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四话—COLD SUMMER】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四话—COLD SUMMER】

第四话—COLD SUMMER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午后宁静的网球场,我们聚集在那个小角落里。
“抹杀天使。”
举着手枪的男子说道。
“这要遭报应的!”
“你说什么?”
被那男子瞪了一眼,大山吓得缩起了身体。
“但是,对方是不死之身的哦?这不是双方都很清楚的事情吗?”
“但是,她受到致命伤后在一段时间内会动不了。所以她才会骑在我身上刺我,为了自己不能动的时候也能把我固定在地上。”
“啊啦,你很聪明嘛。”
“你把我当傻瓜吗?”
枪口指向了ゆりっぺ。
“是说你很可靠哦。”
“看来你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男子进一步缩短了距离,将枪顶在了ゆりっぺ的鼻尖上。
“不用担心,我很了解。会按照你说的做的。”
ゆりっぺ表情从容地站在那里。
“你胆量不小啊。”
男子放下了举着枪的手。
“那么,封住了她的行动后,你准备怎么办?”
“活埋了就行了。”
“她的力量可是超过人类的。不,正确的说应该是天使级别的力量吧。”
“那么就挖到足够深就可以了。上面压上尽可能重的负重。把我们的住所建在上面是最好不过的了。有什么异样也能立刻知道。”
“怎么能那样,在别人被活埋的地方上面会睡不着觉的啊……”
大山弱弱地抗议道。
“那你就一直醒着吧。”
“怎么能那样!会死的啊!”
已经死了的说。
话说我自己被吐槽了好多次,终于习惯了这个事实了。
“那么,快点给我到后山开始挖掘工作。十米深。当然,没挖好不许睡觉。”
“十米,那怎么可能……”
“多花点时间也无所谓。”
对啊……时间是无限的。
“那个,难道我也要?”
ゆりっぺ指着自己的脸。
“怎么,想被当成女性对待?我不喜欢这种的说。”
“啊啦,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我知道了啊,做就是了!走吧,你们两个,要挖一整天哦!”
由被男子用枪从背后顶着的绝望的ゆりっぺ领头,我们走了起来。

-----------------------------------------------------------

嚓。
把铲子插进地面,然后再挖起来。
已经持续工作一个小时了,是因为被踩得坚固了吗,后山的土比想象的要棘手得多,现在连一米都没挖到。
“你那边、怎么样了、大山?”
我回头问道。
“不行了!手腕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那个大山,正在把铲子当做拐杖休息着。
“啊哈哈!我是最快的不是吗?”
ゆりっぺ的挖掘仍然在顺利地进展着。
“不愧是ゆりっぺ啊。”
“竟然输给女生,你们到底有多么没力气啊……稍等一下!——”
“怎么了。”
ゆりっぺ直起了腰,呆呆地站着。
“为什么我们要各自挖各自的洞啊?”
“是你说要比一比谁挖得最快的啊。”
“三个人挖三个十米深的洞要怎么办啊!剩下的两个洞不是没意义了吗!”
“现在才发觉吗。”
“既然早就发觉了就快点说出来啊!”
“你也意外的是个笨蛋呢。”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还不是因为你们摆着张苦脸,我作为领队才会想至少提升一点点士气的吗。你们不能理解我的关心吗?”
“经你刚才的说明终于理解了。”
“那么就快点集合吧,现在开始大家就在我的洞挖掘吧。”
嚓嚓、 ゆりっぺ用铲子指向了自己脚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知道我无法违反她的话。
“就是这样,大山!”
“稍微等等啊,我到刚才为止的辛苦呢!?”
“变成泡影了哦。”
“你还有脸说。”
“都说了这是你们的错啊。自作自受。”
“怎么能这样!”
我们极不情愿的集中到了ゆりっぺ面前。
那个洞确实挖的比我深,但是直径太小了,只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好小……继续挖我的洞效率比较高哦。”
“啊啦,什么?”
“不要露出这种不合时宜的笑脸啊。会变得就算效率低也想挖这边的洞的。”
“很好。”
“总之,比起深度还是应该先把这个洞扩宽呢。”
大山说道。
“就这样挖深不就行了。”
“虽然是崭新的活埋,但是要挖十米深,你意识到总归会不得不到洞里面去继续挖掘这件事了吗。”
“我知道啦,我只是试探一下你们继续工作的气势啦。很不错哦。那么,开始扩宽吧。好,一、二——!”
咚!
三人的头撞在了一起。
“干什么啊,你们想捣乱吗!?”
“是你喊的口号的错吧,这么小的洞一起铲下去,会变成这样不是当然的吗!”
“那么我暂时看着,你们两个快挖吧。”
“到底是谁的洞啊……”
“算了,开始吧,日向君。”
“可恶。”
可是……
我一边抱怨,一边回想起了那个男子的存在。
这样胡乱地进行着作业,还真能什么都不说呢。
抬头望去,那男子正坐在一个略高一点的地方占据着制高点。
由于逆光的原因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唯独他的手仍然握着手枪这件事是非常清楚的。

