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一话 二人的回忆(芳野美佐枝)】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一话 二人的回忆(芳野美佐枝)】

第十一话 二人的回忆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故事紧接在美佐枝篇朋也那个“梦”的末尾
内容为美佐枝和芳野之间那段孽缘
还有在那之后美佐枝是怎么熬过来的
ioi麻枝,你好狠心啊>_相乐美佐枝
芳野祐介
其他
sence1 在教室

“你就是芳野祐介前辈吧?”
尽管我站在前面和他说话,弹奏着的吉他还是没有停下来。
“喂~”
我一把抓着琴柄,强行阻止他弹下去。
“……”
总算是从自己的音乐世界返回现实,他看着我的脸。
“…碍到俺了啊!”
“那么算是我失礼了,谁叫你一直在弹不停下来啊,
我可是很忙的。我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事啊?”
带着磁性的低音,脸长得挺俊秀的,的确很受女孩欢迎的样子,不过现在是生气了。
“去年你在校父纪念日表演中途突然跑上台让节目变成独唱SHOW
就因为你有这样的前科,所以今年特地事前来关照你了”

那个有前科的人默默地听着。
“要出来表演的话请好好地参加社团,以社团表演的形式演出,做不到的话就别演了”
“你这样说让俺很为难”
“什么为难?”
“俺想唱的时候就唱啊,到时想不想唱俺也不知道”
“啊…?不知道…?”
在我对这样的回答感到哑然的同时,对方又开始弹起了吉他。
“STOP!我还没有说完!”
我再次抓住琴柄。
“还有什么啊……?”
“你那样暧昧的回答能让我回去交待吗?表演就表演,不演就不演,你决定选哪个?”
“你这样说让俺很为难。俺想唱的时候就唱啊,到时想不想唱俺也不知道”
什么啊?这家伙还有语音重播功能?
觉得自己被愚弄了,我心里无名火起,
就像有意要再刺激我的样子,对方又再弹起吉他。
“这边才为难咧!演还是不演,除此以外的答案我都不接受!”
结果我忍不住大声吼出来了。
“……”
看来总算是明白我是认真的了。
芳野祐介的手停下来了,闭上眼睛开始考虑起来。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他再次睁开眼睛,面上露出决断的表情,
看着我说:
“你这样说让俺很为难。俺想唱的时候就唱啊”
(*译者注)
>v
0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飙了。
抓着那家伙后衣领离开了教室,就着样拖着那家伙哧溜哧溜地在走廊走着。
“哇,芳野前辈被女生拖着走耶”
“真敢做哪……咦?那是谁啊?”
“新任学生会长,叫相乐的女生啊……”
尽管被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我充耳不闻继续的前进,
最终来到的是轻音乐部的部室。在门前就听到了里面的鼓声和吉他声。形式地敲了敲门后,
我打开了门。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站在我面前的是,手中拿着吉他正在绝叫中的芳野祐介。
我看了看原本拖着那家伙来的手,已经什么也没有抓着了。
“人家为了你低头求人让你加入……”
身体自然助跑起来,
“你抢在前头搞些什么啊——!”
脚一蹬地,使出了龙卷旋风腿。
芳野祐介整个人连吉他华丽地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滑了一段距离后,他蓦地爬起来,盯着我这边看。
“什么啊,生理期吗?也不要迁怒于俺吗。”
我走过去,揪住衣领把他凑到我面前:
“这是因为你把我惹怒了好不好……”
“是俺吗?到底什么时候惹你了?俺和你才刚认识。”
“就刚认识的这段时间已经十分让我生气了……”
轻音乐部的演奏停下来了,也对啦,看到这么场骚动还能继续的话才不正常呢。
我,学生会长向轻音乐部的众人低头请求:
“一首就好,可以在纪念日发表会上让这个人参加吗?”
对方显然有些不太愿意的样子。
“大概,偶们的歌和前辈合不来吧。”
应该是部长吧,打鼓的男生战战兢兢的出来说话。
“歌?”
“或者该说是音乐性吧……”
“刚才不是合得来吗?”
“不。偶们不是要演出那种咆哮型的歌。”
“具体地说是要演什么类型的?”
部长口中列举出有名的是女声歌唱乐队,
确实,连我也知道,那些不是咆哮类的乐队。
那么,站在部室角落的女生就是女主音了吧。
“去年前辈们表演的是披头士那种类型的,要加入的话……”
还是不太明白,似乎那种咆哮也是一种不错的音乐吧。
“不能改成演出他那种类型的么?”
“现在开始练习的话怕是赶不上表演那天了。”
我挽起双手,想着该怎么办。
什么也不做的话,很容易想象得到当天轻音乐部表演的时候
那家伙象刚才那样从我手中逃出来,突然站在舞台上咆哮的样子.....
与其发生那种事,还是先让那家伙唱一首比较明智。
“那么,现在在练习的曲目就可以了,选一首让他来唱,行吗?”
“如果这样能令今年的表演平安无事的话……”
部长肯让步了。
“谢谢!”
虽说芳野祐介的问题是处理了,可我的工作还没有完。
试印的文化部表演节目表有没有纰漏,表演的顺序合不合适这些问题不认真检查清楚不行。
这个完了之后,负责维持当天秩序的风纪委员会还得出席……
一边脑里默记着不得不处理的工作,一边在文化社楼层间来回走着确认各种事情。
就这样,经过轻音乐部时听到里面传出吵闹声。
又来了啊……打开门,和预料的一样,芳野祐介和部员在发生争执。
部员们一个接一个的在投诉着。
“这个人负责间奏,却总是拖累着大家!”
“你才是呢,都没有紧紧的跟着节奏!”
我绕到芳野祐介的背后,掐住他的脖子。
“是不是这种紧紧的感觉啊?!不要就好啦!”
(*译者注)
这段实在不会翻...- -,在日语角求助也没有人回答......还好不是很重要的情节
原文:

