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一话 两人的火箭】

Q:在线时间怎么一直不会更新?
A:检查是否一直无动作,时间显示需退出论坛后重新登陆才会更新显示

[小说翻译] 【在线】【KEY】【电机杂志Angel Beats!连载小说】【第一话 两人的火箭】

第一话  两人的火箭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腐化高于 5000 才可浏览

登上屋顶的围栏,从这个学校最高的地方俯瞰周围的一切。
校舍更低一点的地方的场地,其左手里侧连网球场和讲堂那样的东西都配备着。
这所学校有着宽广的离谱的用地。
与此同时,我在搜寻着那对面的世界。
只是广阔的森林不断向外延伸着,而在前方覆盖着薄薄的雾所以看不太清。
“什么啊,这里……外面的世界到底变得怎么样了……”
“一~二”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咚!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哈……”
回过神来时,发现我躺在床上。
室内一片白色。
是保健室。
身边的是个带着发卡的不认识的女学生。
“那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你就是那么想的。不说我也知道。”
“什么事情啊!说啊!!把我踢落下去的是你这个混蛋啊!差点死了啊!!话说,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还能活着!!发生奇迹了啊!!”
“啊啦,不是想试试是不是死了啊?”
“这是什么胆量测试啊。”
“什么啊,比想象的还要笨。还以为很早以前就已经察觉了。”
她用手拖着下巴,从鼻子里吐出“哼”的气息,好像有点惊讶地看向了旁边。
“在说什么啊。”
“你们,课堂怎么办?”
发卡女生的对面传来了别的女性的声音。像是校医的样子。
“啊—,去上。”
女生回头这样答道。
“换个地方吧。”
之后,铃声传来了。

我跟着那女生,再次来到了屋顶。
“那么,怎么了?我到底没察觉到什么?”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哦。”
“哈?完全听不懂哎。”
“你应该有已经死了的记忆,之后醒来时就在这里了。”
我“哈”的吞声了。
我死了吗……
搜索着最后的记忆。那是一个交通事故。
逼近的大型的卡车。
我头晕晕的,别说躲闪了,连动都动不了。
随之而来的是冲击。视线在空中和地面之间交替了好多次。
不久终于停了下来。望着天空,我知道身体已经稀碎破烂了。总之全身都在疼痛着。我“好疼……好疼……”的反复嘟哝着。
要死了……伴随着这样的预感,我失去了意识。

之后,醒来时我倒在了不认识的学校的地面上。
穿着不认识的制服。没有伤口,全身上下都很完整。
穿着同样制服的家伙们正在进入学校。
在我一直呆呆地站着时,一个自称学生会长的女生拉着我走了起来。跟着她,我来到了自己的座位。
老师来了,班会开始了。(注:日本学校每天上下学两次班会)
在不认识的班级里,我的名字被点到了。
“不在吗?”,这么被问着时,“在。”,我回答了。在我表现得那样的痴呆时候,从女生那里漏出了笑声。
就这样下一个家伙的名字被点了。
于是就这样得到了出席数。
到底是什么样的体制啊,这个学校。
给突然出现的家伙准备了座位,谁都自然地接受着这件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里……
“终于是理解了的表情呢。那么,该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呢。做我的同伴吧。”
“那个,还什么都没理解呢。我还很困惑。说起来,你到底是谁啊?”
“是人类哦。”
“把我当傻瓜吗?”
“你这个人啊,稍微动点脑子。不要让我太失望了啊。想想从今以后要和这样的家伙组队,会感到厌烦的……”
“真是想说什么说什么呢……”
“那么,你自己想想啊。”
“唔……”
眼前的这个怎么看不都是人类嘛。
我也是人类啊。
嗯……?
“那么说还有不是人类的家伙了吗……?”
“25分。”
“我没问分数唉。回答我啊。”
“所以,我不是说了不要让我失望了啊。”
作为男生的我用惊惶失措的眼神盯着她。
这个女的……满漂亮的啊……
不是人类的存在……
确实,在对突然出现的我这么个存在像一直就存在着一样接受了的班级里的人们之中,我感觉到了淡淡的寒冷。
“哎、难道……那些学生不是人类?”
“80分。”
“胡说吧……那么,他们是什么?”
“不能先得到满分吗?”
“那么,老师们也不是人类?”
“90分。”
很好……还剩10点了,
“我知道了!剩下的是在学校外徘徊的怪物!”
“啊—、果然是笨蛋啊!这家伙太可惜了!去找别的人吧。再见。”
“等等啊,都到这个地步了,当然不是笨蛋了,快告诉我啊!”
“那么回答我啊,刚才给出了最大的提示了哦。这样还不行就真的再见了哦。”
到底是为什么……。已经这样被她随意喷了,被她抛弃会感到不安的说。
与班里的家伙们不一样,从她身上我感到了人类的感觉。
是的,这个人是我第一个见到的真正的人类。不想就这样放她走。
而且,这个人了解这个世界。刚才,在测试我是否有知道的资格。

