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三话 消融】

Q:原创资源的原创标签是什么,原创标签是怎样的?
A:原创标签是证明资源是你所首发的证据,原创标签为“论坛ID@萌娘国”,例:论坛ID为“萌娘”的,原创标签就是“萌娘@萌娘国”或“萌娘@Moe”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三话 消融】

第三话 消融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等、等一下啦!现在要去见的是日向君的朋友吧?”
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我拽着大山的手,走在安静的走廊里。
“是这样,怎么了?”
这样回答的我的言语里混入了ゆりっぺ的口头禅。糟了啊,已经被洗脑了也说不定。
“太暴力了!!不行不行不行!!不用管我的!”
“你啊,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吗?我们是不死之身的说。”
“就算这么说,用筷子插眼睛、用枪还击什么的,我不想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啊!”
“你是人类不是吗?那么就已经不可能不被卷进来了。不好意思。”
“救救我——————!!”
我用力拖着他走着。


---------------------------------------------


“这家伙是谁啊。”
ゆりっぺ看了大山一眼之后问我。
“是我找到的,同伴哦。我的室友是人类的说。”
“是这样啊。害怕到这种程度确实很不寻常呢。是人类没错呢。”
大山蹲伏在地上,就像刚出生的小鹿一样颤抖着四肢。
“竟然这么害怕,好可怜……死时的记忆在大脑里回闪了吧,是刚来到这里吗……”
“其实很难说出口……”
“什么啊。”
“他在害怕你。”

眨眼功夫之后。

“你开玩笑吧?”
“不,是真的。”
“哎哎!?面对我就变成这么有失体统的样子吗?这不是像快要大小便失禁一样地在颤抖吗!!到底要怎样才会变成这样啊!?”
“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他就变成这样了。”
“哈————!?”
“不、嘛、是因为稍微夸大了一点吗……”
咚!
一拳正中我胸口。
“这是你的错吧……”
ゆりっぺ跨过被一击打倒在地的我,走到了同样蹲伏在地上的大山的面前。
“我不知道那个笨蛋给你灌入了什么样的思想,但是放心吧。我是你的同伴哦。”
“呜哇哇哇哇哇——!!”
大山用两手蒙住了眼睛,在地上打着滚逃走了。
ゆりっぺ用鬼一样的表情看向了我。
完了……话说,我已经像这样被打翻在地了不是吗。
ゆりっぺ一点一点地向我靠近。
要鞭尸吗?
ゆりっぺ抓起了我的制服的衣襟,把我拎了起来……
咚!
“呜哇!日向君————!!”
最后听到的是大山的悲鸣。


----------------------------------------------


白色的天花板。
“喂,你的室友逃掉了啊。”
“……然——的啦!!”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向她吐槽。
“为什么啊。”
这么淡定地问吗。
“室友在自己眼前被从屋顶上踢下去了啊!?”
“都说了,不会死的啦~”
又是摆着手笑着说道。
“不要和我说啊。”
“我知道了啦。你就出现在他面前,跟他说:你看,我很好哦,在这个世界是不会死的,不如说身体变得更舒畅了好舒服啊!好清爽!”
“但是我想那样的话心理伤害就会变得无药可救了吧……”
“什么的啊?”
“你的恐怖。”
“哈?我的恐怖?那是什么?我可是很温柔的哦?这样子把你当成一起实现向神的复仇的同伴了不是吗?”
唔…………这家伙内在绝对缺少了什么……
除了眼前的目的以外什么都看不见,将本应该更加细心对待的事物全部置之身外,话说……
可是,这到底该怎么说明才好呢……
如果是游戏的话这里会出现选项的吧。
·向ゆりっぺ说明
·随ゆりっぺ喜欢
·偷偷抱住ゆりっぺ

