他如此了。

  可说是ν高达主武装的浮游炮只剩下一枚了。在这种状况下已经容不得半点浪费,为了提高哪怕一点点的火力,战士们会用上他们所有的手段。更何况以阿姆罗的技术,就算回避能力多少下降一些也没有大碍,再说防御力确实能得到一个等级的提升。高达尼姆合金α和陶瓷炭复合装甲暂且不论,有报告指出高达尼姆合金γ或许是能够在某些程度上抵御战车级的啃食的。既然如此,没有理由不使用它了。

 以阿姆罗的攻击为切入口,其他队员们一齐朝着迫近的BETA发起了攻击。

『休想得逞!』

 凯拉所搭乘的绿色量产型机动战士――杰根手中的光束步枪一通连射,将迫近的BETA群击溃。小型的兵士级和斗士级大半都毫发无损地从光网下钻过,但战士们也无暇顾及它们了。不管α-numbers再怎样身经百战也好,以16面对3万,他们是无力构成一条滴水不漏的防线的。

『凯拉!不要浪费弹药在要击级上,目标是光线级和要塞级!』

 然而阿姆罗却训斥起凯拉刚才的攻击。以他们现在的这些战力,三种小型种自不必说,连要击级都已经无暇应付了。

『了解了,上尉』

 凯拉简短地回答后立即开始索敌,发现了一只藏在要塞级之后慢慢移动着的光线级。

『你逃不掉的,看招』

 但杰根枪口放出的光弹却没能命中那光线级,而是擦过了它一旁的一只要击级。

 这无可厚非。光线级的全高只不过3米。在全高近20米的机动战士看来实在是太小了。要在一千余只迫近的BETA终精准地捕捉到对象,对机师技艺的要求非常高。

『啧』

 凯拉咂了咂舌,再次将枪口瞄准那只光线级。但早在她开枪之前,身旁一道粉色的光束已经精准地命中了那只光线级,防御贫弱的光线级立刻被蒸发得无影无踪。

『!?』

 凯拉不由得向身旁看去。但刚才自己身旁的就只有阿姆罗上尉一人而已,而那的确是出自阿姆罗的手笔。

 阿姆罗的的ν高达HWS右手的高能米加光束步枪将右前方的重光线级和要塞级一举荡平,一边通过装配在左手盾牌上的光束枪送凯拉未能击中的那只光线级归西。

『集中一点,凯拉』

『是,上尉……』

 这次的呵斥让凯拉心中掠过一丝抗议。

(我可没记得我分散过注意力啊……)

 再重申一遍,要想用点射命中混杂在BETA集团中的光线级是相当难的一件事,就连熟练的战士们都有可能失手。凯拉也作为α-numbers的一员从众多战场上生还下来,是一员悍将。她的技艺也不可谓不高明。

 而她无法完成的一击,阿姆罗仅用一只左手就完成了。

「所以人家才是皇牌啊」

 凯拉在驾驶舱中轻轻耸了耸肩。





 ――战舰大天使号――

「能量填充完毕,阳电子破城炮可以发射!」

「通知机动兵器部队,等部队从射线上完成退避之后发射阳电子破城炮」

 听着接线员的报告,舰长席上的玛琉少校一板一眼地发布着指示。

「了解,通知机动兵器部队,从本舰主炮的射线上退避」

 得到接线员的指示之后,监视仪上的α-numbers的机动战士们迅速朝左右分开,确保了大天使号的射线。

「全机完成退避!」

「阳电子破城炮,发射!」

 大天使号的主炮在此放出光芒,扫荡着BETA的第二波。但这一击却没能像面对第一波那样将BETA尽数击破。

 在主炮填充能量的时候,地表上的BETA们依然在全速移动着,已经将近有一半的BETA从大天使号底部穿过了。

 刚刚的一击估计击溃了约三百只吧。

 但转眼间,后续的BETA又如同地下涌出的污水一半出现在地表上。雷达又被红色的光点所充满。

 拉米亚斯克制住自己想要咋舌的冲动继续发出指示。

「本舰在现空域上固定。等能量填充完毕后用阳电子破城炮扫荡地面上的BETA。用对空对地导弹争取对光线级攻击的时间,由机动战士部队来对应!」

 大天使号是现场唯一的空中战力,势必会成为光线级和重光线级最优先攻击的目标。虽然在上一次战斗中判明积层式装甲能在某种程度上减轻镭射的破坏力,但如果被对方集中攻击的话同样无法坚持太久。