我把她之前所说的话在心里回顾了一遍。
回答吧……完美地。
“答案是这样的。搜寻别的人。就是说,和我们一样死去了、来到这个世界的人们还存在着。”
“99分。”
我有些灰心了。
“还有啊……”
“我已开始说什么了?”
“想不起来了。”
“给我想起来。”
大脑全速回转着。这样终于想起来了。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是。那么然后谁会在?”
“和我们一样的死人……还有……”
“真的是笨蛋呢。你认为那些死人的来世是由谁来实现的啊。”
“哎……难道……”
“就是那个难道哦。说出来。”
“神。”
把那个难道说了出来。
“……终于100分了。真是笨蛋啊 。”
“等等啊,神真的存在啊!?在哪里啊?难道你遇到过啊!?”
“冷静下来,没有遇到过哦。但是如果不存在的话不就矛盾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我们在这里最后整理自己的内心、成佛、重生。这样方便的世界你认为会自己随便出现吗? 这是在说没有整理好内心的时候,是谁来应对的话啊。”
“也就是说是神来应对吗……”
“有可能不是我们所知道的那样的存在。但是,和那相近的存在应该是有的。”
“在哪里啊……也可能在看不到的天空的彼端的说。”
“那么,到做出火箭为止呢。”
“那么乱来。”
“你到底还是笨蛋啊。时间是不存在的哦。反过来说应该更容易懂吧?我们的时间是无限的。”
“到了岁数就会死了啊。”
啪!
“好痛,干什么啊。”
被痛打了。
“吃惊的说不出话的时候就用打的……”
“为什么啊。”
“死人会老死吗笨蛋——!!”
“啊啊,也是呢……。那就是说我们是不死之身吗?”
咚!
“呜哦哦……没听说会用踢的……”
“你以为我为什么小心翼翼的做让你从屋顶掉下来这种事啊,啊!?”
她抓住了我的制服衣襟,脸靠的非常近,唾沫都飞过来了……
“啊啊,是啊,是这样啊……
对这个女人一生都不会有欲望的……
不,那个一生已经完结了。
“那么,不是人类的家伙是什么啊?”
“为了让这里的学校生活能看到和活着时一样的日常而存在的装饰品。”
“那么和他们说话也会被无视吗?”
“不,对话是成立的,想的话也可以成为朋友。像你这样的外行人用看是分不出来的。”
“怎么样才能看出区别呢?”
“当你好像要试图翻越围栏跳下去的时候,做出不自然的举动的家伙是人类。其他的都是那些家伙们。”
“所以知道我是人类吗……顺便说一句我才没有试图跳下去啊。”
“都一样啦。谁都不会到那种地方去的。”