……
最后那个无视!不行不行不行!!
这样的话,有两个选择啊……
是向她说明,还是随她喜欢……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大山太可怜了。
在这样的世界到如今仍是独自一人。
“你在干什么啊。既然能起来的话,就快点去找他吧。”
我们的暴君很着急啊。
“我说啊,ゆりっぺ。”
“什么啊。”
……这样面对着她对我很不利啊。就像被蛇盯着的青蛙一样。
“你啊……”
我避开了视线说道。
“这样子的话谁都不会跟着你的哦。”
“什么?现在要开始对我说教吗?”
一瞬之间语气就变了。
遭了……
完全被刚才的一句话激怒了……
但是不能在这里就胆怯。
我再次看向了ゆりっぺ的眼睛。
“向神的复仇。我知道这个最终目的。不过考虑一下手段啊。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那个固守在校长室的男子就是这样。所以必要的东西就是同伴啊。”
“所以不是在找吗。”
“但是,你那个……太粗暴了。虽然没办法说得很好,不过你很粗暴啊,过于粗暴了。”
“既然是死后的世界有什么不可以的。”
“都说了,那样的话谁都不会跟着你的!”
“所以都说了,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不……现在的话我可以确信。一个人是办不到的。我对这家伙来说是必要的。没有我跟在身边她什么都实现不了。无论在哪里都是横冲直撞的,无论是谁的手都会甩开。
“ゆりっぺ,你……你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能干。”
“竟然被笨蛋说我是笨蛋!”
“是,就是这样。你一个人什么都办不到。所以同伴是必须的。像现在这样是不可能的啊。同伴是不会增加的。你除了自己的目的以外什么都不顾,现在需要多考虑一些对召集同

伴必要的事情啊。”
“……喂。”
“什么?”
“可以解散吗?”
“不要。”
“我说已经不想再和你做同伴了哦。不懂吗?”
“不要。我决定一直跟着你了。”
“跟踪狂?”
“你不管怎么想都可以哦。”
“不过我可不愿意。”
“跟踪狂因为就算被讨厌也会跟着才是跟踪狂的哎?”
“我不是说了不想和这种变态在一起吗……”
ゆりっぺ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被她用这种眼神看着还是第一次。
也就是说,她是认真的啊。
胸口像是被紧紧抓住了一样疼痛。
我……说了正确的话吧?
我可以对自己有自信吧?
就算真的被讨厌……
这样也好。
我不知不觉这样想。


