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四话 那个时候的我(智代)】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小说翻译] 【在线】【KEY】【CLANNAD 官方小说-在被光守护的坡道上】【第四话 那个时候的我(智代)】

第四话 那个时候的我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台词色彩:
坂上 智代
谜之女剑士
岡崎 朋也
宫沢 和人 (宫沢有纪宁的哥哥)
-----------------------

SCENE 1
约会途中

「说点什么吧」
午后咖啡厅中的午餐。
喝着饭后的咖啡,他突然这么说道
他,是同级生的岡崎朋也……啊,不,应该是前辈才对。
算了,怎样都好。他是我的男朋友。
「说些什么好呢」
「想知道智代过去的事情」
「你那是……在欺负我吗?」
朋也似乎有些不满地叹了口气。
「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知道多些关于你的事。想要你告诉我。想喜欢你的全部。包括我所不知道的你的过去。未来的事情就不必说了,因为我们将会从现在开始创造。」
他是能堂堂说出这种让人的脸红的话的人。
确认了周围没有店员在,我悄悄的吻了他一下。
「那我就告诉你吧。但是答应我,可别吓到了。」
「事到如今不可能会吓到了吧」
「嗯,那,就告诉你好了。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过着打架的日子。」
我用汤匙指向了桌子的一角上,堆成三角状小山的方糖。
「就有点像这些方糖」
「什么」
「我堆积起的不良青年们的尸体」
「…………」
「刚才的,吓到了吧」
「没吓到,没吓到」
「真的么?」
「真的」
他非常认真的看着我。桌面上,他的手和我的手握在了一起。
「真是让人无可奈何的家伙呢……。下面是,让我唯一一次有了失败的觉悟时的故事」

SCENE 2
过去

嘭!
伴随着沉闷的的声响,又一具尸体被堆积了起来。
不懂得考虑别人事情的家伙们。
只知道考虑自己的家伙们。
只能够生活在自私自利中的家伙们。
那些家伙们的尸体……
「真吵呢」
转回身来……在前方。
弯月下,站着一个穿着奇特,年龄相仿的少女。
如同弯月般的目光直直地射向我。
「你就是镇上传说的,在月夜出现的猎人吗」
「是来寻仇的么?那最好不要。像你这样的人,之前我已经遇到过很多。全都只有被打回去。」
我轻佻地回敬道。
但是她的眼神并没有改变。
「我并不是来寻仇的。只是不能容许邪恶的存在。特别像你这种,拥有强大力量的恶人。」
「我又不是在胡乱欺负人。」
「和那个没关系。放弃你的力量吧」
她跑了起来。接近过来。好快,只是在一瞬间。
但因为是直线,要躲开并不困难。我也适时的转身避过。
在她“嚓”的通过后。
肩膀上感到了一阵火热,那感觉很快扩散开了……
血,在流着。
月光下,她手中的刀反射出黯淡的光。
「很抱歉我使用了这种手段,不过这下你已经赢不了我了。」
手臂动弹不得,血止不住。情况可能正如她所说的那样……
「邪恶总是要败给正义的。正义的一方总是更强,这是真理。请记住这一点。」
说时迟,一道白光又从右上方直劈下来。
我翻转身体避开。月光照射到我原来待着的地方。
「……这次避开了么」
「看得见的话就能避开了」
「是吗。那么……」
她轻声说道,之后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右手中握着刀。
右下方……好快!
一瞬间,我看清刀刃的来势向后跳去,打滚般的避过了这一击。
紧接着是来自上方的一记斩击。
我从下方避过刀刃,利用离心力两脚朝她踢去。
但是,扑了个空。就像——突然从眼前消失了一般。
嚓,背后掠过一阵寒气,一瞬间眼前暗下来……。
明白是月亮被遮住了的同时,我扭转过身体,横扫了一腿。
嘎!
踢到了。
我顺势向后翻了根斗,拉开了距离。
看来是踢到了她的胳膊。
裙子的边角被刀尖划开了一些。
「在空中突然改变身体姿势,简直像在开玩笑呢……」
「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有再做一次的自信。
这样僵持下去也毫无办法。
只要被击中一剑我就输定了,可是我却找不到攻击她的机会。
至少一次也好,如果能弹开她的的刀。
我还来不及仔细考虑,刀就再次劈了过来。
只能勉强看清刀刃和她的动作。如果胳膊能动弹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从侧面把刀弹开。但是因为肩头的刀伤,右手根本无法动弹。
我后仰避过了这一击,向后大步跳开。
脚踝有点不妥的感觉。本来已经晕倒在那里的不良少年抓住了我的脚踝,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真是不走运呢,觉悟吧」
她毫不迟疑的举起刀。
……已经无法闪避了。就在那时
「用这个——————!」
随着声音,有什么东西高速旋转着朝我飞了过来。
我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般,伸手向那抓去。
=========================偶索超级无敌分隔线========================
「厉害……漫画般的情节呢」
朋也惊讶的呼了口气。
「飞过来的是什么?剑么?」
「怎么会有那么凑巧嘛。是铁棒。」
「即使那样也是件足够的武器了呢。原来是这样,接住了那个后开始反击了啊」
「不,不是。那简直就如漫画一样。」
======================我索超级无敌分隔线===========================
虽然伸出了手,但是够不到。取而代之的是……
咔——————嗒!随着一声闷响,铁管狠狠地砸在了对手的侧脑部。   
「啊,真不好意思——」
对手跪了下来,暂时动弹不得。我也趁着这机会挣脱了不良少年的手。
「给你们泼冷水了」
不符场合的傻话。
有点吊儿郎当的男子,拍着横七竖八倒在一旁的不良少年们的脸,叫道。
「喂,蛭子———醒来的话出个声,死了的话也出个声」
「你是?」
我有些摸不着头绪的问道。
「这些家伙的朋友。真没办法呢,被一个女的干成这样。」
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态度也没有改变。
「呜哇——————!你的脸上留着脚印呢。逗弊了,早知道带相机来好了!太好玩了!」
似乎是个完全自我型的人。
醒过来的不良少年们,看到那男子的脸,也都尴尬的苦笑了一下。
「喂,喂,你们都快点退一边去。别妨碍人家打架!」
那男子很开心似的坐到了石阶上。手里居然还拿着一罐咖啡。
「这可不是打给人看的」
「别那么说吧。可爱的女孩们真剑独臂的战斗。不看就太亏了。」
他说着大笑起来。我也很不可思议并不觉得特别不舒服。
「那么刚才又是谁在捣乱!」
她终于站了起来,十分的生气。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那我就回去了。」
「是什么事情!?」
「啊?阻止这群家伙。是来接他们的。因为听说他们因为一个女人而聚伙。我没有那样的兴趣。不过,倒没想到最后整伙都被打倒了呢。」
他边笑着放眼看去,不良少年都低下了头。
「如果再惹恼我的话,下次同样奉陪」
「啊,随时可以。因为是这群弱家伙不好」
「不是我们弱啊!」
「阿和哥,也不用说到那个份上啊」
周围不良少年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哈!?输给了一个女人,还不够弱吗?」
那男子大声喝住了不平的声音。
「就这样。不好意思了」
「怎么。你并没有作什么需要道歉的事吧」
「因为似乎给你添了麻烦。好了,有机会的话也跟这帮家伙们交谈一下,他们并不是那么坏的家伙。」
========================偶索超级无敌分割线========================
「接着那个男的就离开了。」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谁知道呢,我至今也不大明白……」
虽然之后我也很想再见他一次,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
「……那,结束了么」
朋也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向我问道。
「没有,她也只是得了轻微的脑震荡。在那场闹剧期间就回复了,再次站了起来」
========================偶索超级无敌分割线========================
我已经不记得避过了多少次,被击中了多少次。
我大喘着粗气,嘴里也因为紧张而越发干渴。
…………我要输了。
心中暗自想着。
我的心仍保持着不和场合的平静。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变得绝望。
这就是失败吧。我的意志继续这样削磨下去就会失败吧。
忽然,我感到了有些泄气。
被砍伤的右臂在作痛,可以隐隐感到伤口在阵阵发热。
我站定了,转回身。
在那里她全身沐浴着月光。
她舞起了刀,迈着轻快的脚步冲了过来。
风,飒然吹过。
气势,把风击散。
使出最后的力气,我滑向她的侧面。
清脆金属声响起。
樱花花瓣飘落到她肩上。
是樱花树。
她的刀深砍进了我躲避方向的樱花树的树干里。
咔!
膝顶!把刀身由根部折断。
「正义……败给了邪恶么……」
折断的刀身落了下来,败者一副呆呆的表情说道。
「还是应该说实力是超越了善恶的存在的么……」
「谁知道呢……我比你更强,只不过是如此而已吧」
「不应该是那样的……连奇袭也成功了,而且之后一味只有我的攻击,应该是我更强才对……」
「那样的话,我就不是恶人了」
我笑着说。
「作尽那种事的人,不可能不是坏人。」
针锋相对的对话。相当快乐的家伙呢。
「最后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她向离去的我问道。
「你所追求的……是什么?支配么,还是力量,抑或是只是寻找某种满足。」
「我也不明白」
我背对着她回答到。
「与现在不同的地方……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那是……未来吗」
她帮我归纳了。
我初次注意到了这种说法。
我所追求的是未来。
向着与现在不同的,未来。

