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2话——Navy Blue】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2话——Navy Blue】

第2话——Navy Blue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我追着飞奔出去的ゆりっぺ,越过她的背影,我看到了聚集在一起的教师们。
“是校长室呢。”
ゆりっぺ跑向了那群教师,想要强挤进去。
“喂,没有听到广播吗,学生都回到教室去。”
一名教师抓住了ゆりっぺ的手腕。
“咦?有过那种广播……吗!!”
咚!胸口受到ゆりっぺ的肘击,那名教师倒在了地上。
做事真是毫无顾忌呢……
ゆりっぺ把准备上前制服她的另一名教师也撞飞了出去。
就这样我们到达了校长室门前。
“准备突入了哦。”
“你不觉得想得太简单了吗!?”
ゆりっぺ没有任何踌躇,打开了门,飞身跃入校长室。
既然这样我就不得不进去了。我横下了心,跟在ゆりっぺ后面进了校长室。

在校长室里站着一个男学生,正用手臂卡着一名看起来像是校长的穿着西服的大爷的头。
他的手上握着枪。
他把校长作为人质据守在那里。
而现在他把枪口指向了ゆりっぺ。
“我不是说过进来了就会开枪的啊。你是笨蛋吗……?”
“是吗。”
“看好了,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的气势就像是要飞入火中的飞虫一样。
但是,这个世界飞虫是不会在火焰中被烧死的。
ゆりっぺ毫不胆怯地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的,和你想得一样哦。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加入我们吧。”
“你那台词是一尘不变的啊……”
“结伙?不要说笑了。你是叫我在这么个世界里去相信自己以外的人吗?”
“请相信我。我会成为你强有力的伙伴的。”
“哼……真是胡扯。那么你就在我面前把衣服脱光。”
“噗!什!?”
我看着ゆりっぺ。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吓我?那是什么三流戏剧里的杂鱼说的台词啊。我可是准备在这个世界做划时代的事情的。那是很美好的事哦。你还是更加自信一点吧,不要用那种台词贬低自己。”
不愧是ゆりっぺ。听了这些话还不退却的家伙肯定不会存在的!
“你说的话我完全不理解。想让我相信你,就把衣服都脱了。以上。”
对手很强劲啊!!
但是我所认识的ゆりっぺ,一定会用话语一点一点地粉碎对手的自尊心,最后取得压倒性的胜利的。
“让这家伙代替我脱吧。”
“唉、让我脱啊,喂!!”
我连吐槽都吐不出来。
“有什么不满吗?”
“太多了啊!在这种状况下突然让我脱衣服你叫我怎么办啊!”
“是为了什么才让你成为我的同伴的啊。”
“至少不是为了让我脱衣服啊—!”
“你啊……这种事情都要逼我去做,算什么啊?没有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吗?”
“我才没有逼你呢!我是说我们两个都不脱!”
“但是他说不脱的话,是得不到他的信任的啊。”
“他是对你说的吧!”
“我又不想脱。”
“现在该怎么做是你该想的事吧!”
“又是我~?真是的,你到底算什么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顶点用?现在能在这里把你解雇吗?”
啪!
……枪声。
身边的墙壁上有一个洞正冒着烟。
“完了……现在不是闲谈这些的时候……”
“什么闲谈啊。你把我当傻瓜吗?我只是在追究你的责任。”
“那个,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
“这次没打中,下次可不会射偏了哦。”
那男子尖锐地说道。
“啊啦,我们跑题了呢。”
ゆりっぺ终于想起了自己原来的目的,再次面向了那男子。
“那么,你是什么意思?只要我脱了就可以了?能不能就我们两个独自在一起?只要想到被这家伙看到了就觉得恶心的说。”
“你们做什么都没用了,给我出去。”
“哼,是吗。既然你说到这种地步了,交涉决裂了呢。好吧,给我上,日向君。”
“哎,我吗!?这种状况我能做什么啊!”
“你真是到底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呢!?不会死人的唉,不管是用身体撞还是什么的总之做给我看看!”
这之后,说真的,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的。首先,门被“嘣”地一声打开了。
之后,枪声不知道响起了多少次。然而我却很没用地闭上了眼睛。
只听到里面传来跳跃的声音。
然而枪声却没有停止。
突然,我听到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
睁开眼,我发现那男子被压在了地板上。
在他上面的,是学生会长。
一把大刃刺进了那男子的胸口。