 利用导弹分散其攻击目标,让机动战士们尽速将那些镭射的照射源消除掉。

 但接线员的报告却出乎她的意料。

「地上发现众多光线级和重光线级。但没有向此处攻击的表现!其他BETA也一样,正全速向东面行进!」


「机动兵器部队也发来了同样的报告。BETA没有一切反击,机动兵器部队几乎被完全无视了!」

「这是怎么回事!?」

 拉米亚斯的声音中藏不住动摇之色。

 的确,这次BETA的最终目的据推测是位于横滨基地地下的反应炉。但如果昨天从香月博士处获得的资料是正确的话,只要周边有战术机或者飞行物体的话,它们应该会采取一些攻击性的行动才对。

 但现实却完全颠覆了预测。

 虽然本方不用考虑伤亡是个很大的利好,但从防御基地这个目的来考虑的话,对方这样的行动可说是最不利于这场作战的。难道说BETA在那场佐渡岛之战上领教了本方战力之后,选择不与α-numbers为敌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拉米亚斯摇了摇头,重新正视起现实。

「机动兵器部队维持原状,继续击破光线级,重光线级和要塞级。但变更优先顺位,重光线级为1,要塞级为2,光线级为3。而且即便漏过也全面禁止部队转向或追击。后续还会继续出现」

 拉米亚斯响亮地发出了知识。原本的击破优先级顺序应该是重光线级、光线级和要塞级,之所以将后两位的顺序做了调换,全因为原本的击破顺序在现在的状况下实在太不现实了。

 如果对方向本方发起攻击的话或许还容易一些。但要在这群埋头猛进的BETA大群之中找出混杂在内的光线级并予以击破实在是太难了。在现状下能够顺利完成这一目标的恐怕就只有阿姆罗和卡缪这两张皇牌了吧。

「接通拉凯拉姆的布莱特舰长。向他报告现状」

「了解!」

 战场上是免不了预想外的事态的。虽然这是句老生常谈,但玛琉·拉米亚斯在α-numbers的舰长中的资历仅仅胜过拉克丝,她还没有达观到能够坦然地将之视为信条。







  ――卡缪小队――

「混账,这帮家伙是怎么回事!?」

 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但卡缪的Z高达依然用高能米加发射器将从右前方逼近的要塞级,连带着它脚下的数只要击级和战车级轰飞。

 在大天使号之前,机动兵器部队的机师们就已经注意到了BETA不向自己发起攻击的这一事实。尤其是这位优秀的新人类的卡缪,他对敌意和杀意特别敏感。

「我们可不是路边的石头,不准无视我们!」

 说着,卡缪使用装配在手腕的榴弹发射器将一只藏在要塞级尸体之后的光线级击溃。

「卡缪,小心一些。太突前的话很危险」

 卡缪身边一台淡蓝色的机动战士――量产型ν高达向他说道。

「我知道。凤你才要注意一些。INCOM可不像浮游炮那样能够随心所欲」

 量产型ν高达前方出现了拥有坚硬外壳的突击级。

 虽然大天使号用阳电子破城炮将第一波的一千只突击级一举扫平,但这些并不是突击级的全部。混杂在其他BETA种种,没能突前的突击级仍然不在少数,眼前这只就是其中之一。

「嗯,我没关系,看着吧」

 听到卡缪的关心之后,村雨凤操作起INCOM组件,将INCOM绕行至突击级的背面,用光束击穿了它柔软的部分,同时灵巧地回避了因为因为惯性而继续突进的突击级的攻击。

 量产型ν高达的一大特征就是浮游炮和INCOM组件的换装系统。

 所谓的INCOM组件,说得简单一些就好比是有线式的浮游炮。有着有线牵引的这一大限制,射程和操作上的自由度都要远逊于浮游炮,但一大优势是非新人类也能够操纵。

 但话虽如此,对可说是人工新人类的强化人间——凤而言,INCOM组件几乎没有任何胜过浮游炮的利点。

 那之所以现在使用INCOM组件,原因其实很单纯,因为浮游炮已经用完了。阿姆罗的的ν高达勉强还剩下了一枚,但量产机的浮游炮已经在上一场佐渡岛HIVE攻略战中耗尽了。