“那,我成为你的伙伴了吗?”
想起了重要的地方,我这样问道。
“嘛,差不多。虽然刚才很担心。”
她用令人很不快的语气说道。
“你叫什么?我叫日向。”
“ゆり。”
“哎—”
“怎么了啊。”
“和我妈妈名字一样啊。”
“那有什么问题吗?”
“叫你名字的时候感觉像丢掉称呼叫我妈妈一样的,很不舒服。没有昵称吗?”
“一直都是被ゆり这样不加称呼叫的。”
“那么,ゆりっぺ。”
“……!?什么啊那么糟糕的审美……”
“可爱不就好了、ゆりっぺ。你也可以叫我ひなっち哦。我想被那么叫。”(注:ひなっち的ひな是日向的前两个读音。)
“才不那么叫呢……”
我做了个深呼吸、伸了个懒腰。
“那,你之前说过要做什么吧。”
我转了转腰,放松了一下身体。
“嗯,是啊。要你来帮忙。”
“要做什么啊?”
“那不是肯定的嘛。找出神。”
“是吗……”
大脑好像已经对状况有所对应了,我对那句话并没有感到惊讶。
“该怎么做?”
“拿这所学校的所有学生进行血祭。肯定会造成慌乱的。”
“你会被打入地狱的……”
“哈!如果有地狱的话,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哦。保留着那么悲惨的生前的记忆,被流放到这么个世界里。”
ゆりっぺ将手臂交叉在胸前,望着天空。
“生前的记忆、吗……”
我的记忆是令人厌恶的东西。
ゆりっぺ说过,
这里是,整理内心、通往来生的地方。
那样的人生……整理好内心的那天会来到吗……
啊啊,时间是无限的啊。
一定能做好的啊……
那么……这里真的是地狱也说不定。
“方法嘛、先不说。找出神后,ゆりっぺ想怎么做呢?”
“那不是明摆着的吗。给那个强制我们过着不讲理的生活的那家伙一拳,不,多少拳都会给他哦。”
“将神打倒的女人吗……好厉害的角色啊……前所未有呢……”
“对吧?肯定是历史上第一个呢。”
“啊啊、绝对没错。肯定会载入史册的。”
“那么,你从3年级的班级开始进行血祭吧。我从一年级开始。”
她准备要去了。
“都说了,先等一等——!!”
“怎么了啊。”
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没有别的方案吗?再说就我们两个人去拿这个学校的所有学生血祭不是太不现实了吗?”
“这个世界没有警察什么的哦?就用棒球部的球棍作武器。拜托啦。”
“所以说,等一下——!!”
“干什么啊、很烦哎……害怕了吗?对方可不是人类哦?”
“不是那样,我是说对手的数量不是太不寻常了吗?全校的学生,那可是有好几百,不、上千人的啊。”
“时间也是无限的哦?”
“那么,这么说吧。我才不想效仿杀人狂呢。”
这么说着,ゆりっぺ的表情明显地变化了。
“杀人狂……原来如此……我想做那样的事啊……”
“是的。用更加……人道的方法吧?”
“也是呢……”
这么简单就制止了那么有气势的她,我自己也感到惊讶了。
“你有什么提案吗?”
“突然问我也……”
“是你驳回了原案所以你想想啊。有血祭全校学生那样的震撼力,能让神慌忙出来阻止的。”
“那真是……相当强的震撼力啊……”
就算这样也不能不思考一下啊。是啊……我交叉起了手臂,陷入了思考。
“在夜里把教学楼所有的窗玻璃都打碎怎么样?”
“你是认真的吗?才不要这种只是找来警察级别的呢。能给我一个血祭全校学生那种级别的提案吗?”
“那种级别的,会有第二个吗!”
“哈……和你做同伴是不是没有意义啊……”
她好像从心底里感到愕然一样的深深地谈了口气。
“你的要求太高了啊。不要因为这种事就说‘不能用—’啊。”
“那么,你就做点什么啊。”
“是啊……”
我把自己的手心举到了脸的前方,握成了拳头。
“我对运动神经很有自信的。也有力气。因为是男生嘛。危急的时刻,拼了命地保护你之类的事还是能做到的。”
“我是不死之身的说。”
“是啊——!!忘了这个设定了——!!”
我抱起了头。
“没想到日向君是软派啊,见面就会立刻来求爱的感觉。”(注:软派,与喜好打杀的硬派相对,原意是较温和稳健,现在更多的指那些喜欢在街头搭讪的男性。)
“才没有,向你求爱什么的死也不会想的,所以放心吧。”
“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啊——!!这个设定也忘了——!!”
我再次抱起了头。
“真是笨蛋呢。”
“在吵闹什么呢。”
背后传来了声音。
“切、出现了吗。”
ゆりっぺ咋了咋舌头。
我转过了身,发现了熟悉的身影……是学生会长。
“现在是上课时间哦。”
“那你呢?”
“我从老师那里拿到许可了,过来看看的。回教室去。”
不用问ゆりっぺ,这家伙也不是人类吧。比其他的学生更没有人类的气息。实际上很机械的感觉。而且站在作为学生会长的立场。是让这个学校被看作为学校的象征一样的存在。
“日向君。对方是学生会长哦。看你做点什么吧。”
“什么?”
“现在正是找学生会算账的时候哦?比谁都更接近神的存在。这是机会啊。”
“嘛、可能是这样没错……做的话,做什么?”
“你愿意把我的想法付诸实践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想想。”
“不用,可以了……”
反正她除了血祭以外想不出其他方案了。
“那么麻烦你自己想啊。”
“知道了。总之先问她一些问题。这样可以吧。”
“结果会怎么样呢。”
我丢下感到不满的ゆりっぺ,走到了默默看着这边的学生会长的面前。
“那个,学生会长小姐。”
“什么事?”
“你认为神存在吗?”
“这是现在该问的问题吗?”
“啊啊,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啊。不回答我的话我没法会回去上课的。”
“那么,不知道。”
……这么回答啊。
“那么,如果有的话你认为在哪里?”
“想象不出来。”
……真头疼啊。什么都回答不知道不是没办法将对话进行下去了吗。
那么更接近身边的话题……
说起来,这些家伙会恋爱吗。
突如其来的疑问啊。
“喜欢的人,有吗?”
“……?”
不明白的样子。
“喜欢的男生,有吗?”
我又问了一遍。
“没有。”
这次变情变了一下立即回答了。
“那么,如果我现在向你告白的话你会怎么办?”
“不知道。”
那么,试试看吧。期待她的反应啊。
“学生会长真是非常可爱啊。我真是这么想的哦?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想着你的事呢。这一定是爱情的说……我说,学生会长,那个,请和我交……”
咚!!
我在空中飞舞。为什么?why?
最后看到的是,是ゆりっぺ漂亮的一踢。