啪!啪!啪!
学生会长被毫不留情的打了不知多少枪。
鲜血从她那小小的嘴里留了出来。
然而,那把刀刃仍然刺在那男子体内。
直到那男子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她都保持着那个姿势。
听到枪声停止了,教师们都一口气冲了进来。
但是无论是校长被救还是那名男子被抬出去,我和ゆりっぺ除了看……什么都做不到。


-------------------------------------


晚饭点了咖喱。
我把咖喱一点一点送进嘴里。
ゆりっぺ和昨天一样点了乌东面,可是却一点都没动。

吃完了咖喱,我无可奈何地先开了口。
“真是够呛的一天呢……嘛、对我来说比起昨天被从屋顶踢下去两次,今天要好得多。”
我以为这么说又会被她骂。可是ゆりっぺ却什么也没说,开始吃起了乌东面。
……状态很不好呢。
看来没能让那个男子加入这件事让她很受打击啊。
我们两个盯着已经空了的碗盘。
“打起精神来啊。那个男子又不是那样就死了。以后还有拉他入伙的机会不是吗。”
“……不要说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总算说话了。
“你难道以为我一直在想着那个男的的事情吗?”
“唉?不是吗?没有做成同伴的说。”
“你还真是笨的没救了呢……”
“什么啊?”
“你没看到吗?学生会长的行动。”
“看到了啊。”
“然后什么都没想吗?”
“嘛……有点吓到了。没想到竟然是会做那种事的人。”
“我说你啊……”
“什么。”
“刚才,要是你和我没关系的话,我早就揍你了。”
看来恢复平时的状态了。
“那就爱怎么打怎么打啊。”
我直起腰,把头伸了出去。
这么说着,拿着筷子的两只手从下面插了上了。
眼看就要碰到我时,我闪开了。
“你准备干什么啊!”
“我想刺你的两只眼睛的说。”
“会失明的啊!”
“过不了3天就会自己好的。”
“在那之前什么都看不见,要我怎么帮你啊。”
“你就算看得见也只是发牢骚而已,什么都改变不了不是吗。”
“这样我的生活会有困难的唉!突然两眼失明地回到宿舍,室友也会吓到的啊。”
“那反应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真是的!”
我粗暴地坐了回去。不过,听到了平常的毒舌总算是放心了。
“……那么,学生会长的行动怎么了?”
“不管怎么说,那行动不是都太不寻常了吗。”
“这样的话那个男子的行动不是也很不寻常吗。”
“不只那些哦,那个凶器到底是什么?你出生以来有看过那种东西吗?”
“你是说那把大刃啊。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呢。”
“拿出来?才没有那种事呢。”
“没有吗?”
“你还真是缺乏观察力呢。就算弄瞎了你的眼睛也真的什么都不会改变不是吗?能再戳一次吗?”
“干什么啊……好了,快说吧。”
“……她并没有握着刀刃。”
“怎么回事?”
“是从她手腕处长出来的哦。”
“怎么可能!?”
“就是那样的哦。”
长出来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样才能让那种东西长出来?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比起那男的,学生会长才更加不寻常了吧?”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确实是呢……”
ゆりっぺ并不是因为没能让那个男子加入我们才那么消沉的,而是一直在考虑那个学生会长的怪异之处。
“那么,让学生会长加入我们?”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也有可能就是神也说不定。”
“有那种可能吗……”
“听好了。虽说这里是死后的世界,但我们除了‘死不了’以外都和活着的时候完全一样哦。没有办法5秒跑完100米,就算想从屋顶飞起来,也只会因无法违反重力而掉下去而已。那种事情你不是应该亲身体验过了吗。”
“不,那只是被你踢下去的而已……”
“但是学生会长却不同。从手腕处长出刀刃这种事,完全是超常现象不是吗?这样的力量,这个世界里

