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七话(最终话)—开战前夜】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七话(最终话)—开战前夜】

第七话(最终话)—开战前夜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那个女人已经逃跑了就说明战斗又要开始了。所以……”
小由理将灯光照向墙壁。
“每人从那里面选择自己喜欢的武器。”
那里并排放着无数的武器。
那就像是RPG的武器选择画面一样。也有种看着世界各地战斗的历史的感觉。
“因为我是贤者,就用法杖吧。”
“怎么可以拿那种玩具样的东西。你拿这个。流星锤。”
那是由带有无数的刺的铁球和手持的锁链相连组成的武器。
“我拿不了这个啊!”
“拿着。用这东西朝那女人的头打下去。”
“好暴力!!!”
那个女人最大的威胁便是突然缩短距离的高速度。
我所选择的是3米长的长枪。
“枪啊。也可以进行牵制,确实感觉比较有用呢。”
“不过我没有能用得好的自信……话说你准备拿什么?”
“我?我呢……”
小由理拿起的是有点朴素洋风的剑。
“为什么只有你拿那么普通的东西啊。”
她又拿起了一把日本刀握在手里。
“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了。”
“小由理会用二刀流吗?”
大山问道。
“在我的脑海里能做到。”
“那还真是完美。”
“哎哎、那样就会用了吗!?”
“那么,出发吧。照明就由大山你负责吧。”


-------------------------------------------------------------


由小由理带头,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开始往回走。大山边用手电筒照着前面的路边跟着她。我在队尾保护两人的背后。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目标不是打败那个女人,而是逃到地面上去。不要忘记了。”
“要是不出现的话就万事大吉了。啊啊,拜托不要出现!”
我们每人都拿着武器。
就像是真正的RPG地窖探险一样。
嗖、一阵风声传来。
当!伴随着紧接而至的金属撞击声,难以置信的情景出现在了眼前。
小由理正和那女人短兵相接着。
“呜啊!”
双方的刀刃正最大限度地压迫着对方。
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这是机会。
我架起了枪,刺了出去。
那家伙蹬了一脚地面,跳向了后方。
我们之间的距离被一下子拉开了,而她则融入了黑暗之中。
好夸张的跳跃力……
“大山,赶快找!”
“嗯、嗯!”
大山将手电举过了头顶,照向了深处。光线上、下、左、右地移动着。
“不在啊……”
沙、背后传来了声音。
不可能!
我转过身将枪胡乱刺了出去。
那女人又消失在了黑暗里。
现场弥漫着异常紧张的气氛。我握着枪的手一下子被汗水湿透了。
下一个被瞄准的是大山。
她就像是幽灵一样出现在了大山的腋下。
“头,打她的头!”
“嗯,呃啊!”
大山狠狠地挥动起了流星锤后,被铁球上的刺刺到自己的背自残了。
我和小由理挤入了他们来两人之间,再次将那女人赶入了黑暗之中。
“快跑吧!”
小由理跑了起来。
扔下了武器,大山只拿着手电筒跑了起来。
我也一边向后挥舞着枪作威吓一边跟着他们。
终于到达了梯子。
我紧盯着黑暗之中,催促着他们。
确认了他们两人已经到达了上层之后,我一口气爬了上去。
“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呢。”
小由理立刻又跑了起来。
“啊!”
大山的悲鸣。
手电筒掉到了地上,前方变成一片黑暗。
我和小由理背靠着大山把他围住。
“大山,没事吧!?”
“手、手腕被……”
“好像被砍掉了,另一只手没事吧?快捡起来!”
“怎么这样!”
“要是失去手电筒,我们就完蛋了啊!?”
我让枪的头部紧跟着那女人。
选择长柄的武器真是太正确了。这样她就没办法缩短距离了。
正当这时,那女人停下了脚步,挥了下手。
是空气被切开的声音。
她投掷了什么!?
当!
伴随着那声音在空中旋转的是一把小刀。
小由理用两把刀保护了我。
“……!?”
一瞬的动摇。
不可以放过这个破绽。
在小由理退下来的同时,我架起了枪向前冲去。
我伸出了手腕。只是一点点,我感觉到了刺到肉的手感。
但是,那女人已经不见了。真是像瞬间移动一样的速度啊……
“走吧!”
小由理立刻拉回了我。