 连绝对命运都能战胜的α-numbers也不得不向缺乏物资这一物理极限低头。

 虽然BETA单体绝非机动战士的对手,但如同浪涛一般涌来的BETA却足以对他们造成威胁。

「花,想办法收拾掉前面的家伙!」

 卡缪用从光束步枪先端伸出的光束军刀切开靠近身旁的BETA,一边向着花园丽喊道。

「我知道,不要动不动就冲我吼啊!」

 她的Megarider从Z高达的斜刺里冲出来,接着,这一台形似水上摩托的机体先头放出了炫目的粒子炮。

 Megarider的主炮,米加发射器。虽然无法和战舰主炮相比,但其射程和效果范围依然不可与普通机动战士的光束步枪同日而语。

 这一击将迫近卡缪小队的BETA群一举荡平。他们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趁现在重整阵型。花暂时后退,在能量充填完毕之前在留在后方待机」

 淡绿色的机动战士――灵格斯的驾驶员艾玛中尉说道。

「是!」

 花服从地操作者Megarider向后方退去。

 卡缪小队的中坚正如其名由卡缪担纲,但给整个小队发出指示的人却往往是艾玛。不管卡缪的新人类能力再怎么卓越,战绩再如何彪炳也好,他仍然只是一介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民间协力者。

 而与之相对的是,艾玛是曾隶属于提坦斯这一精英部队的正规军人。

 正当他们喘息之际,下一波BETA又出现在了卡缪小队的面前。它们简直就是没有间歇的激流一般。

「畜生,别想跑!我决不能让你们跑掉!」

 卡缪用高能米加发射器狙击在BETA群中最为惹眼的要塞级。









【2004年12月22日10时50分、旧所泽市,King-J-Der】

 闪着白色光辉的钢铁巨人屹立在不毛的荒野之上。

 从拉凯拉姆的布莱特处接到「在原地待机,单机迎击BETA」的委任后过了数十分钟。

 在化为荒野的旧所泽市,驾驶着King-J-Der的索尔达多J静待着BETA的袭来。

 这里以前曾有个所泽航空纪念公园,但J不可能知道这些,何况这里看上去只是一片荒野。

 对于境内有着HIVE的前线国家而言这并不稀奇。反过来说,这里是一片荒野仿佛才是万幸。

 因为这里即将化作战场。

 超过一万只的BETA,和屹立着的纯白巨人King-J-Der之间的战场。




「敌影发现。已进入射程」

 King-J-Der搭载的生物电脑显示出BETA靠近的身影,对索尔达多J发出了警告。

 如同浪潮一般涌来的BETA扬起一阵阵的黄沙。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这番光景毫无疑问会让他们感到绝望,但J却没有表露出什么感情和态度。

「还没到时候」

 说着,J伸直了King-J-Der的十指。当然,BETA们不知它左右手两组五连激微波炮为何物,依旧不顾一切地埋头猛冲。

「好了,据说它们会不顾一切地突进」

 索尔达多J仿佛在向BETA挑衅一般,将King-J-Der徐徐升空。

 据说光线种会最优先迎击飞行物体。所以如果BETA还不发动攻击的话,它们无视α-numbers的说法就能得到验证了。

 很快就得出了结果。

「前方有大量高能量反应」

 听到托摩罗117的警告之后,J立刻做出了反应。

「展开力场装甲!」

 转瞬间,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射出了数道镭射,直指漂浮在空中的King-J-Der。但这些攻击全被它所展开的防御力场『力场生成装甲』给挡住了。

「怎么,这不是会攻击的吗」

 J略略思索了一下,但立刻放弃了深思。如果对方不继续前进,而是展开攻击的话,那正中他的下怀。

「把被你们不当夺走的天空还回来吧。这颗星球的天空是为了让这颗星球的人们飞翔而存在的。五连激微波炮!」

 光线级的镭射虽然拥有很高的攻击力和无比的精度,但弱点是照射时必须静止不动。

 不管对象再怎么小,攻击静止目标对J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很快,从King-J-Der双手十指放出的十道光线就将远方的光线级和它前后的小型种和要击级击破了。

 在光线级停下脚步进行射击之际,其余的BETA依然全速逼近过来。

 仔细一看,其中的大部分是三种小型种和要击级,偶然会混杂着一些突击级,但要塞级却不见踪影。

 进行镭射照射的也全是一些光线级,没有一只重光线级。

 看来第一防线的阿姆罗他们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BETA们开始淤积在King-J-Der周围,彻底推翻了「它们无视机动战士部队和大天使号前进」的报告。