谁都没有。”
“也就是说,只有她是特别的存在……”
“如果是真的,那个男的的行动还真是把神引出来了呢。”
“是这样的啊……那么这样的话,你要把学生会长……”
“嗯,如果她真的是神的话一定要把她打得落花流水。不过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是啊……有确认的方法吗?”
“是啊,给你一天时间。拜托了哦。”
“哎?我来想吗!?”
“不要让我一次又一次地说。日向君,你到底能做什么?“
“哎,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
“什么?你果然对我有意思?”
“不,没有的说。”
“呜哇,事到如今还这么镇静地这么说呢……”
“我是为了让你不在这里生活地得那么寂寞才存在的啊。是因为担心你。”
“你那只是多管闲事哦。我一个人也没问题的。”
“没关系。就让我擅自跟着你吧。”
“那可不行哦。要和我在一起的话,就让我感觉到你的必要性,而不是只是妨碍我。”
嘛,这也是呢……
我叉起了手臂,暂时陷入了思考。
“那么,我知道了。我会一个晚上拼命思考证明神的方法的。”
没有办法,我这么回答道。
“嗯嗯,我喜欢坦率的孩子哦。”
“那么解散”,ゆりっぺ这么说着,拿着腕站了起来。


--------------------------------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思考着。
“怎么了?有什么烦恼吗?”
“啊!”
听到旁边突然传来的声音,我跳了起来。
大山爬在梯子上,窥视着我的脸。
“我说了什么了吗?”
“因为一直在发着‘嗯嗯’的声音,所以有点担心。”
完全没注意到。嘛,竟然如此沉浸在思考中,也就是说我一直在想着揭露神的方法。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和你一起商量商量。”
大山一脸永远都没有烦恼的表情说道。
“我突然两只眼睛插着筷子回来你会怎么样?”
“哎哎,当然会吃惊了啊!!”
“也是啊。”
“怎么了?有人要戳你吗?”
“没什么,只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罢了。”
“这可不是单纯的恶作剧啊!?想要用筷子刺双眼什么的,那人很糟糕啊?作为日向君的朋友不是太危险了吗?”
“早晚会介绍给你的。”
“不不不!!但是,有这样的朋友啊…那还真是会烦恼呢。早点摆脱关系为好哦。”
“不,我决定和那家伙一直在一起了。”
“还真亏你能活得下来啊!!每天都不得不提心吊胆呢……不过,在这间房间里的时候就请安下心来吧。我绝对不会做用筷子插你眼睛这种事的。”
“是呢,你是好人的说。”
“不不不!!很普通的,很普通。”
太过普通了啊,你们这些家伙。
逗他玩还是满有意思的(我记住了这种打发时间的方法)。
熄灯以后,我仍在继续烦恼着,继续不停地念叨。
大山那家伙要是再把头探过来,我就揍他。
我一直持续思考着确认神的方法。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我已经疲惫不堪了,才想到了一个极其简单的方案。


--------------------------------


“那么让我听听你的方案吧。”
第二天的屋顶上,风从身边扶过,ゆりっぺ插着腰站在我面前。
“啊啊,这个真的是……非常好的主意哦。”
“快点给我说关键的啊。”
哦哦,ゆりっぺ开始焦急了!立场和平时完全相反了不是吗!
“哈哈、我可是一晚没睡一直在思考着的哦……其实很简单。”
咚!
“……也就是说,挟持校长当人质,固守在校长室里。”
“哼~也就是说再现昨天的事件?”
“嗯。那个男子只是一个人,所以被刺了以后就一切都结束了。但是我们有两个人,可以相互协作。然后只要在她发动那个超常现象的瞬间由另外一个人制服并申问她,以前一直回答不知道的事情应该就可以知道了哦。”
“你总算是有个同伴的样子了呢。”
ゆりっぺ也露出了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那还真是光荣呢。”
“我们该用什么武器?”
“去找那把枪吧。”
“不过那把枪的子弹好像已经射完了?”
“用来恐吓还是可以的吧。”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头脑变得这么好反过来让人觉得不舒服呢,感觉很恐怖啊。我说,可以解散吗? ”
“你就老老实实地表现出自己很高兴吧……”