-----------------------------------------------------------

太阳开始下山了。
“不行了……肚子已经饿扁了动不了了啊……”
大山在洞的底部跪了下来。
洞的深度刚好越过了我们的身高。
“没想到连饭都不给我们吃呢。”
“嘘。”
“在我们头顶上站着的ゆりっぺ(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监督我和大山的人了!你也给我干活!这个混蛋!)将手指抵在嘴唇上。
虽然我无所谓,在这个位置伴随着风的吹过能看到在裙子下若隐若现的白色的内裤。我真的是无所谓所以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
我小声问道。
”那家伙睡着了。
原来如此。
“这是机会呢……”
我把铲子插入地面,从洞里爬了上来。
“要把枪夺过来。”
“嗯。”
“我呢?”
下面传来了声音。
“你在这里等着。”
将大山一个人留了下来,我和ゆりっぺ谨慎地沿着斜坡向上移动。
就连踩踏草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
就在这样的寂静中,男子靠着树在风的扶动中睡着。
这样看来,感觉那男子已经非常疲劳了。
握着枪的手也放松了下来。
ゆりっぺ悄悄地将手伸向它。
现在已经紧张的连口水都不敢咽了。
那手枪滑了出来,到了ゆりっぺ手中。
ゆりっぺ立刻将枪在手中迅速转了转,握住枪把,指向了男子的头。
“快起来,状况发生转变了哦。”
男子微微睁开了眼睛,暂时还是睡眼惺忪的样子。
“……做了一个幸福的梦。”
“啊啦,是这样吗。那还真是抱歉,好像把你送到地狱了。”
“……那家伙所在的乐园在哪里?”
睡呆了吧?
“不可以说这种撒娇的话哦。乐园要用自己的手创造。”
“是啊……你说的很对。”
“我是领队哦。从现在开始要听我的话。”
“我们是死不了的。这种东西威胁不了人。”
“但是死的时候的痛楚还是有的哦。你已经体会过一次了。还想再体会一次吗?”
“不,那是你应该体会的。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那令人害怕的从容的原因现在展现在了眼前。
新的枪口指向了ゆりっぺ。
那就像是分身一样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家伙会开枪!
我立刻飞身挡在了ゆりっぺ面前。
嗙——!
干涩的声音。
“呜啊!”
冲击强到肩膀都陷了进去。
我被击中了啊。
嗙!
下一阵枪声很快就在身边响起了。
“日向君!快跑!暂时撤退!”
我的手被拉住。肩膀正在剧烈地疼痛着。
虽然由于剧痛而一时蹒跚了几下,总算能够迈开脚跑起来了。
“大山!撤退!”
“呜哇,等等啊!”
我们逃向了森林的深处。