「全炮门齐射!」

 King-J-Der朝着匍匐至脚下的BETA打开了所有火炮。但本来应该有八门的反中间子炮中有五门,外加ES导弹都无法使用,所以正常运作的其实也就只有那两组五连激微波炮了。

 这样的火力足够让他直面BETA,但要将其驱逐干净却还显得不够。

 从旧前桥市方面涌来的BETA数,还有King-J-Der能够歼灭的BETA数。前者大于后者,因而围绕在King-J-Der周围的BETA越来越多。

 但它们再怎么聚集都无法对漂浮在空中的King-J-Der造成威胁。脚下的要击级和小型种们开始堆叠起来,但想要用这种方法够到它的脚底,至少还得要更多一成的BETA。

 问题果然还是光线级。

「镭射照射源18,立场距极限还有21%」

 托摩罗0117用毫无抑扬顿挫的机械音报告着状况。

 King-J-Der的防御力场固然十分强大,但却不比EVA的AT力场那样作弊。如果受到大威力的集中攻击的话,力场很有可能会被击穿。

 而且在损伤修复的方面上,宝石能源炉目前也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功率。再被集中攻击就危险了。当防御力场被击穿,镭射直接击中King-J-Der的单一构造结晶装甲的话,就不得不做好会受到损伤的准备。虽然它的装甲能视熔岩的热量和压力于无物,但毕竟不是无敌的。

「五连激微波炮!」

 King-J-Der灵巧地翻弄起手指,将光线级优先击破。










【2004年12月22日13时31分、横浜基地、中央作战司令室】

 BETA的最终目的地,横滨基地。而这间中央作战司令室更可谓是这场防卫战的头脑。然而,最能表现出当前的气氛的却是『骚然』,『呆然』和『热气』这三个词。

 仅凭横滨基地的现有战力,要从最少三万的BETA手中守住基地。当初每个人都在这个绝望的任务前表现出壮士断腕的悲壮感,但现在他们却根本看不出有半点悲观。

 战斗开始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却依然没有让哪怕一只BETA侵入基地。面对这个事实,如果士气得不到鼓舞反而显得奇怪。

 以战舰大天使号为中心,由α-numbers先行分舰队主力负责,位于旧前桥市的第一条防线。还有,King-J-Der单机在旧所泽市布下的第二条防线。

 越过这两条防线的BETA不足五分之一,而且光线级,重光线级和要塞级三种更是被完全过滤。攻来的就只有要击级和三种小型种,偶尔混杂着几只突击级。

 当然,每次数百的规模,外加不间断的波状攻击,基地方面赢得也不轻松,但这绝不是当初曾经预想过的毫无胜算的绝望之战。

 现在基地外部已经拉起了防线,由第一第二战术机甲大队和基地内部的支援炮击支撑着。

 BETA出现在横滨基地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但现在连基地外层都还没有被突破。这已经足够称之为『奇迹』了。

 谁都看得出,一手导演这场奇迹的正是那一台君临在旧所泽市的纯白巨型机。

「香月博士。能说明一下这个状况吗?」

 当指挥压力一时减轻之际,基地司令田边上校用水壶里的合成日本茶润了润喉咙,向站在身边的香月夕呼问道。

 夕呼看了看前线传回的影像,接着摇了摇头。

「不明。但从这些状况看来,那台白色的机体――King-J-Der牢牢地吸引着BETA这一点应该是个确凿的事实」

 BETA的第一阵比预想还早半小时就出现在了旧前桥市。

 在第一条防线上,BETA无视了α-numbers的机体东进。

 而当BETA靠近King-J-Der之后,就仿佛被磁铁吸引的铁屑一般将那白色巨人重重包围起来。

 就算不是天才香月博士也能轻易得出菏泽个结论。

「是么。我记得BETA也有目标的优先级的」

 田边皱起了粗黑的双眉思索起来。

 一般来说,BETA会优先以搭载更高性能计算机的机体为目标。而如果计算机等级相同的话,相比无人机,它们会优先攻击有人机。

 如果遵循这一法则的话,单纯从时间上来看技术也领先200年的α-numbers的机体会被设为最优先目标是理所当然的。

 但同样是α-numbers的机体,为什么BETA要无视位于旧前桥市的十余台机体,而要以远方的King-J-Der为目标呢。难道那台机体上搭载着性能特别优异的计算机吗?