---------------------------------


枪被放置在了办公室的金库中。
我和ゆりっぺ在深夜潜入了办公室,用了两天时间找出了钥匙,成功地将枪拿到了手。

行动被定在明天。
我躺在床上,注视手中的枪。
这是真枪,当然触摸也是第一次。
“呜哇哇哇、日向君,那个是!?”
被大山那个笨蛋发现了。
“你啊……我不是说过爬上来的话先和我说一声吗。”
“你为什么拿着那种东西啊!?”
他被枪吓到了,根本听不进我的话。
“说这个啊……我在想眼镜被筷子戳的时候,要不要用这个反击。”
“别说笑了啊!!”
“别担心。开这种程度的玩笑是没关系的。”
“好宽容的朋友!!说起来,用筷子戳眼镜和用枪还手,你们俩的友情不是太扭曲了吗?”
“要不要加入我们?”
“不不不!这种事连想都不会想!不好意思,在外面碰到你和我打招呼,我可要无视了哦!”
变成很愉快的事情了呢。
这之后到底什么样的事会发生、开始呢。
我开始变得有些兴奋,结果那一晚基本上没怎么睡。


---------------------------------


决战的时候终于到了。
ゆりっぺ拿着枪,我拿着金属棒球棒站在校长室门前。
现在是上课时间,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有没有一点害怕。”
“事已至此害怕也没用了。”
“什么啊,摆出一副男子汉的样子。”
“我看上去有那么害怕嘛?”
ゆりっぺ“呋呋”地坏笑起来。
“那么,准备上了哦?”
“OK。”
咚的一声,我们打开了校长室的门。
“冲进去!”
我跟在ゆりっぺ后面飞身跳入了校长室。
ゆりっぺ快速绕到校长的背后,卡住他的头,将枪口指向了他的太阳穴。
“啊!!又来了!”
“是的,不好意思呢,再次挟持你。能不能请你用内线把这个状况通知其他员工?”
“这次的要求该怎么说才好?”
“让神给我、出来。”
“你说神!?不明所以!”
“这你不用多管,麻烦了啊,老大爷。”
我也挥动着球棒威胁着。
“……我知道了。”
校长勉强地答应了。
不久之后,就听到走廊上开始喧闹起来。
“不快点把神叫出来的话,校长就没命了哦!?”
我贴着门这样喊道。
从门外传来了“完全搞不动”、“疯了”这样的声音。
这种回答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对于我来说,疯的是这个世界啊。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
校长痛苦地说道。
“把神引出来哦。”
“你们是认真的吗?我完全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总是会发生这种事啊……”
“总是?不是第二次?”
ゆりっぺ立刻反问他。
“嗯……”
“这是第几次了?”
“记不得了。”
“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两个和昨天的男的以外还有其他人重复地做过这件事啊……”
“是啊……嘛,最终总是妥善处理了……啊,出现了呢……”
我回过头去,发现学生会长突然降临到我背后。
我全身一阵寒气,本能地举起了球棒。
当!
这一击被躲过去了。
而反过来,发着暗淡的光芒的刀刃的刃尖向我刺来。
那光刃是从学生会长的袖子里长出来的。
那到底、是什么……