-----------------------------------------------------------

在月光都无法照射到的茂盛的林荫下我们喘着气。
“没关系,这只是擦伤哦。”
ゆりっぺ看了看被打中的伤口。
啪!
“好痛!”
最后那一拍是多余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大山担心地问道。
我也希望把握一下状况,默默地等待着ゆりっぺ说话。
“我把枪夺了过来。”
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看见的是那男子拿过的枪。
“但是那家伙身上还藏了一把。然后他准备向我射击。于是日向君就替我……”
大山看向了我。
“啊啊,被打中了。”
“然后呢……?”
“还击了,用这个……”
ゆりっぺ以从没有过的紧张表情看了下手上握着的那个。
一定是第一次开枪吧。更别说是对人。
“但是,除了这么做别无选择不是吗……?同伴被攻击了的说……”
谁都没有问。谁都没有责备。
但是ゆりっぺ就这样为自己辩解道。
“打中哪里了?”
“腹部。”
“那么可能暂时动不了了呢。我认为作为拖延时间你做的是对的哦?”
“是呢……”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同样身为人类却要自相残杀……”
“因为有了这个东西吧……”
她疑视着握着的铁块。
“而且是两把哦。增加了……这种东西到底是从哪……”
“一定和里社会有联系……”
“相对这个世界的里社会、呢……”
“总之比起天使,现在的问题的那个男子……怎么办,ゆりっぺ。”
“……”
以前的ゆりっぺ总是会说考虑这种事是你的工作,但是这次只是盯着地面,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沉默着。
“被击中腹部的那家伙现在应该动不了。回去盘问他怎么样?枪的事情。”
于是我这么提议道。
“那样能解决什么事情?”
“能知道枪的入手途径。”
“我说日向君,你搞错了。”
“什么?”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枪的威胁和它的存在。”
“那是什么啊。”
“在这糟糕的情况下怎样让那个男子加入我们啊。”
我从心底感到惊讶。
对方是对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的男人哦?
再考虑这样的事的话……
“但是,那是非常困难的事不是吗?”
然后你也是又把这种当然的事情特地说一遍呢,大山。
和他说的一样。非常的困难啊。
就算说是不可能也可以。
但是,这家伙准备挑战这个难题。
这个Ultra C级难度的难题。
“是啊……那么,就像男子汉一样下挑战书吧。”
“……哈?”
我和大山同时发出了傻声。
“你是男人吗?”
咚!
……被踢了。
“谁是男人啊,啊!”
ゆりっぺ抓住了我的衣服,将脸靠了上来。
“你白天隐隐约约地偷看的那里能看见和你们一样的东西吗?啊?”
注意到了吗!?
”才没有偷看呢!是因为你站在那里不是吗。”
“嘛、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要在这种时候吵架啦。”
大山插了进来。
“看看啊,和你处于相同状况的大山根本就没注意到那个机会啊。”
“还要继续啊……话说机会指什么啊,那才不能说是机会呢,那是我们被迫穿着湿掉的衣服的不幸的事故,不要自恋啦。”
“我只是套套话,上钩的你难道是笨蛋吗!?”
“你说什么!?”
“嘛、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要在这种时候吵架啦。”
出现了!大山的令人惊愕的天然发言!
“你真是,说了有志向的作家不能写的东西呢。”
“唉?刚才的是故意的吧?”
“不,那是天然。”
“说真的……?”
ゆりっぺ的失去了气势,开始发愣起来。
“我说了那么令人惊讶的话吗?”
“你一字不变地把一句话说了两遍。按照作家的话来说就是复制粘贴。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事情的说。”
“哎—,这样啊。那,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脱力了。
大山这角色肯定会一直这样一模一样地阻止我们吵架的吧。就把它叫做大山的魔法吧。啊啊,所以是贤者啊。我理解了。
“那,像男子汉一样下挑战书是什么啊,完全不明白,说明一下。”
我冷静了下来,问道。
“男同胞的决斗哦。”
还想被说同样的话吗,这家伙。
“但是,ゆりっぺ是女孩子不是吗?”
干得好大山。率直地去问这种当然的事情就是你存在的价值。
“所以说,女孩子提出要像男子汉一样决斗的话,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
“那家伙不是笨蛋。会中他的圈套的哦。”
“你确实是笨蛋。”
谁都没有说过那种话。
“但是,为什么男性都这么相似呢。我的话就冲破圈套。”
“有什么想法吗?”
“有一个吧。”
“是什么?”
“让天使来作证。”
“……哈!?”
又和大山同时发出声音了。完了,我没有资格说别人……
“那个,怎么说都不太可能吧……”
“是吗?我倒认为不一定。”
有可能吗,那样的事……
ゆりっぺ和那个男子决斗、天使担任见证人那样的事……

-----------------------------------------------------------

晚饭时,我一个人潜入食堂,往制服中塞了便于携带的面包来帮他们两个置办食物。
“你不会自己一个人吃好东西吧?”
黑暗中一双白眼看向了我。
“没有的说,不过是不是做了比较好……”
我们一起很礼貌地掰着面包吃。
“总觉得这样像是在野营一样很不错呢。”
大山那平和的傻话缓和着现场的气氛。
就算现在,那个男子也可能站在我们背后,用枪指着我们也说不定。
我毛骨悚然地回过头去,就算真是那样,这么暗也根本看不见。
“真是胆小呢。反正也死不了,不需要担心吧?”
“会被活埋进自己挖的坑的哦。”
“同伴到底是为了什么的啊。相互信任吧。”
“这我还是相信的啦。”
“我还不相信哦。”
“胡说吧!?”
“嘛、嘛,无论怎样都好啦。我们的友情就算变成那天上的星星也不会断的哦。”
“按那比喻来说,我们不是已经变成天上的星星了吗。”
一如既往的对话。如果我们三个人突然活过来了,要不要以相声演员为目标呢?被ゆりっぺ的这些傻话所吓到,和大山有了更深的羁绊,就这样度过着睡前的时间。
“要是对我做了什么,我会杀了你哦。”
“放心吧,就算你翻身过来我也会躲开的。”
咚。
睡觉。

