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三话 四年前的因缘(胜平)】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三话 四年前的因缘(胜平)】

第十三话 四年前的因缘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台词色彩:
藤林椋
柊胜平(注:因为剧情所需,此处源用日版姓氏“柊”)
冬木
工作人员
四年前
正文:
“胜平,今天是应该面对未来的一天啊。”
椋一边排着塔罗牌一边笑着说道。
我感觉到……我的脸颊抽搐了一下。
“怎么了?脚痛吗?”
“啊,不,没事没事。手术之后感觉一直很好,今天
  的康复训练也要加油呢,啊哈哈。”

我试着用笑来掩饰脸部的僵硬。
最近我渐渐知道了一件事。
最初认为那只是偶然的吧……下一次时就想,是碰巧
的而已吧……再下一次时又想,是故意的吗……。
可是,结果什么也不是,答案很简单。
椋的占卜……占不准……
我向窗外远处眺望。
“今天是不能想象将来的一天啊……”
“呃?你说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啊。”
“是吗。那么也差不多该去进行康复训练了吧?”
“嗯,对呢。为了早点可以自己走路,
  不加油不行呢。”

我支撑起身体,伸手去拿靠在床沿的丁字拐。
椋扶着我站起来。
“谢谢。”
“来。”
到康复训练室这段路由我自己去走,这已经成为
我每天康复训练的一环。
椋也知道这一点,如非必要她也不会出手帮助我。
我在椋的守护下,撑着丁字拐慢慢地
在医院走廊上走着。
“柊…胜平……?”
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是女性的声音……
“哎……?”
我和椋转身看去。
站在那里的人是位白衣天使
……是康复训练中心的看护师。
为了活动方便,她的长发扎成马尾辫,
可我并不认识她。

“你是柊胜平,对吧?”
“嗯,嗯,是的……?你是?
  难道是负责我的新看护师?”

“什么!?你……你不会是……忘记我了吧……?
  还是说,你故意在装着不认识我?”

“啊……?……??”
“呜~哇—……真的忘记了啊……
  光是想想就气死我了~”

“这个,那个……你是谁?在哪里见过吗……?”
“……明明就是你,四年前,夺去了我重要的东西就
  那样逃走了……”

“!!?”
虽然不明白她的话,
可刚才,她好像说了很危险的话。
我战战兢兢的看向旁边。
“怎么了吗?”
我转过头来看见的是椋的笑脸,纹丝不动的笑容。
非常……恐怖……
不快点离开这里的话……
“呃……那个,得,得去作康复训练了,
  先走了咯,再见!”

“哎呀,那正好,我也正要回训练室去呢。我今天开
  始在这里当保健师哦,我去和上面的人说说看,看
  能不能由我负责你的康复训练吧。”

呜哇哇……这,这个人怎么了啊?
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真的很可怕啊。
椋什么也不对我说的时候是最可怕的……
“好啦,走吧。”
“哇,哇,等……我一个人可以走,不用扶着我的
  肩膀……哇,呜哇。”

椋她,椋她在看着的啊,别贴我那么近啊—
------------------------------------------------------------------
我进了训练室,在墙边的椅子坐下。保健师资格也没
有,看护师资格也没有取得的我,只能看着,看着胜
平努力的身影。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我觉得着急的事情……
……胜平和刚才遇见的女子边说话边努力的进行着
康复训练。
“你接受了快速冷冻手术了吧?
  那还会再次跑步吗?”