“住手,学生会长。校长现在可是我的人质,没看到吗?你要是对我的同伴出手我就杀了他哦。”
“那么,就从你先开始吧。”
学生会长放下了手,从我的面前经过,向ゆりっぺ走去。
“停下。不然我向校长开枪了哦?”
“……”
学生会长并没有停下来。
“你那力量到底是什么?你和其他的学生不同,到底是何方神圣?”
面对ゆりっぺ的一个个质问,她仍旧一言不发地一步步逼近着。
ゆりっぺ也开始焦急了。那把枪并没有子弹。
我开始迷茫了。
要用手上的球棒去打学生会长吗。
要竭尽全力让她停下来吗。
但是……对方一个女孩子啊……
可是不这么做,ゆりっぺ会被干掉的……
我们两个为了不落到那个男子的下场,不得不齐心协力。这是我自己制定的作战。
……再说这个世界说都不会死。
“不是让你停下来了吗——!!”
我全速冲过去,将球棒挥了下去。
可是,手上一点感觉都没有。
“挥空了?”
挥棒的时候她就在我眼前。而现在明明也是。
突然传来了钥匙之类的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
“……唉?”
奇怪的东西在脚边转动。
是球棒。
我战战兢兢地确认自己手里的东西。握在手中的是留下一道漂亮的切痕的球棒柄。
“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回答我!!”
ゆりっぺ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紧张。
学生会长一直逼近到了ゆりっぺ面前。
“可恶。”
我扔掉了球棒柄,从身后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然后准备紧锁住她的颈部。
紧接着,我的背就撞在了墙壁上。难以置信的是,她只是向后跳了一步就移动了这么远的距离。
[我全身都开始剧痛,一下子没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日向君!”
但是,我又重新抓住了她的脚。
“真是拼命呢。”
是学生会长的声音。
“是很拼命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伤你的。”
这种时候我们开始谈起了话。
“你不是很随便就刺我了吗。”
“我不想有人被人杀掉。”
“你不也是人吗。”
我抓住了这个好机会向她吐了槽。
在这个世界感觉到理屈的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校长。因为是这个学校职位最高的人。但是,他们错了。校

长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错误在一遍遍地被重复。所以,我要来修正它。”
她甩了甩脚。
就只是这样而已,抓住她的脚的我就被从地板上抛出去滚了起来。
“我知道了啊,OK。你看,我把无关的校长释放了哦。”
ゆりっぺ放下了指着校长的枪。
然后放开了他的身体。
而我只是无力地仰视着这一切。
“误会解开了。这下可以了吧?”
“把枪给我。那是元凶。”
“啊啊,是呢。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了呢。可以给你,但作为交换你能不能不要再挥舞那把让人不安的刀刃了?”
学生会长默默地点了点头,动了下身体,那把刀刃就从手腕处消失了。
ゆりっぺ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走到了她面前。
学生会长伸出了手准备接下枪。
ゆりっぺ交叉穿过那只手,将枪口抵到了了她的眉间处。
“你是怎么得到那种力量的?三秒以内不回答我就开枪了。三、二……”
“……音波手剑”(原词handsonic)
我发现从她的手腕处再次生出那刀刃。
ゆりっぺ!
我下意识地从地上跃起来。
嘶啦!
刀刃的尖端刺入了冲了过来的我的侧腹。

“日向君!?”
“嘿嘿……我不是说过吗……危急的时刻我就算拼上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我的意识逐渐远去了……
最后听到的话是……
“我可是不死之身的说。”
是啊……又忘了这个设定了……


----------------------------------


白色的天花板。
这是第几次在这里醒来了呢。
明明活着的时候很健康所以觉得和这种地方无缘的说……可恶。
侧腹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这个世界不仅不会死,连伤口好像都好的很快。
内脏的某处还在隐隐作痛。
ゆりっぺ像前几次一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俯视着我。
“辛苦了,日向君。”
“你没事啊,ゆりっぺ……”
“我啊。”
“我也没什么大碍的说。”
“谁在担心你啊。我是担心枪啊,枪。”
“枪?枪怎么了?”
“被学生会长破坏了。”
“那种东西能破坏得了吗?”
“音波手剑一击就搞定了哦。”
音波手剑……
那是学生会长最后说的话。说的同时那把刀刃就出现了。
“那就是那个刀刃的名字吗。”
“还真是像动漫里的武器的名字呢。也许她以外的是个宅女?”
“那么,破坏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并没什么。只是我和她一起把你抬到这里来了。”
“是吗……”
“已经能起来了吗?”
“嘛。虽然还有点痛。”
“肚子饿了。去食堂吧。”


-----------------------------------


迟到的晚饭。
我从贩卖机那里买了咖喱的餐券。是时间的关系吗,食堂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食堂是中央为天井的二层建筑的构造,透过天窗连星星都可以看得见。是因为今夜月亮也别明亮的关系吗,夜空笼罩着一层海军蓝色。
“你还真是喜欢咖喱呢。”
“你不也是一直都只吃乌东面啊。”
“我每天都会点不同的种类的哦。今天是乌东肉面。”
“啊,这样。那我也点一份纳豆,弄成纳豆咖喱吧。”
我按下了纳豆的按钮。
“唉?你是认真的吗?那要在我面前吃那么奇特的食物吗?呃……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我说,可以和你解散吗?再见。”
ゆりっぺ准备离开了。
“分开来吃啦!”