 但不管怎么说,对守备方而言,这一现象可说是求之不得。

 因为BETA们执拗地纠结着对一台拥有可以无视光线级集中攻击的防御力场的机体。

 即便那台King-J-Der的火力再怎么出众也好,如果它也像第一条防线的那些机体一样被无视的话,是绝对无法收获如此大的战果的。

 仗着它的活跃,横滨基地才能像这样仅凭基地外部防线来阻挡BETA。

 但这只是时间问题了。尽管α-numbers以大型种为中心,大幅削减了敌人的总数,但敌人原本的预计数是三万。如果α-numbers能够将理想化的发展持续到底——也就是将BETA消耗到五分之一,那横滨基地也得面对六千只BETA的侵袭。

 要用约120台战术机、支援炮击,还有基地内部的机械化步兵和警卫战胜六千只BETA并非易事。

 这时,传来了第一条坏消息。

「第二大队,苹果4号,苹果5号大破,苹果8号KIA! 挡不住BETA的压力了。防线被突破了!」

 一位年轻女管制官的声音让司令室的气氛为之一变。

 仅仅七十余台战术机在一波数百只BETA的波状攻击下死守着基地。如果突然有三台战术机脱离战团的话,这个缺口是无法被轻易补上的。

「让支援炮击集中攻击。第一第二大队借机后退,重新构筑起防线」

 田边很清楚这个指令有些近乎强人所难,但他依然不得不下达这一命令。防线一旦被突破,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重新构筑好的。但如果第一第二大队不尽他们死力的话,BETA终将攻到基地的大门前。

 几分钟之后,传来了又一个噩耗。

「A门前方,第三大队遭遇敌人!」

「主门,伊隅战乙女队遭遇敌人!」

 BETA终于攻到了保卫基地大门的最终防线前。









【2004年12月22日14时05分、横浜基地、主门前】

 香月夕呼直属的秘密特殊任务部队,伊隅战乙女队。其前身是编号为A-01的连队,但随着夕呼的失势,连队的规模骤减到了一个中队,当时剩下的唯一一个中队『伊隅战乙女队』也随之上位,成了正式的部队名。这支部队有着惨烈的历史。

 夕呼的失势和权限的削减,这些都直接给伊隅战乙女队带来了影响。夕呼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行使特权将部队送上战场,这给整支伊隅战乙女队造成了两方面的影响。

 一个是正方面的,而另一个是负方面的。但这两方面其实是表里一体的。

 正面影响是部队根绝了阵亡。因为不上战场,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战死。这三年来伊隅战乙女队的阵亡人数是零。与之一对比,此前部队从连队规模(108机)骤减到中队规模(12机)的现实仿佛就是梦一场。

 而负面影响更是源自于此。

 这三年来,伊隅战乙女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

 也就是说,在这三年来任职的卫士们,旧207A训练分队的五人:凉宫茜少尉,柏木晴子少尉,筑地多惠少尉,高原薰少尉,朝仓舞少尉,外加珠瀬壬姫少尉和白银武少尉,这场防卫战是他们初次踏上战场。

 11名卫士中有7名是新兵。别说精锐部队了,任何部队都不希望将新兵也算进战力之中。不管在训练中能获得如何的佳绩,训练说到底毕竟还是训练。

 表现卫士新兵们平均生存时间的『死之八分』这句话绝非恐吓。

 但现在横滨基地绝不会因为是新兵就加以优待。更何况她们的直属上司夕呼也不会如此宽容。

 结果,今天武一行七人就要向『死之八分』这道高墙挑战了。

「呼……」

 武已经不知道在驾驶舱中深呼吸了几次。

 通过视频资料目击武紧张的窘态,武所属的B小队小队长速濑水月中尉开口揶揄道。

「喂喂,你紧张个什么啊。其他新兵们倒还好说,你这样可不行啊。驾驶着「那个」,就决不能丢丑出羞」

「是,是,我明白」

 武强打起精神回答道,却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当然,这绝对不是武者们奔赴战场之前的激昂的表现。