-------------------------------------------------


“哟,大山。”
找到了坐在无人的网球场的栏杆上,望着远处发呆的大山,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呜哇,日向君!“
大山从栏杆上惊讶地跳了起来。
”没事吗!?“
“什么有事没事的,都已经是死人了的说。在这个世界无论受多么重的伤都能马上回复的。”
“日向君也死了吗……好可怜……”
“你这家伙人不错啊。”
现在仔细想想。之前因为认为他不是人类所以才会觉得很不舒服,现在以对待一个人类的立场再回头看看他的那些话,这便是我唯一能涌现出的感受。
“不不,哪有,日向君才是,为了让我逃跑而牺牲……不过,就算这样日向君还是继续和那人做朋友啊,好厉害哦。”
“不,可惜的是已经不是朋友了。”
“哎?和她断交了吗?”
“与其说和她断交……不如说被她甩了……”
“是这样啊……所以才会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啊。”
这算什么啊……不就像是告诉别人自己失恋了一样嘛。
“过一段时间一定能和好的哦。”
然后这家伙,没有任何根据地在安慰我。
“我,现在又变成一个人了……”
又回到了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的状态。
“不是还有我吗。”
“是啊,是这样啊……抱歉,忘记了呢。”
“明明就在眼前,太过分呢,真是的!”
这么说着,大山笑得像张画一样。
真是可爱的家伙啊。
不过,我今后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在这个世界应该做什么呢?
说起来,本应有应该做的事的啊。
那是、对,整理自己的内心。
把这件事完成了的话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完成转生。ゆりっぺ这么说过。
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是的话,应该全身心投入到这件事里吗?
但是我不太清楚方法。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了起来。
不是有天使吗。既然是神的使者,那么也一定担任着守护这个世界的任务的吧。去问那个家伙就好了。
“大山,你之后准备怎么办?
”既然知道日向君没事了,我就回宿舍睡觉去了。日向君也要回去吧?“
“并不是说这一两天,我是问你从今以后的打算。”
“从今以后,像平常一样去学校的说。”
“这就是你整理内心的方法吗?”
“内心的生理?内心有生理这种东西吗?”(注:日语里整理和生理同音)
“不是那个生理,是整理整顿的整理。”
“呜哇,犯了好难为情的错解啊。”
“如果有人想要写关于你的书的话,他肯定一辈子都无法成为职业作家的。”
“那是什么?挖苦我吗?”
“这就是现实啊。不,也许相反吧。太虚假了。不,也不对。喂,大山,你到底算是什么角色?”
“不要那么认真地问我这种完全不明白的问题啊……”
“哈哈,这反应也很不错!”
“反过来日向君的事我变得不太理解了唉……”
“那么,回到原来的话题,你的内心整理是什么样的?在进展着吗?”
“那是什么?我不太懂的说……”
“这样啊,你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于是那之后我将从ゆりっぺ那里得知的事告诉了他。这是从ゆりっぺ那里听说的当然不言自明。
“这个世界是为了那种事存在的啊!我一点都不知道!”
就和我想的一样惊讶。
“内心的整理啊——。那种事连想都没想过唉……”
“说起来,你的人生复杂到需要整理的程度吗?”
脱口而出了这么失礼的疑问。
而大山这时……
“整理啊……呵……”
边笑边向远处望着。
“稍等一下!你是扮演这种角色的吗!?再悠闲一点啊!!我的大山到哪里去了!?把我的大山还给我啊,你这个混蛋——!!”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
我拼命地摇着他的肩膀,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总之先冷静下来啊,日向君。”
“没想到你说这种话的那一天竟然会到来啊……但是,你刚才在边笑边远望着唉?”
“就算是我,回顾自己的人生的时候也会变成那样的啊。”
“这样啊……”
也就是说这家伙也经历了自己的复杂的人生啊。
“内心的整理吗——。我连做都不想做啊。”
“为什么?”
“活着的时候,只有艰辛不是吗。”
“是这样吗……”
我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那么,日向君,准备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啊。”
“我?不用管我。我的事情什么的……”
“那么我的事情也就无所谓了吧。”
“那可不行。”
“为什么?”
“这就是我的天性。和我有关的人我才不会认为是无所谓呢。我担心你啊。尤其是你平常那么悠闲,现在却有种沉重的感觉。”
“日向君很像是游戏的主人公呢。”
“那是什么啊。”
“自己一个人解决别人的烦恼呢。如果我也有这种朋友的话……真好呢。”
“现在不就有吗。”
“……哎?”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哈哈……怎么好像真的进入了游戏的世界呢。日向君是主人公,我是抱着烦恼的……村人A,是吗?”
“笨——蛋,应该是同伴啊。我们是一个队伍的。一起在这个世界进行探险。”
“我的职业是什么?僧侣?”
“又是选择那么普通的职业啊。剑士不就好了。冲在最前面战斗。很帅的哦?”
“不、那个百人斩的剑士不是已经有别人了吗,虽然不是完全符合、不过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了啊。”
“百人斩的剑士?那是谁啊?”
“百人踢?还是说百回踢?总之是非常勇猛的剑士啊。”
……
“那孩子,当然也是同伴对吗?”
……
“那孩子,怀着非常深重的烦恼,有时会做一些伤和气的事……但是,就算这样日向君还是和她一起不是吗?一起继续从今以后的漫漫旅程不是吗?”
……
“她现在肯定是独自一人呢。”
……
“那孩子也是同伴吧?”
……
“……当然。”
我长叹一口气回答道。
非常慎重、但又很自然地。
是啊。不能不追上她。
那家伙是非常孤单的人啊。
不向她伸出手的话……
但是她会再一次抓住我的手吗……?
“喂,大山僧侣。能给我加上防御的魔法吗……无论是什么样的谩骂和暴力都不会屈服的最强的防御魔法。”
“哈哈,看来必须那样呢!好、魔法、治愈!这样就OK了!”
大山将举起的手握成拳头,竖起的大拇指指向了晴朗的天空。
“虽然感觉是只能回复体力的魔法、还是谢谢了!”
我也竖起了拇指,向回走去。
去寻找吧,最强的同伴,ゆりっぺ。