SCENE3
在学校

「空手打赢使用真剑的对手啊……你是怎么干的啊……」
「看,吓到了吧」
「不,没有没有」
「真的么?」
「真的」
他认真的看着我。握住我的手也更加的用力。
「真叫人没办法呢」
店门前等着好些客人,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也都已经满座了。
朋也似乎也注意到了,于是拿起了帐单。
「差不多该出去了吧」
「嗯」
我提起书包站起来。
结帐交给朋也了。因为被请客才像是女孩子应该作的。
虽然我有些在意只是一味被请,有些不公平。但是因为假日也会去为朋也作午饭,所以也就扯平了。
回到了学校。
经过校门的时候,朋也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怎么了」
「在这里面也要这样挽手么?」
「不可以么,反正也是全校公认了」
「虽然的确也没什么不好的……什么时候我成了这么充满活力的角色了……」
我们就这样挽着手走了进去了。
体育馆前密密麻麻的聚集了很多的学生。
「喂,有什么事情么?」
朋也停住了脚步,向一个路过的男生问道。
「去年全国大赛优胜学校的学生来和我们学校的剑道部作交流切磋。和我们那个超弱的剑道部耶~」
「什么嘛,真无聊……智代,走吧」
朋也很无趣的转开了脸,往校舍方向走去。
我被他牵着跟了过去。
我也很开心能像个女孩一样做着这种事。
能牵着我走的,就只有朋也你啊。
这些我虽说不出口。
但表情仍不由得缓了下来。
这时一定是一副幸福得像个傻瓜似的表情吧。
这时,和穿着其他学校制服的女生擦肩而过。
「呵呵」
几声轻笑。
「这就是所谓的未来么?」
因为一直被朋也牵着,我没能停下来。
是认识的人么?
算了,无论是谁都好。走吧。
此时和朋也一起渡过的时间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这也是我的幸福。



                                 
              ── 完 ──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9-26 13:37, Processed in 0.09457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