“那么,通过这次的作战知道什么了吗?”
我们把碗盘放在桌上,相互看着对方时,我这么问到。
“明明是你制定的方案,却要我来总结吗?”
“要我总结的话,学生会长是怪物。以上。”
“果然是笨蛋呢。我说,能不在这里打开纳豆的包装而是带着回去吗?”
纳豆仍然完好的包装着,封口还没有拆开。
“什么啊,讨厌纳豆啊。”
“因为有体育系的男生连续穿了一周的袜子的味道唉。”
“……这是说给马上就要吃它的人听的吗?”
“还不是因为你问了。”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那么回到原来的话题,难道学生会长并不是怪物?”
“神的候补者。只有这个可能。”
“不好意思,我不懂候补是什么意思。”
“啊——,在这里有个笨蛋……你是谁?”
“是你的同伴啊。那么,她是神吗?不是神吗?”
“神的候补,也就是说和神是同等的,或者说是仅次于神的存在。你找我有事吗?”
“是你的同伴啊。那么,那个音波手剑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我推测,那是神所授予的特别的力量,为了处理这个世界里绑架校长这样的非常事件。可以说她是守护这个世界秩序的存在哦。明白了吗?路人同志。”
“是你的同伴啊。终于明白了呢。也就是说,她是天使啊。”
“天使?”
“侍奉神的家伙不是吗?那不就是天使。”
“原来如此……天使啊。这个说法还真是妙呢。你这想法还真是有意思啊。就用这个了。不知从哪来的怪人先生。”
“是你的同伴啊。那么,今后该怎么办?”
“天使在守护这个世界的秩序。那么,就把它破坏掉。”
“是这样吗?”
“是这样。”
“怎么做?”
“你是谁?”
“是你的同伴啊。”
这样回答后,ゆりっぺ便不再说这方面的话了,而是开始吃起了乌东面。
也就是说,考虑这件事就是我的下一件工作。


-----------------------------------


“今天真是相当晚呢。发生了什么了吗?”
回到房间,大山很担心的靠过来。还真是可爱的村民。
“侧腹部被刺了。”
“哎哎——!!果然还是和那个朋友断绝关系的好啊!!”
“不,不是朋友干的。”
“真亏你能活下来!!日向君周围太混乱了!!”
“非常刺激所以感觉还是满有趣的哦?”
“不不不不!刺激过头了!”
“这是我活着带回来的礼物,在保质期到期之前吃掉哦。”
这么说着,我把手上的袋装纳豆递给了他。
“哇——!我最喜欢纳豆了!谢谢!”
“噢、打通了一个事件呢。给我什么道具吧。”
“哎?道具?那是什么?”
“村民得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都会送出打通现在无法完成的任务的必须的道具啊。”
“在说什么?”
“以死后的世界为背景的游戏。”
“咦?这个世界是游戏吗?”
……听了这话我僵住了。
“要怎么样才能从这个世界出去呢。”
“稍等一下……”
“嗯?啊,先一起去洗澡吧。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的。”
“不不不不,先不说这个……”
“怎么了,脸色都变了。”
“大山,你……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吗?”
“不,还完全弄不明白的说。我只是认为这是死后的世界。”
“怎么可!?你不是村民啊!?”
“村民?还在说游戏吗?”
“你也是……人类啊……?”
“如假包换的啊。只不过我想我已经死了。”
骗人吧……喂……
ゆりっぺ……新的伙伴竟然就在这么近的地方……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8-24 07:41, Processed in 0.058202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