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话 咒语的秘密(有纪宁)】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十话 咒语的秘密(有纪宁)】

第十话 咒语的秘密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台词色彩:
宫泽有纪宁
冈崎朋也
春原阳平
藤林杏
有纪宁的补完篇(剧透注意),由有纪宁亲自试验咒语的故事>vSCENE 1 相思与被相思……
午休时的资料室。
“那么,今天也要来试咒语,对吧?”
在那里的是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来喝咖啡的我们和翻开咒语百科在看的宫泽有纪宁三个人的身影。
“不”
春原伸出手制止了宫泽。
“总是只有我们玩得那么高兴实在过意不去呀,有纪宁。”
“只要能让你们玩得高兴就好啦。”
“不不,今天决定要让有纪宁来试试咒语啊。来吧,把书给我。”
春原探出身子一把把书夺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平时总是遭到惨事的关系还是出于好奇的关系他才这样做。
反正他们谁来试和我都没有关系,今天的午休应该可以休闲地渡过了。
“就试试我们先前做过的那个吧。嗯—在哪里来着…”
“好的?是什么样的呢?”
“啊,有了,就是这个,能够知道有谁喜欢你的咒语!”
我吓了一跳,浑身僵硬。
“现在所说的咒语咏唱好以后,绕着校舍的走廊走一圈,在路上对你说话的人…那就是喜欢着你的人。”
“怎么可以…那样太难为情了啦—”
宫泽有点为难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可爱啊……糟了,不去阻止的话……
“喂,人家不愿意就别硬来啊。”
“哦,什么嘛,冈崎,原来你难为情了啊?是在想自己立刻就会被有纪宁碰上之类的了吧?”
“我绝对,不会踏出这个资料室半步……!”
被说穿了心事,我逞强地说道。
“哼,还想装cool guy呀。”
“我说,谁都没有搭上话的话,不是很让人觉得可悲吗?”
宫泽苦笑着说道。
“可我就是那样了呢……”
“啊哈哈……那我真是失礼了……”
宫泽的这种性格还真是天然啊。
“不要紧的,有纪宁至少还有我在嘛!”
“是真的吗?那样我就安心了呢。”
结果还是没能阻止他们。
“那么,请将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围成心形,贴在胸口上。”
春原负责说明,宫泽则按他所说的照做,和平常交换了立场的情景。
在胸前用手做出心形的宫泽太可爱了。

“相思与被相思抛弃与被抛弃,相思与被相思抛弃与被抛弃,相思与被相思抛弃与被抛弃…”
用那个姿势照着咏唱了咒语。
顺带一说,宫泽那本咒语百科的咒语,是必定会发挥效果的可怕家伙。
“那么,我出发了。”
听到声音我回过神来,宫泽刚刚离开资料室。
“嗯,接下来会有多少人出现呢。”
“什么啊,你这家伙,原来这是为了要看清到底有多少对手的诡计啊。”
“算是吧,如果只有我一个的话,我就要上了哟,嘿嘿。”
他咧嘴笑道。
“那么,差不多要走了哟。”
“呃?去哪里?”
“哪里?去和有纪宁碰面啊,不快点走的话她就回来了哟?”
“知道了咒语的内容有意采取行动去配合不能算是喜欢的证明吧。”
“自己知道自己喜欢她就好了。如果不主动出击的话,不就没有办法碰面了吗?”
“不对,偶然相遇的才算是咒语吧?”
“那你说要怎么偶然相遇啊!”
“嗯,至于这个就……”
这时候。
滋滋,校内广播响起了通电时的响声。
“3-D班冈崎朋也、春原阳平,请立即前来教员室。”
广播这样说道。
“哎——!????”
我俩对看了一眼。
“果然是真货啊,那本咒语百科……”
“好啦,走吧,这次是偶然有事要出去了吧。”
“不,我不去。”
“哦——!真的要和那个强力的咒语较劲吗……?”
“要是真的就这样和宫泽碰面的话我很不爽啊……”
“啊嗯~~!”
春原突然发出像女人那样的呻吟声,双腿并拢。
“怎么了?”
“唔,好像突然……有尿意……”
“不是吧……”
这也是咒语的效果吗?
“呜……”
我这边则是突然胃像火烧那样不适,让我很想吐……
这也同样是咒语的效果吗……太可怕了……
“呜哇,眼里有什么东西跑进去了!是虫子!而且两只眼睛都有!哇啊——!”
春原的泪水嘀哒嘀哒的从双眼流出来。
“尿意也开始乘胜追击了!呜哇啊——!”
春原哭叫着拼命并紧双腿忍住。
好像在说“我都这样了请饶了我吧”,一副窝囊废的样子。
我这边连头痛也来了,连站都站不稳。
“找到你们了啊!跟我去教员室!”
进而连老师的声音也交错在其中。
这个……咒语的威力……怎么……
“嘎啊—……”
“呜哇—……”
然后,伸手搀扶着流着泪的春原和状况糟糕的我的,正是在被老师带走的途中遇到的宫泽。
“遇到的是你们两人,让我很难为情呢。”
“不,我们纯粹只是想找人救命才叫你的……”
“可是,这样我的爱就得到证明了呢!”
“不要哭着说这种话啊。”
“不听老师的话可不行哟。在这之后要照顾要看护都包在我身上吧。”
之后直到下午开始上课为止,因为去迟了的事我们被班主任狠狠地批了一顿。
SCENE 2 我是《生死时速》的……
放学后的资料室。
宫泽对着桌子,努力地把两枚10日元的硬币竖立着叠起来。
那个样子也非常可爱。