“那不可能的啊,不管怎么恢复到可以运动的程度,
  已经放弃跑步太久了。”

“也是呢,能保住双脚已经是万幸了呢。”
“对啊,听说不影响正常生活呢。”
“那康复训练可要加油啊。来,扶着这个双杠来回
  走三次,慢慢地也没关系。”

“嗯。”
“说起来……你的康复训练计划真是十分严苛呢?
  勉强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哦。”

“不会,我想早点可以走路,用自己的双脚走路,
  把东西交给对方。”

“很重要的东西?”
“嗯,非常重要。”
如果有取得资格的话,在那里和胜平站在一起的就是
我了吧……
可是……那个人对胜平来说是怎样的人呢……
好像有提到四年前呢……我所不知道的胜平,那个人
知道……
我很在意……
……难道会是以前的女朋友……!?
“坐在你身边,可以吗?”
“咦?”
我被突然的搭话吓了一跳。
刚才明明还在胜平的旁边的呀。
“嘿哟。”
那女人没等我回答就坐下来了。
“重新自我介绍,你好,我姓冬木。”
“你,你好……我是藤林。那个……不在胜平身旁作
  支援没问题吗?”

“嗯—其实是不行的,不过没关系啦,
  要是再那样粘着柊君的话,说不定你皱起的眉头就
  放松不下来了。”

她边这么说边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我慌忙用手遮住额头。
脸上在发热,我的脸一定红得很厉害。
“啊哈哈哈,真是可爱得反应。
  你很适合被戏弄一下下呢。”

“呜……呜呜~……”
“你,是柊君的女朋友吧?”
“啊……呜……那个……是的。”
结果答得语无伦次。就像是很没有自信似的,让我
觉得很难为情。
“……那,那个,冬木小姐……”
“嗯?什么?”
“冬木小姐是……那个……过去……
  和胜平是什么关系啊?”

“第一次的人♪”
片刻都不用考虑的回答。
听了这个回答,身体里涌起一种讨厌的感觉。
明明不冷却像是全身起着鸡皮疙瘩那样无法言喻的
不快。
喉咙像痉挛似的,一时间说不出话,喘不了气。
进而双眼发热。
“啊—假的假的,对不起,不要一副快哭的样子,
  好吗?”

冬木小姐慌了,连忙双手合十道歉。
“我说的第一次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啦。”
她边这么说边把视线移向胜平,流露出很怀念的
眼神,嘴边浮现微笑。
“想听吗?以前柊君的事……也就是和我的因缘。”
我默默点头。
冬木小姐看着胜平……突然,脸上露出了好像在鄙视
什么东西一样的扭曲笑容。
“没错……四年前……他从我这里夺走了很多东西啊
  ……”

----------------------------------------------------
我在双杠的正中央休息的同时看着那两个人。
……嗯……椋和冬木小姐究竟在说些什么呢……
“可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冬木小姐啊
  ……”

四年前……那时我还很年轻啊—
那时候我的脚完全没事,跑步的记录正突飞猛进中。
秋天的新人赛,我在出场前上了一下洗手间……
可那就是我失策的地方了……
回到集合地点时大家都不在了。
在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徘徊不定的时候,看见
有个像是在找人的工作人员,于是便和他说话了。
工作人员看见我胸前的写着名字的号码布后,立即
拉着我的手……

“总算找到你了。好啦,冬木,
  不快点的话就开始了。”

“呃……?冬木……?”
“嗯?啊,号码布反过来了呢,不过没时间了,
  就那样吧。”

“那,那个,等……咦?我是……”
“好啦,快点快点。”
“哇,哇哇哇,去哪里?我,我快要出场……”
“对啊,出场了,好啦,快点啦。”
----------------------------------------------------------
“唉,上洗手间结果迷路的确是我自己迷糊……”
冬木小姐像是在鄙视过去的自己,自嘲地笑了。
“总算回到赛场的入口了……然而这时听到了广播:
‘4道的冬木选手刷新了大会记录’……那时啊,
  简直有一种‘等一下,那现在在这里的我算什么
  啊’那样的感觉啊”