-----------------------------------------------------------

光线在一闪一闪地晃动。已经是早上了。从树林的间隙之间射下来的阳光,就像闪闪发光的波浪一样非常美丽。
话说起来,最后一次去海边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
我直起身来,甩了甩受了伤的手臂,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倒是睡之前被揍过的头还是隐隐作痛。
“呼。”
ゆりっぺ正伴随着以她的性格无法想象的可爱的呼吸声呼呼地睡着。
你应该是裙子大敞着打着呼噜睡着才对啊。
那像天使一样的睡脸是会降低你的等级的。虽然不知道降低的是什么等级。啊啊,是ゆりっぺ。叫做ゆりっぺ的等级下降了。关系到你的身份的哦,这样可以吗?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呆呆地看着看着那睡脸。
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要是碰她会被杀的,所以只能等她自己醒来了。
叫醒了大山后,我开始外出筹备早饭。

-----------------------------------------------------------

混入了从宿舍上学的学生中,我们三个向教学楼走去。
“是这里呢。”
我撞上了突然停下脚步的ゆりっぺ。在她后面的大山也紧接着撞了上来。两人就这样夹着ゆりっぺ。
“你们在干什么!?果然是想捣乱吗?!”
所以我们三个人如果同时突然活过来的话,很可能会以相声演员为目标啊。
“走吧。”
ゆりっぺ走进了教室,在聚集起来的不认识的学生们的视线下横穿着教室。
我们跟在她后面走着。
在靠窗的阳光很好的座位上,她就坐在那里。
“学生会长。”
那小小的脸抬了起来,看向了我们的公主。
“和那个男的决斗有关。希望你能做见证人。”
“……?”
学生会长皱起了眉头。
嗯,那才是正确的反应。
“就是那个向你开枪的男的哦。”
“……”
“如果我输了,就听从你的话。”
“如果你赢了呢?”
“能请我们喝茶吗?”
“……?”
学生会长又皱起了眉头。那个反应也是正确的。
“在你的房间喝茶怎么样?另外,我希望至今为止的事情都一笔勾销,和你交个朋友。”
是这样啊。原来如此,还可以这样。
“这个决斗有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吗?”
“没有。”
“那还要见证人?”
“有一个条件。”
“什么?”
“喝茶的时候,那个男的也一起。”
“当然,我也希望这样。”
ゆりっぺ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天使就这样被花言巧语地哄骗了。

-----------------------------------------------------------

紧接着,我们潜进了书法部的活动室,小心地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开始写挑战书。
ゆりっぺ竖起了笔,开始流利地写起来。
“写了什么?”
由于意外地写得很漂亮,我也和大山抱起了相同的疑问,但除了“地面”的片假名和“四点”这个时间以外都没解读出来,因此只能回答“我还在看”。反正就算问了也只会被叫做笨蛋。过了十分钟纸干了以后,ゆりっぺ将它小心地折了起来。
“那么,问题是怎么样把它交给他啊?”
“这还用说吗。”

-----------------------------------------------------------

我们接下来潜入的是弓箭部。
ゆりっぺ就这样私借走了别人的弓和箭。
我们把挑战书绑在了箭的中间。
“还真是古典呢。”
“在现在这个没法当面交给他的情况下,只能这么做了啊。”
“不过你会射箭吗?”
“我印象中是会的。”
“那就好了。”
“唉、从哪得出的?刚才你什么根据都没有啊!?”
如果复活的话,就由你负责吐槽了。拜托了,大山。
那男子仍以我们最后看见的一样的姿势坐在同一个地方。
“伤还没好吗?”
“好了吧?只是他喜欢那样子啦。”
确实,我也是从教学楼掉下来的第二天就能动了。
“那么,就瞄准他身后的树吧。”
ゆりっぺ架起了弓,拉开了弦。
噢噢!有模有样的啊!
只看这身影就知道非常熟练。
ゆりっぺ最大限度地拉开了弓。
在使劲拉开弦之后,ゆりっぺ松开了手上的箭。
噗咻!
箭刺进了男子的眉间。
“呜哇,挑战书就这样变成了致命一击了啊!”
“哪里是像男子汉一样啊……这不是变成暗杀了吗……”
“任务完成。反正到了傍晚就会治好了。走吧。”
我们的ゆりっぺ华丽地无视了吐槽,开始向坡道下方走去。
就这样所有的事前准备都做好了。