0
“憋、憋死了…啊!”
芳野祐介反过来抓住我的手腕,很容易的就掰开了。
这时候我察觉到了,他和“那个人”不同。
和象女生那样纤细的“那个人”不同。
“怎么?弄痛你了吗?”
由于发呆的缘故,他担心起我来了。
“不……”
摇了摇头后,我寻思其它的解决办法。
不可以继续给轻音乐部添麻烦了,我抓着芳野祐介的手把他拉了出来。
“没办法留在轻音乐部的话,只好哭着去央求其他社团了呢……”
“哭着去求?为什么?”
“拜托!你也好好了解一下自己的立场吧,现在呀,你还想站在表演舞台上的话,
就只能靠人帮忙以社团名义表演的形式了啊!”

我拉着芳野祐介在各个文艺社团之间来回。
“可以让他在台上唱一首吗?”这样到处问着。
但是,哪个社团也因不想要那种没品的绝叫曲而拒绝了。
看来他的绝叫曲在这里满有名气的。
在后面跟着的芳野祐介大概是低头无精打彩的在走着吧,一句话也没有。
“不要那样失望啦。”
我转过头对他说。
“嗯?”芳野祐介露出诧异的表情。
连我都觉得自己像是个笨蛋了。
这个人本来就沉默寡言,而且根本不是会为这种事而失望的人种。
这就是我和“那个人”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吧。
“你才是呢,这样的为俺在浪费时间好吗?还有更需要你的人在,不是吗?”
这句话正好刺痛我的心了。
原来我正找人代替“那个人”来让我照顾……以此来填满我内心的空虚吗?
……不对。
没有人能够代替“那个人”,“那个人”是那样的单纯,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长处。
正因为是那样的人,所以我才会喜欢上他。
“送给你一首歌作礼物吧?”
毫无脉络可寻的一句话,我对它的意思很是不解。
他默默等我明白那句话的意思。
理解完了,又是一个让我发火的玩笑。
“不必。”
但是,他没有让步继续说:
“歌曲或许救赎不了你,但她可以支持你。”
听了后我觉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正是需要着一些什么去支撑我的心。
是不经意间暴露出来了吗?被发现了真是不甘心。
明明自己也拒绝承认这件事的。
芳野祐介从箱子里取出吉他,作好了准备。
他试了一下音准,从皮带上附有的迷你扩音器传出了悦耳的音色。
现在听到情歌的话,我不敢想象我会哭成什么样子。
太害怕了,我想逃离这里。
“One、Two…”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咕咚!芳野祐介被踢飞了。
“那种绝叫可以支撑人心么?”
“抱歉。这是俺第一次认真的感到抱歉,选曲错误了。”
“就你那品位啊,什么歌都一样吧!”
“这次没问题了。”
“我还要忙其它事情呢,你一个人自便吧。”
我丢下芳野祐介到楼上的学生会去了。
在上楼途中遇到了轻音乐部的部长。
“你辛苦了”,他对我点了点头。
本来打算就这样继续上楼去,但对方向我说话了:
“那件事后来怎么了?”
“那件事……芳野祐介?”
“嗯。”
“去到哪里都被拒之门外啦,自作自受呢,现在在一楼自个儿哼着歌。
那家伙就是那样才合适啦”

“这样啊……”
部长苦着脸叹了口气。
“在意么?”
“嗯……虽然他被偶们不客气的赶出来了,不过偶知道芳野前辈也是没有恶意的
喜欢音乐的心情是一样的。”

“你是个好人呢。”
即使是对那样的人也没办法丢下不管,
这正是刚刚还残留在我心里的那种放不下的心情。
“我重新考虑过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偶想和他一起演出,
  打鼓的话偶有信心可以配合前辈的”