她低着头,眼睛被浏海遮住,肩膀在颤抖着。
“慌忙回到赛场时,在那里和柊君相遇了……”
冬木小姐看了看胜平,叹了口气。
“最初以为他是女孩子呢……唉,现在也很难分辨
  出来就是了。那时他大概是从大家那里逃出来的,
  非常慌张的样子。他看见了我的号码布,注意到
  上面的名字,忙说了声对不起跑掉了,这边却完全
  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她又大大的叹了口气。
“明明没有跑,却站在颁奖台的顶端,
  真是屈辱啊。”

“是、是啊。”
面对她激动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勉强
应和着。
“可是啊。”
冬木小姐猛地抬起头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要说更屈辱的是,之后啊!周围的声音!”
“那,那个,发,发生了什么事吗……?”
“-_||……‘咦?不是应该更可爱一点的吗?’
  听到了这样的话啊……”

说着她的头突然无力的沉下去了。
看她那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
啊……不知怎么了,冬木小姐双手搭在椋的肩上,
垂头丧气的样子。
说起来,那时候也是那种感觉……
我在水龙头前擦汗的时候,她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走过来。

“喂,你啊!”
“呃?啊!真人!”
“什么真人啊!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啊,
  竟然代替人家出赛!”

“可,可那是没办法的事啊,
  是工作人员搞错了嘛。”

“冬木反过来看成木冬,柊?
  那样的事我才不相信啊!”

“啊—…说起来那人好像带着眼镜呢……”
“这也不能成为借口!我的记录该怎么办!”
“就算你这么说也……”
“唉……虽然我也以获胜为目标,可谁会跑得出那样
  快的时间呀—”

“那,那个,让我先擦擦汗好吗?”
“咦?汗?”
“嘿哟。”
“哇—等等!你打算在这里脱衣……咦咦咦咦!?”
“嗯?”
“啊……啊啊……那个……你的……胸部……
  不会太小了……?”

“……?可我觉得很普通啊……?”
“难道你是……男的……?”
“我是男的啊—!”

--------------------------------------------------------------
“唉……-_|||,被打败了……
  我以为那绝对是个女生的……”

“是,是那样啊。”
“看男生看得那么入神那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胜平的身体真的很漂亮啊。”
“唔~哼。”
听了我的话,冬木小姐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向我。
当我了解那是什么意思时,我又满面通红了。
“那,那个,不是什么奇怪的意思,
  那个,在病房帮他擦身体的时候,
  所以……那个……”

“啊哈哈,明白了明白了,
  所以不用那样拼命解释了。”

“呜……呜……”
“唉,那就是我和柊君的非常糟糕的相遇了。”
冬木小姐很怀念过去似的笑着说。
“顺带一说,从那以后,我看上了柊君。”
突然她用很认真的表情说出这么一句。
“呃?”
“经常在大赛上遇见,每次都会说很多话……慢慢的
  被他吸引住了。”

冬木小姐边说着边注视着胜平。那种视线让我感到
无法言喻的不安。
“顺带一说,我被甩了。”
“呃?”
“我被很漂亮地甩掉了啊。”
“…………”
“嗯?怎么了?怎么又一副想哭的样子?”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听到你被甩了……我,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听到快哭出来的我这么说,冬木小姐目瞪口呆的
看着我。
“啊哈哈,我有点明白藤林小姐能成为柊君的女朋友
  的原因了。”

“呃……?”
“我被甩掉时的话,你要听吗?”
-------------------------------------------------------------------------
“嘿哟……呼~……”
我在双杠的边上停下来调整呼吸。她们在说些什么呢
……
啊!椋她,椋她好像快哭出来的样子!
为什么呢……果然冬木小姐她……还在恨我吧……
本来冬木小姐对我的感觉,自从认识以来的就非常
糟了……而且……我还甩了她啊……
那个时候说的话……现在想起来,可能伤得她很厉害
吧……
“那个啊,柊君。”
“嗯?什么?”
“这次大赛结束之后我就引退了。”
“是啊,三年级了呢。”
“能和你见面的机会……没有了呢……”
“嗯—,也是,家离得太远了呢。”
“那个啊,要……打赌吗?”
“打赌?”
“嗯,在这次大赛,如果我破了你的记录……那时的
  记录……和,和我交往吧……”