-----------------------------------------------------------

风开始变得有些寒冷了。
太阳已经西斜,ゆりっぺ长长的背影映照在宽阔的广场的中心。
说起来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了?在死后的世界有四季的变更吗。
虽然就身体的感觉上来说要么是春天,要么是初秋时分,不过从状况来看是凉飕飕的夏季。感觉好混乱。
天使站在离ゆりっぺ稍远一点的地方。
像波浪一样飘舞着的头发非常的漂亮。那美也感觉有些不合时宜。
我和大山面对着这样的风景,倚靠在教学楼的墙壁边上,旁观着这场决斗。
“要不要在远处用枪狙击呢?”
“在这么宽阔的地方,用枪身那么短的枪是没办法狙击的。”
“这样啊,所以ゆりっぺ才会选这里作为决斗的地点啊。”
“另外刚才的对话对于有志向的作家来说也会因为太难说明而被NG掉的。记住了哦。”
“我又不是有志向的作家的说……”
ゆりっぺ好像在和天使说着什么。
ゆりっぺ在笑。只有她一个人在笑也可以说是在谈笑吗?
就在我眺望着那样的光景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了悲鸣声。
那男子抱住大山,用枪顶着他的太阳穴。
我们背对着墙壁应该没有死角的。
难道,是从上面跳下来的吗!
我下意识地准备向上看去,但是现在不是东张西望的时候。
“为什么天使会在。”
男子这样问我。
“是见证人。为了公平地判断是谁获得了胜利。”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我也不敢相信啊。竟然真的同意了。”
ゆりっぺ她们还没有注意到这里。
难道她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展开,所以一直在分散天使的注意力吗。
那么,我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想想看……
“要是被发现了会很糟糕的哦。”
“……?”
“现在拿人质作为盾牌的你违反了这次决斗的公平性。被见证人的天使看到了会怎么样呢?”
“真是自大呢……想要威胁我吗。”
枪指向了我。
“啊,枪声被听见会暴露的哦。”
“……”
男子停止了动作。连呼吸都感觉停住了。
他应该在想怎样打开现在这样的局面。
男子突然把大山推向了我。
“哇哇……”
我抱接住了向前摔倒的大山。
“谢谢,日向君。”
“耍花招啊……”
男子这样嘟哝道,驾着一把枪向ゆりっぺ她们面前走去。
我抱着大山目送着他的背影。
ゆりっぺ,怎么样……?我的行动也和你的计算一样吗?
注意到了走近的男子,ゆりっぺ和天使回过头来。
ゆりっぺ看向了我,嘴巴动了动。
……没事吗?
这样问道。
没事。
我向着天空竖起了大拇指。
……之后交给我吧。
我这样感觉到。离着这么远明明不可能听到的。
两人的对决开始了。
交换了一言两语后,ゆりっぺ和男子互相背对着站着。
竟然真的用天使制造出了这种局面啊……
“一。”
天使的数数声传到了我们这边。
两人同时迈出了第一步。
“二。”
第二步。
“三。”
两人的距离逐渐拉开。
“四……五……六……”
数数继续着。
“十!”
ゆりっぺ最后一步猛蹬了地面。
身体向前飞了出去,卷起了地面上的尘土。
但是,男子很冷静。
没有因为射偏了而动摇。
只是冷淡地改变着手臂的角度,将枪口跟随着目标。
没有把所有的圈套清除吗?
糟糕了,喂!
嗙!
男子射击了。
那之后,令人无法相信的光景进入了我们的眼睛。
叮!
刺耳的金属声同时持续着。
天使从手里伸出了那刀刃——音速手刃跳了起来。
嗙!
她身后的ゆりっぺ转过身来开了枪。
那就像……
两人的呼吸一致的合作一样。
男子倒在了地上。
赢了……
但是完全不明白。
为什么天使要帮ゆりっぺ?
“太棒了!”
大山高兴地大喊着跑了出去。
我也跟在了他后面。
天使和ゆりっぺ在争执着什么。
“胜负已经决出来了哦。”
“才不是,赢的人是我哦。”
“你输了。是我掩护了输掉的你。”
“看看现在的状况啊。为什么说是我输了?那么去问问在观看的全校学生怎么样?只要有一个人说我输了的话,就把他带来啊。那样我就承认输了哦?”
“所以说那是……”
“是的啊,ゆりっぺ赢了啊!哇——!”
“是啊,呀喝——!”
大山和ゆりっぺ开始用吵闹盖过天使的话。大山是天然,而ゆりっぺ只是借用这一点。
你也快点做啊。这样的眼神一瞬之间向我射来。
“都说了……”
“哈哈……是我们的胜利——!!”
“呀喝——!”
“ゆりっぺ、最高!!”
我们在天使的周围像笨蛋一样地持续吵闹着。
直到天使死心了以后。