“只用吉他和鼓?”
“嗯。偶以轻音乐部部长名义帮忙的话,他就可以出场表演了吧?”
“的确,可以啦……”
“而且偶也是喜欢刺激音乐的人”
“哦,这样……”
竟然这样简单就解决了,那我今天带着那男的转了一日算什么啊?
一下子觉得全身的疲累都出来了,我整个人挨在了阶梯的扶手上。
“那么,不好意思,拜托你了。”
“好的。”
“只唱一首哦?两首以上的话我就出面制止了。”
sence2  校父纪念日
校父纪念日当天,我从早上开始就被杂务缠身忙得不可开交.
“会长,来宾送来的花要放哪里?”
“啊,那个,放事务室前面当装饰吧。”
东奔西走的转着,急急忙忙的作出指示。
“后门那边放的导游小册不够用了!”
“学生会那边还有备用的,谁去拿一下吧。”
本来以为各种准备都已经很完善了,可还是发生了山一样多的麻烦。
走走廊和中庭的是各自享受着纪念日欢乐的学生和游客们。
那群人当中有人和我说话了。
“总算找到美佐枝啦。”
是好朋友纱树,郁希也在旁边,她正吃着奶油薄饼。
“快向我道谢吧,你们可以这么乐在其中都是我们的功劳哦!”
我停下脚步歇一下和她们说话了。
“真是辛苦你了,不过我们也不是就只会在悠哉地玩着哦,对吧?”
纱树对郁希使了个眼色,郁希边吃着奶油薄饼边点头。
“我们也赶快去准备,待会见。”
说完这些话后,她们就离开了。
“会长,差不多到轻音乐部表演了……”
“好的,现在就去。”
因为不敢保证芳野祐介不会再次暴走,所以预先在时间表里特意排出了到体育馆巡视的时间。
体育馆里预先放置的椅子早就不够用了,很多人站着在观看,场面盛况。
大概是在试音吧,从扩音器传出混着杂音的吉他声。
正好赶上表演开始的样子。
明亮的女声让会场热闹起来,在掌声中轻音乐部表演结束。
然后芳野祐介只手拿着吉他从舞台边上走出来。
不知道缘由的观众们开始议论纷纷,部分人还拍起手来。
在校内算是有名人物吧,也许当中存在着歌迷也不奇怪。
部长调整好鼓,然后对芳野祐介点头示意,他小声的打了拍子,
接着扩音器传出低沉的吉他声,然后芳野祐介那不输给任何人的歌声轰然袭来。
喧嚣的场内,和鼓声同步的旋律在馆内回荡。
犹如用尽全力呐喊般震撼的歌最终唱完了,全场响起铺天盖地的掌声,
也许这么说不礼貌,不过确实比轻音乐部赢得了更多更大的喝彩声。
哗啦哗啦的掌声停下来了,照明的灯光也退去了,
但是,芳野祐介还没有退场的意思。
“那么再来一首。”
他用麦克风这样说,结局还是变成这样呀…。
我为了去指示工作人员降下前幕而钻进人群中,向着作为临时后台的体育馆仓库走去。
“接下来这首歌是献给新上任的学生会会长的,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
观众中传出“相乐”的回应。
“啊?上恶是吗?”
到底这个人还要气我气到什么程度啊!?
“那么,献给新学生会会长上恶同学的一首歌,可以的话我希望大家一起唱。
因为俺和别人约定了只能唱一首,不能再开口了。”

糟了,被看准了只能“唱”一首的语病,确实没有说过不准他弹吉他。
我完全失策了,这样的话不就没有理由上去强行阻止了么?
“大家都懂得的歌,很有名的电影主题曲。歌词嘛,拜托你们了”
他对舞台边上这样说,那里站着的是抱着速写本的两个女生--纱树和郁希。
她们翻开速写本,上面的是用麦克笔写着的英语歌词。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我只能原地站着,叹气的份了。
“One、Two!”
不太连贯的前奏曲响起来了,是熟悉的低音和弦
(*译者注)
这两句也是硬着头皮译了
原文:

0
就象他所说,是谁都知道的歌。
大家各随己意的跟着旋律哼着,渐渐变成了大合唱,在整个体育馆回响。
我低着头,听着那歌。
芳野祐介知道了吗?不、应该不知道的。
但是,那首歌却直到达我的内心深处了。
甚至让我觉得,这是“那个人”要向我传达的话语。
“……请永远的喜欢着我!”
听到我这样告白,边哭着,边说着谢谢……
然后就这样消失了的“那个人”的思念也想起来了……
我的眼泪扑簌扑簌的落到地上,泪水一直不断的涌出来,止也止不住。

我不害怕哦,有你在的话。
我什么也不害怕,因为有你一直在我的身边呢!
(*译者注)
原文:
僕は怖くないよ 君がいてくれたら
君が僕のそばにいてくれたらね
这两句似乎是歌词吧。
考证了一下,志麻在日版的自称是“僕”,所以这两句也可以说是志麻的心声吧。
0

                                        ──完──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6-23 06:06, Processed in 0.063470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