-------------------------------------------------


我跑在通向屋顶的楼梯上。
晴朗的天空在我面前展开。
但是,那里空无一人。
“……ゆりっぺ。”
我轻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后,又回过了神来。
要找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啊。
那家伙是不可能无力地从这个世界消失的。
那么活蹦乱跳的女孩。
一定是又在什么地方引起骚乱吧。
那就如同在深夜的海滨的沙子中寻找发着华丽的光芒的玻璃球镜一样简单的事。


-------------------------------------------------


我奔跑在校舍里。
“哈哈哈。”
竟然笑了出来。
我听到了一片非常大嘈杂。
而那中心,当然就是已经听惯了的ゆりっぺ的骂声。
飞奔入骚乱的教室,我看到了被人群围起来的、正在把什么人当马骑的ゆりっぺ。
她身下的人,是学生会长。
“那么,快说吧,这个世界的黑幕到底存在在什么地方,在哪里旁观着。”
“不知道。”
“要是不说的话,我可是不会下来的哦,骚乱也不会停止的哦,。”
“不会有这种事的。”
“什么啊,要拿那个刀刃来刺我!?那种武力镇压你认为能解决什么问题吗?”
“那不在是说现在的你吗?”
“!也让你就这样尝尝死的滋味怎么样……?”
ゆりっぺ两手抓住了学生会长的头。
已经完全失去自我了……
是因为我不在身边吗。?
为此受到了刺激了吗?
话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去阻止她吧。
我分开人群前进着。就当手快要够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就被拽走了。
一个体格很健壮的教师从ゆりっぺ的身后用双手架住了她。
“不要妨碍我,我现在在和这家伙说话呢!”
“我可只看到恶意的欺负?”
“对手不是人类的哦?是拥有特殊能力的天使哦?不这么做的话就不能平等对话了不是吗?”
“说着什么完全听不懂的话啊……接下来的就到学生指导室听你讲,现在给我老实点。”
我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掉了的声音。
“你这家伙……”
ゆりっぺ将头垂下了之后……
又以要冲上天的气势把头猛地抬了起来。
“我现在能老实下来吗,笨蛋——!不是人的家伙能指导得了吗,笨蛋——!你明白别人的心情吗,笨蛋——!被这种让能人变得不正常的不讲理的人生锻炼强大的我的心情你能