“那是不可能的啊,要打破我的记录。”
回答时间仅需0.2秒。
……跑之前就宣判死刑了啊……
本来没打算要这么说的,
可想之又想,也只能这么说了。

结果她还是没能打破我的记录。
确实……要超过男子记录不太可能吧……
-------------------------------------------------------------------------------
“明明在大会上赢了的说,可就是不能发自内心地
  高兴起来。”

冬木小姐耸了耸肩,笑着说。
“那个……胜平他说话经常不经大脑……
  那个……”

“嗯,我知道。之后他有来找我啊,
  然后跟我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
“对,他说,不能和我交往。”
---------------------------------------------------------------------------------

“对我来说,喜欢上别人这种事我不是很能够理解。
  作为朋友的话是没有问题,可抱有朋友以上的感情
  的话,我……该怎么说呢,我很恐惧。”

这样告诉冬木小姐的时候,她脸上显得很惊讶。
我坐在她的旁边慢慢地说着……
我说出了我的成长经历,我是孤儿的这些事……

“孩子是男人和女人因为爱结合而诞生的,可却有人
  会把那孩子舍弃。
  我的身体里面就流着那种人的血啊……”

像是懊悔自己身上的血似的,我吐出了这样的话。
可是,冬木小姐用双手抚着我的脸,
把我的脸转向她。

“父母是父母,你是你吧?知道什么是反面教材吗?
‘啊,不想变成那样的人’那种例子。柊君不是很
  清楚自己身边就有自己不想变成的范例么?
  那样你一定能成为比谁都温柔的人。”

冬木小姐用非常认真的表情,像在呵斥我似的说道。
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
让我不禁感叹道:

“什么时候才会来临呢……
  我不再害怕会喜欢上别人的日子……”

“现在不能也没关系,
  总有一天会遇上你喜欢的人的。
  虽然,那个人不是我有些遗憾”

冬木小姐的眼角闪着泪光笑着说道。
---------------------------------------------------------------------
“就是这样,我和柊君就这样完了。
  唉,不小心让他夺走我的心了啊。”

说到最后冬木小姐清爽地笑了。
我的手放在胸前,紧握起来。
然后我低头行礼。
“……非常感谢你。”
“呃?什,什么?这次是道谢?”
“胜平他,他一定是被冬木小姐的话救赎了。
  我非常感谢你,我没想到你会告诉我这些事……
  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呢……我很高兴。”

“啊,啊哈哈,你果然是个好女孩呢。也因为这样所
  以连柊君才喜欢上你吧。”

“不,不对,我一点也比不上冬木小姐你啊……”
“啊,那我就抢走柊君啰。”
“不,不可以!”
看到我不禁大声叫出来的样子,冬木小姐笑了。
我满面通红。
“真坦率呢~再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呃?”
“柊君的康复训练非常刻苦吧?看来是很想早点可以
  用自己的双脚走路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
“……还在说着些什么啊……”
比预定的多走了一次双杠后,休息时我看了看她们。
调整呼吸的同时,我想起来了。
今天似乎是,应该面对过去的日子啊。
果然椋的占卜不准,可也不是什么坏事。
让我和非常重要的过去再会了。
“父母是父母,你是你吧?知道什么是反面教材吗?
‘啊,不想变成那样的人’那种例子。柊君不是很
  清楚自己身边就有自己不想变成的范例么?
  那样你一定能成为比谁都温柔的人。”

我有变得温柔了吧?
可是我还要变得更温柔。
然后,和喜欢的人并肩而行。
所以,首先是要让自己的双脚能走起来。
最后,把共同迈向未来的誓言和戒指一起交给对方。
                                        ──完──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GMT+8, 2017-8-24 07:42, Processed in 0.06440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