啊……这也是其中一个强力咒语啊。
和想到的人一起被关进体育仓库里,又是个出人意表的咒语。
对刚才午休的咒语结果感到很满意的春原(或者该说他一向如此),认为宫泽的话一定会选择和他关在一起,于是喘着粗气拜托宫泽试这个咒语。
刚才遇到那样的惨事还要继续,不得不佩服他的顽强。
“啊……做好了,完成了。”
宫泽双手握在一起,表示这样就成功了一半了。
在她面前的是以巧妙的平衡竖立重叠着的两枚10日元硬币。
“OK,那请念咒语。”
“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
宫泽念完咒语后,10日元硬币应声倒下。
“成功了呢。”
“好,那走吧,有纪宁。”
“喂喂,不要像是选中你似的一起走啊!”
我揪住想带宫泽走的春原的后衣领。
“呃,可刚才有纪宁是在心里想到我了吧?”
“那是,秘密。”
面对春原的提问,宫泽皱了一下眉头,回以一个暧昧的笑容。
除了我们以外与宫泽更亲近的伙伴还有几十人之多,选中我们的可能性是很低的。不过,选的不是自己毕竟还是让人很沮丧啊。
中午的那个咒语表明了我们两个都对宫泽抱有好感之后就更是如此,要是宫泽选了别的男的话我就再无容身之地了。
“我只要站在体育仓库前面就可以了是吗?”
“我做的时候就是那样了。”
“那么我出发了。”
宫泽离开后,资料室就剩下我和春原两个了。
“怎样,有什么预兆吗?”
春原失望地摇了摇头说没有。
“好吧,我来戳你眼睛吧。”
“为什么啊?”
“我现在非常想戳你的眼睛。这是咒语的效力了吧?然后惨叫着的你会闯到哪里去呢?”
“体育仓库吗?原来如此!……喂,才不会跑到那种地方去吧!!”
“没上当啊……”
过了一段时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真的不是我吗……”
春原掩饰不住一脸受打击的样子。
“看来是了。似乎也不是我。”
“中午的我们不就像傻瓜了吗?我们两个都被甩了啊?”
“不要说啦,这些我都知道啊。”
“可恶—……这样的话,即使是输了,也去看看对手的样子吧。到底是怎样的轻薄无耻之徒把有纪宁的心抢去了啊!难道你不在意吗!?”
“还真是一副十足的丧家犬样子哪……”
走出校舍,绕道来到操场。
体育仓库的门被关上了。春原用尽力气又推又拉,最终也只是白费力气。
“现在在这里面,有纪宁和那个轻薄无耻之徒不成体统的状态!?可恶——!”
“都还没有见到就说是轻薄无耻之徒啊?”
“那就看了再说吧。”
他沿着体育仓库的墙走着。
“怎么看?”
“后面。爬上围栏的话,可以从窗子看见里面啊。”
“哦?”
完全不知道。我跟在他后面走。
正如春原所说,高处有个小窗口。
春原脱掉鞋,赤脚攀爬上围栏。爬到窗口的高度,他像忍者那样张开双脚于围栏和墙之间固定住身体。
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掏出像是万能小刀的东西,用它插进窗的缝隙。
咔嚓一声,似乎是开锁成功了。
他收起刀子,伸手去开窗。
“嘿嘿……”
怎么看都像是变态。
他把头靠近那打开了一条缝的小窗口看去。
“噢,发现有纪宁了。听见她在说话……”
“对方呢?”
“嗯—……?哪里哪里~?”
变态拜托了,给我多角度全方位一点不漏地偷窥吧。
“没有人耶……就有纪宁一个人啊。”
“怎会有那种事啊,是那个强力咒语哟?是不是还没有来啊?”
“可是她在说话哦。”
“和谁啊!”
“天晓得。”
没有人和她在一起,可是却在说话?那是怎么回事啊,自言自语?
“会不会是啊……”
春原像是要告诉我什么秘密似的小声说。
“会不会她一个人正在练习怎么向我表白啊?”
“你这家伙,只要还活着什么事都是快乐的啊。”
那种没有根据的积极乐观还真让人相当羡慕啊。
“明明我人就在这里啊,有纪宁还真是个傻孩子啊。好,走吧。”
“去哪里?”
“进里面啊。”
“怎么进?”
“从这个窗进去。”
“那个,不会很糟吗?”
“不会啊,好,我要英姿飒爽地登场了哟,有纪宁。”
从那小窗口钻进去的春原…肯定像是妖怪或恶魔降临吧。
“你们在干什么!”
“呜哇—”
女生的怒吼让春原吓了一跳。
大概是清洁值日吧,抱着一个大大的聚乙烯桶的杏从旁边对我们怒目而视。
“在偷窥!?”