理解吗,笨蛋——!放开我,喂———!!消失吧,滚蛋吧,谁都给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啊啊啊啊————!!”
ゆりっぺ骂地口水飞溅。
可就算如此,教师还是束缚着她的身体
但是ゆりっぺ心里的坚冰的消融,点燃了我内心深处的火焰。我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
啪!
我的直拳直接命中了教师下颚。
他的身体就这样倒了下去。
我尽力地抱住ゆりっぺ制止她。
“干什么啊,为什么这次你出现了啊,这个跟踪狂!”
ゆりっぺ扭动着想要逃脱出去。
“我不一样。”
“什么啊。”
“我明白你想要说的话,我理解你的心情。”
“你这混蛋,不要说得那么简单啊啊啊——!”
咚!
我吃到了一记头顶。
这一击强到一瞬之间让我差点昏过去。
不过这是不起作用的哦。我有大山的治愈的魔法呢!
“没关系,放心吧。我是你的同伴。绝对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的。”
“你算哪根葱啊啊啊——!”
啪!
我的正脸被打了。
粘稠而又温暖的东西从我的鼻子里留了出来。
是鼻血。已经不止地从我的下颚流到了喉咙处,
大概鼻骨也断了吧。
但是,多亏了大山的治愈魔发。否则的话我的脸一定已经凹下去了。这家伙的攻击力被削弱了这么多。
“没关系,放心吧。”
我放开了ゆりっぺ的身体。然后相反地,向她露出了微笑。
“先担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吧,笨蛋————!!”
这次是上勾拳。
鼻血大量地喷了出来。
哈,意识还是得维持住啊。
我要是昏过去了,又会让ゆりっぺ独自一人了。
那样的事我不想再看见了。
我就是这样的啊,你也是这样不是吗?
所以,无论打我多少次都可以。
我挨打的次数,说明了我还没事。
脸已经沾满血的我仍一直难看地微笑着。
“这算什么啊!?认为自己很帅吗!?太差劲了,差劲!!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人哦!?”
ゆりっぺ的拳头也被沾上的血染得通红。
但还是用那拳头捶着我的胸口叫着。
“差不多可以放过他了吧。”
ゆりっぺ的手被抓住了。
是学生会长。
“……放过他?什么?”
ゆりっぺ的气势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削弱了下去,呆呆地问道。
“你在为了什么事而气愤。把怒火发泄到和你相同的人类身上是很残酷的哦。你只是在给他添麻烦罢了。”
然后,学生会长看向了我那悲惨的脸。
“不好意思,让你成了我的替罪羊。”
“没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我在生气?那不是不可能的吗。我怎么可能在你的面前露出那种情感化的姿态。”
“为什么?”
“因为我是领队。”
“什么的?”
“反叛神的队伍的哦。”
“有那样的东西吗?”
“有的哦。另外刚才,你眼睁睁地承认了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什么时候?”
“你不是简单地说明了在这个世界的我的行为的意义吗。”
“这就是你所说的事的证明吗?”
“这是这些家伙绝对做不到的事情哦。”
ゆりっぺ环顾了一下变得更庞大的人群。
“被创造出了的居民是说不出这个世界的设定的。这是你这种存在才说得出来的高级设定哦。”
“你说了很有意思的话呢。”
“那么,笑给我看看?”
“……”
“做不到?那么,你就不是人类。”
“你误会什么了吧。”
“说点什么,天使小姐。”
“天使?”
ゆりっぺ撞了一下我的胸口。现在的我只是这样就不行了。我踉踉跄跄地放开了ゆりっぺ的身体。
ゆりっぺ就这样子在我眼前站了起来。
“我们称这样的你为天使哦。走吧,日向君。”
“嗯、嗯……”
“我绝对会从你那里,把神揪出来。”
ゆりっぺ背对着我,迈步走了出去,人群纷纷让开了道。
给最强的战士。


-------------------------------------------------------


我跟着ゆりっぺ从走廊走了出去,大山正等在那里。
看到了我的样子后大山开始变得慌慌张张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可太糟糕了!!魔法,魔力护盾!”
“那种东西是该在这种时候用的吗……?”
“不过,看起来已经顺利地和好了呢。太好了啊!”
“和好?那是什么?”
ゆりっぺ面对大山那100%天然的话语装傻道。
“哎?你们两个不是断绝关系了吗?”
“呃——,你叫什么名字?”
“大山的说……”
“大山君,虽然让你受惊很不好意思,但那是为了引你出来而演的戏哦。”
“胡说、的吧?”
嗯,是胡说的。
“因为,那种状态根本就没可能让你加入我们的说。你是被这家伙引出来的不是吗。”
“这个……也许是这样子……”
“对吧。就是说这和我计算得一样哦。”
ゆりっぺ交叉起手臂,得意洋洋地说道。
真是的,这么得意忘形啊。
“事情就是这样,你就老老实实地加入我们吧,贤者·大山哟。”
在这么个场合我也开始配合起了她。
“嘛,主人公的邀请无法拒绝的说。”
“你在说什么?我才是领队哦?从今以后要听从我的指示哦?”
“怎么有种第一次战斗就会死掉的感觉啊……”
“啊、哈、哈,都说了在这个世界谁都死不了的!”
看着像平常一样格格地笑着的ゆりっぺ,我一瞬之间感觉到有点恐怖。
除了大山成为伙伴以外……还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吗?
从我心底燃烧起来的那团火焰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说、连我也被欺骗了……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不不。就这样相信吧。不然的话,不就根本不能将这个团队交给这个领队了吗。
“那、你的名字是什么?”
大山问道。
“ゆり哦。”
“不过同伴更亲切地叫她ゆりっぺ。”
我补充道。
“我说你不要自作主张啊。”
“ゆりっぺ啊,很有魅力的名字呢。嗯,我也这么叫吧,ゆりっぺ。”
“哎……”
这是我小小的反击。
怎么样,头疼了吧。