-----------------------------------------------------------

“请。”
茶杯放在了面前。
“真窄啊。”
ゆりっぺ不满意地说道。
“这不是你要求的事情吗。”
天使说道。
“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应该说是预料之外呢,还是——”
撅起嘴的ゆりっぺ意外很可爱呢。我心中的“ゆりっぺ”这个等级又下降了。
“你以为是什么样的房间?”
“比如说有宝盖的床之类的感觉。”
“那样的房间这个宿舍可没有。”
天使的房间和我们男生宿舍的房间一样很朴素。内置也没什么不同。要说不同的话,就是衣服和书本都整理得很整齐。
“这是什么?啊,睡衣啊,满可爱的呢。”
ゆりっぺ毫无顾虑地在房间里搜索起来。
“嗅嗅,嗯,很香。”
加油,我可做不到这种事。
“要是下命令的话,我立刻就让她吐出来。”
男子就坐在胆战心惊的大山的旁边。
他把手比划成枪的形状,指向了天使。
两把枪都已经没有了,被天使没收了。这是ゆりっぺ唯一的让步。
“我才不会下那么笨的命令。能闻闻看其他衣服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气味吗?喂,把它叠好。”
ゆりっぺ把睡衣扔到了男子的脸上。
“啊!”
大山害怕地叫了出来。而男子则扑哧地笑着。
之后,男子哇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哎哎、天使的体臭难道有毒树果的成分吗?”
大山又开始害怕起了别的事情。
“你真是有趣的家伙啊。叫什么名字?”
“ゆり。不过,为了显得更亲密,同伴们都叫我ゆりっぺ。你呢?”
“那么我就是チャー。”
“チャー?那是什么?”
“名字。”
“チャー啊。这么叫不错呢。那么,去闻闻气味吧。”
男子立刻哇哈哈地大笑起来,头上垂下来的睡衣猛烈地摇动着。
“这家伙,还是满有意思的啊?”
“嘛。”
“你和我妻子真是几乎一模一样呢。”
“哎哎哎——!!”
我和大山的声音第三次重叠在一起。
“啊啦,你还是高中生就结婚了啊。”
“是的。但是,我们开始了寻找只属于我们两人的乐园的旅行。在现实中不存在的……遥远的世界。”
后半段声音渐渐变得模糊不清。那是……
“这样啊,那是因为什么?”
而ゆりっぺ则是用一直的口吻向最天真的部分直接提出了质问。
“被对方的家人强制离婚了。”
“但是,你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呢。”
“啊,没错。把家族和朋友都抛弃,准备永远都过着只有两人的生活。但是……还是被拆散了。就这样我变成了独自一人……为什么……我一直思考着……但是还是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你在这个世界有需要做的事情哦。而且你已经不是独自一人了。有我这个领队在啊。”
“我们这些伙伴也在的说……”
“之后就是酒了。只要有酒就好。做同伴吧。”
就在我正准备说不可能有的时候。
“在科学室里有啊。酒精。”
ゆりっぺ坦率地说道。确实。
“呼……哈哈……哇哈哈!!”
男子仍然在豪快地大笑着。
“都到齐了……”
然后,变成了喃喃自语。
“就这么简单地……那时我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所有……”
从中间开始变成哭泣声。表情由于被天使的可爱的睡衣所遮住所以看不到。
这个男人……在哭吗?
“茶都冷掉了……我去重新煮。”
好像注意到了现场的气氛,天使把面前的茶杯放上托盘,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而ゆりっぺ则晃着形状很好的屁股,继续在衣柜中搜寻着。
然而那屁股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
ゆりっぺ慢慢地把它拿了出来给我们看……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6-28 20:22, Processed in 0.064586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