-------------------------------------------------------------


每次那女人从黑暗中偷袭我们的时候,我和小由理就合力将她赶回去。
小由理的身体能力还真是高得让人惊讶。要不是有她,我肯定会被很简单的近身并干掉吧。
多亏了小由理弹开投掷,以及我用枪牵制不让她近身,我们现在才仍能这样站立着。
我们继续保护着已经负伤的大山,而大山也拼命用手电照着前方的路。
体力自不用说,精神上面我们也已经很疲倦了。很多次都好像要失去知觉。
感觉我们与来的时候相比走了一百倍的路程。
对我们来说就是那么漫长。


-------------------------------------------------------------


突然眼前被一片光芒所笼罩。眼睛好痛。
以近乎梦游的状态穿过了作为哨戒所的房间。
我们现在身在树林之中。
从树与树的间隙之间看去正好是日照当头。现在是正午啊。我们到底潜入地下多久了啊……
三人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就算这样我和小由理还是架着武器注意着四周。
小由理的制服已经被砍得到处都是裂痕。就算如此她还是一直挺身走在最前面吗……
“一口气冲下去!”
小由理说道。
我点了点头。
我们飞快地向着学校跑去。之前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


“终于……活着回来啦!”
刚到达了学校前庭,大山就扑倒在了地上。
“手腕怎么样了?”
“在……总算是接上了。”
他把一个手腕提起来给我们看。那个袖口已经开裂了,被血染得鲜红。
“做的很好……照明师。”
小由理好像也到达体力的极限了,将已经用得破破烂烂的两把刀扔在了地上,仍然站立着。
“嘛、这样就不用怕被关在那黑暗之中了吧……”
“是啊。到了这里应该就安全了。”
“……太肤浅了。”
一阵寒气袭来。
我们向上看去。
沿着教学楼,在楼梯的上面,那家伙逆光站在那里。
“真是、非常烦人啊。”
小由理瞪着她。
又必须要战斗了吗……
那样的话,我必须要保护她……
小由理已经伤痕累累了……
那女人跳了起来。
向着已经手无寸铁的小由理。
竟然这么无情。
我呆呆地……
当!
兵刃相接的声音。紧接着那女人令人难以置信地滚到了地上。
在我们和那女人之间……天使站在那里。
手上驾着handsonic。
“呼……走吧,日向君、大山君。”
“……哎?”
刚才,小由理确实是笑了。
浑身伤痕累累地向我们笑着。
这也在她的计算之内吗……?
只要到这里天使就会出现,而且只要手无寸铁的话天使就会保护我们……
“哎,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问了快点站起来吧。我们就借此机会去寻找查和野田吧。”
我抓住了仍处于混乱状态的大山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我们的身后很快就传来了刀刃相拼的声音。天使和那女人的战斗开始了。


-------------------------------------------------------------


“我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在前面的小由理一边跑着一边向我们说道。
看吧,她还残留有体力。之前是在装累来博得天使的同情。
“什么啊!?”
“成立以向神复仇为目的的战线。”
“战线!?那是什么。”
“战斗组织哦。”
“谁会加入那种东西啊。”
“你和大山君,查和野田君。这已经足够称之为组织了。不,还会增加的。”
这家伙这么说的话就一定会的吧。我这么觉得。
是的。这就是小由理。不这样的话就不是小由理,我也就不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真是的。
“大山君也没有意见吧?”
“不加入的话就会变成独自一人的吧!?”
“是呢。”
“那么,加入,嗯。”
“还有,大山!不用再用手电筒照着脚下了。”
“呜哇,是啊!!”
总算注意到了,大山扔掉了手电筒。