-------------------------------------------------------


“哎,向神的复仇啊!”
啪——!
“是的,大山君,你成为我们伙伴的同时也就有了这么做的权利哦!”
啪——!
“但是,这样会遭报应的啊!?那么做没事的吗!”
啪——!
“怎么会有报应呢!用那样的东西让别人臣服自己这种事不是太奇怪了吗!他算什么东西啊!”
啪——!
“那不是创造我们的造物主吗?”
啪——!
“如果只是为了被给予被夺取被玩弄而诞生于这个世界上的话,那就更奇怪了啊?必须要控诉这种不讲理的行为!用自己的力量!”
啪——!
“原来如此!啊!”
球从大山的球拍的顶端飞了过去。
“14比0!”
他们两个人打着网球,而我则做着裁判。
why?为什么变成这样?
按ゆりっぺ的说法,锻炼身体对于与神之间的战斗也是很重要的,不过在这个致命伤可以自行恢复的世界肉体的强化是可能的吗?
我倒是认为,这单纯只是ゆりっぺ想缓解一下压力而已吧。
不过,这样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谈话会变得很困难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那么——,具体该怎么做呢——?”
看吧。大山正在用喊的。
“关于这个啊……”
相对的ゆりっぺ让球在地面和球拍之间弹了几下之后,抓住球投向了空中。
“破坏掉天使所守护的这个世界的秩序!”
ゆりっぺ猛地挥出球拍、发球。
嗙————!
击打的同时球弹飞了出去。
“呜哇、好强的蛮力!”
“才不是呢。”
ゆりっぺ回了一句后,扔下了球拍。
“最后剩下的棋子,自己过来了啊。”
说着转向了一边。
不、并不是旁边。而是确确实实注视着某一点。
那名男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啊。
“我开始感兴趣了。你们这帮人很有意思不是吗。”
是那个男子。一个人将校长作为人质守在校长室的的男学生。
“如果不想自己的头像那个网球一样飞出去的话,就乖乖听从我的命令吧。”
那家伙露出令人作恶的笑容,将抢指向了ゆりっぺ。
“你拿着很有趣的东西不是吗?那个不是应该被破坏掉了吗。”
“不要问这些废话。”
谜团并不仅仅是那些。子弹也好好地装在枪里面。他是从哪置办到这些东西的?
“这个……遭了啊……怎么办?”
大山的声音在颤抖。
“总之你先解除接发球的姿势吧。”
“那个,不好意思……太紧张了解除不了……”
大山保持着像是要用接发球来对付拿枪的对手的姿势。
啊呀……我叹了口气。
我们这个团队到底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呢?
我拿着记分板,抬起了头。
天空还是那样的晴朗。
Q:很多天没发帖了,看不了资源该怎么办?
A:到泉区水楼和大家聊几贴吧,水王们会很高兴有石头可以踩的

GMT+8, 2017-8-24 07:49, Processed in 0.057138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