 伊隅战乙女队的战术机基本上都是用联合国的标准色——蓝色涂装的『不知火』,但武却是一个例外。

 武所驾驶的是一台漆黑的『武御雷』。

 这是武最爱的女性,御剑冥夜某一天和爱刀『皆琉神威』一起托付给他的机体。三年前还一无所知的武,现在已经明白这台『原本是紫色』的武御雷对于帝国而言究竟代表着什么。

 但就算他明白这一点,他也没有选择不乘上这台机体的选项。冥夜是这么说的。「我有东西要托付给你」。而武的回答是,「我明白了」。

 让一个身份无比存疑的联合国军卫士驾驶武御雷。

 这个决定究竟有多么出格,或许武现在依然没能明白。

 冥夜送给他的,所以是冥夜的东西。但这是冥夜托付给武的,所以是武的东西——但这台『紫色的武御雷』,决不是一件如此简单就能分清归属的物事。

 把武御雷送给御剑冥夜的那位大人物,究竟在明在暗付出了多少努力才为武争取到搭乘许可,而不是以不敬之罪被拘谨,武是不会明白的。

 最后,为了尊重那位大人物的意愿,终于同意让武来搭乘那台武御雷,但围绕机体的涂装又引起了一番大争论。

 维持最高位的『紫色』,那当然是属于议论范围是外。那么是涂装成直白的UN蓝色呢,还是涂装成一般斯卫卫士的黑色呢,意见被分割为这两派。

 不管怎样都留有问题。如果涂装成UN蓝色的话,看起来就好像是联合国提供了这一台武御雷一般,但如果涂装成黑色的话,人们又不免认为武隶属于司卫军。

 有一部分人甚至真的提出了这样的方案:以文件形式将武编入司卫军,然后将其「委派」到联合国军。

 但最终却变成了这样。武依旧是联合国军人的身份,机体却被涂成了黑色。

 没有一个爽快的判决。正因为没有,才给人一种很强的纠结感。武直属于联合国军的夕呼,但这台武御雷究竟是何处出产却只字未提。

 因此武在这个横滨基地颇有些名头。获准驾驶武御雷的新兵卫士。这如果还无法成为话题的话反而显得奇怪了。

 武每次做实机演习时都会招来好奇的围观,但今天却是一个例外。

 R-Blade改良特装型,VF-19圣剑,还有EVA初号机F装备。

 好奇的目光全被这三台正体不明的机体吸引走了。

 凭着神秘动力在空中漂浮的R-Blade改良特装型。

 能够三段变形,拥有现有战术机难望项背的机动力的VF-19。

 还有比战术机的平均大小大上一倍,虽说是机械,但却在某些地方体现出一种生命感的EVA初号机。

 和这三台机体相比,武的武御雷只不过是一台「有些稀罕的战术机」而已。要是武自己不被初战的紧张感所束缚的话,他一定也会用充满好奇的眼神注视着它们的吧。

 武又深呼吸了一回。这时,中央作战司令室的凉宫遥中尉通过公用频道发出了通信。

『外部防线被突破了!主门前也有BETA接近。数目大约为100。没有确认到光线属种。请各位加以处置』

「都听到了吧? 让我们苦等了近一个小时,一定都已经无聊起来了吧。你们给我把积压至今的郁闷全部发泄在它们身上去!」

 收到凉宫遥中尉的报告之后,伊隅满上尉向全员发号施令。

「「「了解!」」」

 回应她的是九位战乙女和一位男性的应答。

 接下来,满对在场的三位外部战力说道。

「戴森中尉,巴兰卡曹長,碇。虽然诺亚上校给予了我对你们的指挥权,但说实话,我对你们的技艺和机体的潜力几乎是一无所知。
 所以我只会对你们下达一些大体上的指示。基本上就交由你们各自的判断」

「了解。敬请期待吧。响应美女姐姐的期待是我一贯的做派」

「了解咯」

「是,我明白了」

 一下子就轻佻起来的勇,回答有些脱线的阿拉多,最正经的回答则是来自并非军人的真嗣。这实在是有些让人绝倒。

 虽说前线有前线的作风和规章,但如果这支伊隅战乙女队更重视纪律一些的话,他们的回答难免会引起一番口角。

 但满从刚才的回答里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了他们的个性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细节问题的时候了,BETA已经出现在了她们的目视范围之内。

「那就让我期待一下吧。它们来了,全机投入作战!」

 中隊長,伊隅满上尉一声令下,横滨基地主门防卫战的大幕就此拉开。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喜欢深夜出没的LOLI控(误)怪蜀黍(特大误)

TOP

GMT+8, 2017-6-23 06:13, Processed in 0.093009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