-------------------------------------------------------------


野田正趴倒在草地上。
被查抓住打晕后,被一直扛到了地面上。
“太弱了……”
“不,我觉得是这家伙太强了唉?”
重新审视一下,查的强壮体格还真是很大的威胁。
“比起这个,听我说,查。”
“又是一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的表情啊。”
“是呢。非常有意义哦。成立了一个叫死后世界战线的组织。”
已经成立了吗。另外那名字是怎么回事。再好好想想啊。稍微动点脑筋。
“呵,为了什么?”
“当然是向强加给我们不合理的人生的神复仇了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光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拥有同样的意志的同伴是必须的。所以就成立了”
“能让我加入吗?”
“已经加入了啊。倒在那里的那位也是一样。”
“这样啊。喂,快起来。”
野田被查踢得翻了身。真可怜。
“呜……这里是、什么地方……”
像是呻吟一样的声音。
“死后的世界哦。”
小由理站到他的正上方回答道。
“还没有结束吗……”
“才刚刚开始哦。”
“什么东西……?”
“死后世界战线的战斗。”
“那是什么?”
“反抗神的组织。你已经是里面的成员了。虽然很弱。”
“我才不弱!只是因为那家伙太卑鄙了!”
野田猛地坐了起来,指向了查。
确实感觉那家伙为了胜利什么都做得出来。
呵呵呵,只有查笑道。你是战线最强的王牌。肯定没错。
“不过,野田君为什么要逃跑呢?”
大山很好地把握了自己的角色问道。
“这次好像是误认为你们两个是一对了。”
查说道。
我们两个?小由理和我互相望着。
“对,就是你们两个。”
“哈啊啊啊啊啊啊!?这怎么可能啊,到底是怎样产生这种看法的啊!真搞不明白!”
“就是!”
我们强烈抗议道。
“不过,那个时候你们两个之间感觉很不错,会这样认为也是没办法的事。”
“大山你也是的,在说什么啊,混乱了吗!?要不要把回复药水从你头上浇下去!?不过没有药水就用拉面的鸡骨汤吧!”
“不不,不要了啦。”
“不过,为什么要因为那个逃跑呢?”
“真是愚蠢的问题。”
“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由理仍不放过查。而查只是微微笑着而已。
“好吧……”
不知什么时候野田斜撑着武器站在了风中。
“我野田,将成为你的利剑。”
不知向哪里远望着说道。
这家伙是笨蛋……我们三人的思维在此刻重叠在了一起。
“顺便说一句,马上要对付的对手是你所逃出来的地下的BOSS哦。”
“……!?”
他的脸抽搐了起来。
“进、正如我所愿……”
“咬到舌头了。”
“咬到舌头了呢。”
就这样,战线顺利地结成了。