我连忙让到旁边,表明这和我没有关系。
“啊,等等啊,你又想丢字典了吧?现在很糟糕啊,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无法安全着陆的啊。”
“啊,是吗,那就给你个垫子吧。”
她在春原的正下方放上聚乙烯桶,里面装的是垃圾吧,那腥臭味连这边都可以闻到了。
杏向反方向走了几步,转过身来。
“接下来,不知你能挨几下哪?”
她手上的是字典,摆出了棒球投球的动作。她总是带着这东西啊。
“呃,等等啊。我是冤枉的啊,丢中我的话我会跌下去栽进垃圾桶里的哟?”
“那你就加油忍住吧。预备—”
嗖……砰!
我转身背向那悲惨游戏,回到体育仓库的正面。
明明没有人,却在说话…我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尽管我知道没有用,可我还是伸手触动门把。
咔啦咔啦,门竟然开了。
状况解除了。
斜照的阳光射进了仓库里面。
在我面前的是背对着我一个人蹲着的宫泽。
确实没有其他人在里面。
“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因为已经结束了。”
她站起来,缓缓地转过身。
她的眼角还留着浅浅的泪花。
因为这个线索,我解开那个谜底了。
她所寻求幽会的对象……他的正身。
可是会有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不,不可思议的事情什么的,到目前为止我不是经历过好几次了吗……
这件事我到现在才察觉到。
那其实是“他”一直在这样做着,在陪着宫泽玩耍吧。
自从成为不良少年,在家里没有了容身之地开始,他就一直在宫泽的身旁陪伴着她。
我温柔地紧紧地抱住宫泽。
远处传来一声“哇啊”的惨叫。
“是什么事呢?”
“什么事都没有。”
我轻轻地抚摸了有点在意的宫泽的头,让她安心。
惨叫是强行突破失败的春原发出的吧。
假如,我会在这里也是“他”的力量所为的话……
是不是就等于我被认同了呢?
被那个对宫泽非常重要的人,
被已经不在人世的那个人所认同……
自从那一天起,咒语的效力变弱了。
那一次应该是他们的第二次诀别了吧。
可是,宫泽从来没有在人前显露出悲伤的表情。
和咒语的效力发挥出来或发挥不出来没有关系,我们都在欢笑着。
季节转变,秋天来了。
我一个人站在街角等着和约会对象碰面。
对方当然是宫泽了(我仍然不好意思直呼她的名字)。
我看着街边店前陈列着的各种“咒语商品”消磨时间。
这些东西全部都是假的。
而且,那本宫泽很珍惜的咒语百科,如今也是一样。
从旁边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女孩子声音。
是其他学校的学生。换季了的校服显得很眩目,让我不禁看了一阵子。
咣——!
头突然被易拉罐砸中了。
我摸了摸头转过身来,这时宫泽正好来到。
“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等了吗?”
脸上挂着纯真笑容问这些话的人没有理由向我丢罐子吧……
我向四周瞟了一下。
“怎么了?”
“没什么……”
……他是不是还在啊?

                                        ──完──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6-28 20:23, Processed in 0.074590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