-------------------------------------------------------------


小由理、大山、查、野田、还有我5个人潜伏在教学楼的影子中。
广场上天使和那女人互相拼着武器,交织出前卫的乐曲。
“另一个女人是什么怎么回事……刀刃从手腕长出来了?”
野田瞪大了眼睛。这样啊,这家伙第一次看见她。
“是天使哦。”
“天使?怎么可能……”
“在这个世界是存在的哦。”
只是这样解释根本不可能明白,但是小由理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
“这是什么级别的战斗啊……”
她咬着嘴唇、紧紧注视着战斗。
那女人跳到了天使胸前,天使则用handsonic回击。那女人用剑去防御,但力量没法全部吸收,倒退了几步。双方就这样一进一退地来回着。
“天使在力量上有优势,速而度上则是那女人领先。无论哪方都是压倒性的,所以战势奇迹般地保持着均衡。”
“这样的话,之后就是体力上的胜负了吧。是看谁先撑不住的消耗战啊。”
查摸了摸下巴。那里要是长满胡须的话想必他就会变成很有威严的角色吧。
“但是,一边是天使,一边是最终BOSS唉?体力不是无限的吗……?”
野田的意见非常有道理。
不过,这样子隐藏起来密谈真是非常有组织的样子。
“那已经是我们人类望尘莫及的争斗了啊……我们只能这样子旁观而已了啊……”
“这可不行。”
我们的公主殿下交叉起手臂说道。
“当我们的战线登上顶峰的时候,她将会收入我的囊中。”
“虽然这么说,有什么方法吗?啊,是说考虑这个是我们的事啊。”
“没事,这次你是执行部队哦。”
什么时候分的部队!?
“参谋当然是身为领队的我。大家,按照我的指示行动哦。”
小由理用一副唯我独尊的表情环视着周围,没有人提出异议。为什么?Why?
只有我有不好的预感吗?
“查和野田君,你们去帮天使。”
“可以干掉吗?”
“不行。更何况你们去帮忙天使也只不过是拖后腿而已。”
“不要小看我,小由理。”
野田不知什么时候扛起了武器,像是作长戟的制品说明的模特一样地站着。
好像是在表现自己一样……不过对方是小由理啊。你到底是看上小由理哪边了?像她那样连一点点女人味都没有的家伙……?到底感受到什么魅力了?告诉我啊。
“啊啦,不错,就是这种气势哦。就保持这样和查、天使一起把那女人赶到教学楼的墙壁边上。”
“嗯,了解。”
查从肩上卸下了大山之前掉下的流星锤。扛着这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流星锤现在也流露出非常狂暴的气息、感觉无论敌我都要全部血祭的样子。
“我、我呢?”
躲在那两人身后的大山战战兢兢地问起自己的任务。
“大山君站在远离战场的地方负责传信号就行。那女人被逼到教学楼边上时把手举起来。不过相对教学楼的x坐标要和那女人保持一致。你是我们能看见的唯一目标。”
“嗯……你们两个去哪里?”
“故事的高潮将会在它的起点结束。你不觉得很美吗?”
小由理回头给了我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恶魔的微笑。


-------------------------------------------------------------


我们在楼顶上。
理所当然地跨过了栏杆。
我的手上握着小由理给我的两把刀。
微风吹拂。不再吹得强一点的话,脖子上流下来的令人讨厌的汗是干不掉的唉?
“这里已经很令人怀念了呢……不觉得吗?”
“我感觉定期就会造访这里的说……然后定期”
“尝试飞翔呢。”
“是被你踢下去的啊!谁会去做那种疯狂的事啊!”
“好气势!真是相当可靠啊。”
“你来干啊!”
“你连这种事都要女生来做吗?”
“再说这太胡闹了啊!这种事谁都做不到啊!”
我强烈抗议道。
但是小由理一脸若无其事地说。
“对我来说不可能。毕竟没有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过。”
“我也”
没有啊!正要说出口,我把话咽了下去。
有……
我掉下去过……
“都让你试了多少次了啊。已经可以直到最后的着陆点都保持睁着眼了不是吗?”
怪物……
出鬼了……
这一定是读心术……
现在,名叫小由理的幽灵正盯着我……
不然的话,我一生都不可能感到如此脊背发凉过……
不,那个一生已经完结了……
那么我也是同样的存在……
这家伙是认真的……
难道她连这点都计算到了吗……?
会有必须要我从这里睁大眼睛跳到地面上的一天到来这件事?
不对!这家伙总是横冲直撞的,这只是巧合而已!
我可不会成为只是随意使用的道具!
那种事怎么可以忍受!
“On your mark……”(注:各就各位)
小由理诵起了令人害怕的咒文。
“等等啊,你……”
向远处俯视,能看到在广场的中心猛挥着手的大山。
“不等。Go!”
被踢了!
我失去了立脚点,在重力的作用下,从15米高的屋顶向地面直线掉了下去!
我努力睁着眼。
着陆点一点点接近。
在那里的是被逼到墙壁的女人的背。
我直到最后都没有松开手中的刀。
只是。
只是这样而已。

嗞咻——————————————!

在压倒性的偷袭下……我把那女人一刀两断了。
当然我也不是毫发无伤。全身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但是,我必须要宣布自己的胜利……
乘意识还在……
这就是这次的作战……
从相遇的那天开始、死后世界战线的、最初的行动……
必须要完成……
视线在摇晃。很快周围开始变暗……
“喂,女人……是我的……胜利……”
干得好,我。
Shut down.


-------------------------------------------------------------


“你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纯白的天花板。
又是校医室……结果又回到这里了啊……还真是在起点完结啊。
不同的地方只有一个。死后世界战线成立了。
原来如此。这是为了它而存在的故事啊。
伤口好像已经愈合了,感觉不到疼痛。
能动了。这个世界好厉害啊。
坐起身来,我发现那女人全身绑着绷带躺在旁边的床上,被小由理等战线的成员们围住了。
天使已经不在了。
“你是怎么获得现在的战斗力的?”
“……”
是因为那女人受的伤比我重得多吧,身体还动不了。虽然质问一个个涌向她……
“说什么了吗?”
我向形影单薄的可怜的大山问道。
“啊,日向君,你醒了啊。太好了!好厉害的一击呢!”
“不要让我想起来。要我来说那是事故,不,是事件。话说,知道什么了吗?”
“那个,她根本什么都不肯说唉。”
“要我撬开她的嘴吗?”
查瞅了瞅小由理,但是小由理摇了摇头。
“不是已经濒死了吗。喂,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哦。”
小由理把脸凑上去和她正对着。
“是的,你所想的事情我非常清楚。所以,把向神复仇作为目标,成为死后世界战线的一员,尽情地发挥你的力量吧。”
事情怎么会那么简单啊……
嗯。
那女人点头了!
“等等啊,这种身份不明的家伙什么都不问就把她当做同伴可以吗!?”
野田代替了我的吐槽。
“不去过问过去的事。这就是我们战线的准则哦。”
黑暗的组织啊……
“是呢,我的过去也没有和谁说过。”
是啊,大山!虽然那女人我很在意,但是对你所背负的过去也非常在意啊!
“向将这些命运强加给我们的神复仇,只要有这样的意志就足够了。”
确实。我的过去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啊……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去,但还是想要封印起来。
“不可以搞错敌人哦?敌人只有一个,那个可以从手腕长出刀刃的,这个死后学园的学生会长、天使哦。”
“……”
她听到了吗。一直盯着天花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想……稍微静一静呢……”
嘴唇微微动了动,发出了干涩的声音。
“静一静?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了呢。好好休息吧。你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要是天使来袭的话我们会保护你的。”
那女人听了那句话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为什么?”
这么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你已经是我们战线的成员了。是重要的同伴哦”
“同伴……同伴是指这样的东西吗?”
“啊啦。好像第一次知道啊。”
“多谢……能那样的话帮大忙了……我先休息一会……”
“在那之前把你的名字……我说,啊。”
一瞬之间就睡着了。已经能听到呼—呼—地呼吸声。
“看来要比我度过了一个罕见得多的人生啊。”
查悠闲地说道。
比你那罕见的人生更加罕见,那不就是天文学程度的稀罕了吗。那样的人生,我根本无法想像。
但是,看到了刚才这个女人和小由理的交谈,以及现在暴露给我们的无防备的睡脸,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可以相信她了。
明明之前仍在重复着那么壮烈的拼杀……
这平和的氛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已经可以说是异常的杀意被小由理化解了。
我把视线转向小由理。
我说,小由理,你果然还是很厉害吗?你难道身负连这种强的像怪物一样的敌人都能拉做同伴的资质吗?
拥有着奢华的身体,年级里无人能比的美女。
不,并不是表面。
在那内心的最深处,埋藏着惊人的执念。
那成为了能将任何结果都变好的奇迹的力量的源泉。
那么,小由理。你到底有多憎恨神?度过了多么悲惨的人生呢?
“必须要先设立本部呢。”
交叉起手臂,她的下一个野心又高涨了起来。
“宿舍房间不行吗?”
大山问道。
“太窄了不是吗。从今以后战线的成员会逐渐增加的哦?而且舒适的地方比较好。作为领队的我希望能有个可以仔细制定作战、下达指示的舒服的座位。”
“这样的话,只有那里了呢。”
小由理点头同意查的话。
“校长室。”
两人同时说道。
“校长室?那校长该怎么办?”
很好,大山。特意问这种谁都会最先想到的问题就是你在这个战线的工作。
“活埋吧。”
“哎哎——!”
“不能牺牲什么罪都没有的人哦。就给校长在职员办公室准备个位子吧。”
“但是,那样占领校长室的话天使不会放任不管的吧?”
很好,大山!多么正中要害的质问!
“所以要把校长室改造成天使也无法进入的安全地带。”
“怎么做……?”
“比如暗号。说不出的天使会去敲门。”
“嗯……然后?”
“咚————!!天使被砸个稀巴烂”
“好暴力!”
“嘛,不做到那个地步的话,能把天使‘咚——!’地打飞的陷阱也可以。”
“也就是说那是我的工作吧。”
怎么想都是这样。力气活是查你的工作。
“不,我倒是想要你做这个。”
小由理立起了握着的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了解,那只有我能做。”
“希望能准备足够的数量。能让大家作战的。近身战多半是赢不了天使的。”
原来如此。确实是战线啊。小由理已经开始向神发出了挑战。
“什么?怎么回事啊?”
只有不知道事情始末的野田被排除在外了。
“那么,校长室的陷阱,野田,就拜托你了。”
“我!?”
“真是的,要是敲门的话这家伙就掉下来,这样的可以吗?”
查指着野田说道。
“你要损我损到什么时候!?”
野田在这狭窄的房间开始转起战戟。
“嘛嘛嘛……”
噗咻!前去劝架的大山的眉间被切到了。
在这纷乱之中,小由理一直看着我。
视线接触在一起让人有些心跳加速。这样子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在想什么啊。一直沉默着很不自然哦?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
“那个,在这里会不会变成‘他们的战斗从今以后也在继续着……’这样的结尾呢。”
“为什么必须要变成那种完结漫画的样子啊!一切都才刚要开始啊!?战斗根本还没有开始。好了,你快和大山君去职员办公室给校长准备一个座位!”
“都说了……为什么要去做那种搞不懂的事情啊。会被奇怪的眼光盯着的……”
“教师也不是人类有什么关系啊。”
“啊……那些家伙也是NPC啊。”
“恩劈西?”
“Non-player character。不根据人的想法行动的家伙。”
“这总称真不错。就用他吧。那么,我宣布我们死后世界战线的下一个行动。在不打扰NPC的情况下强夺校长室!”
“已经矛盾了唉!”
“什么?”
“不要这样满脸微笑地问啊,会变得就算不愿意也去挑战那矛盾的。”
“很好。那么……”
小由理深吸了一口气。
“行动、开始————!”
小由理的声音在校医室回荡。
唉。这一定是梦。
是梦的话快结束、快结束、快结束!
我在心中重复道。
“怎么了,日向君?”
不过……
“没事,只是有点头晕眼花。没关系的。”
这是现实。
死后的、现实。
无论是矛盾还是什么都能理解的最棒的现实。
“这样。那太好了。不过,校长的座位该怎么准备才好?我根本想不到啊。”
过去已经完结,未来才刚刚开始。
这以向神复仇为目的的、战线的故事。
“没关系,那家伙想出来的事情,总有办法能实现的、交给我吧。”
“哦~感觉好可靠啊。”
我要见证这场战斗到最后。
虽然在这不存在时间的世界里,那一天也许永远也不会到来……
但毕竟担任领队的是你,小由理。
无论是怎样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的吧。
“那么,走吧,大山。”
“嗯!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续接TV动画「Angel Beats!」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看完TV动画以后一直感动的无法言语,小说的剧情不知道是否和动画一致。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TOP

GMT+8, 2017-6-28 20:21, Processed in 0.046102 second(s), 9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