--------------------------------


“哈。”
回过神来时,发现我躺在床上。
是保健室。
ゆりっぺ在白着眼俯看着我。
“你来这个世界是为了追女生的吗。”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踢了我多少次了!!要死人的唉!!真亏我能活下来啊!!又发生奇迹了阿!!”
“啊哈哈,都说了不会死了阿!!”
ゆりっぺ笑了起来,上下摇着手。
“就算这样,也不要随便就把我从楼顶上踢下去啊!!”
“因为,你虽然做了伙伴,但除了满足私欲其他什么事都没想的说。”
“我又不是认真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只是在想这些家伙会不会恋爱唉。”
“哼~……日向君、没想到很浪漫啊。”
“说我浪漫什么的,对你来说浪漫只是这样吗。”
“什么啊,这是。在这个世界浪漫是必需的吗?带着凄惨的记忆,有可能会喜欢上别人吗?”
听到这话,我怎么感到了有些悲伤。
正因为如此、不是吗……
“我认为……就算喜欢上别人也可以……。你啊,太性急了。这样很容易就会觉得累啊。时间是无限的对吧?谈谈恋爱,慢慢来不好吗……”
“呜啊,这家伙又来向我求爱了啊……”
“我没有那种想法的说……我是在担心你啊……”
无视任何小小的幸福,以那样的姿态拼命的向前冲着。
“所以,今后也一直做同伴吧。”
“我一个人也没问题哦?”
“不要说那么悲伤的话啦……”
“你没什么用的说。”
“不要说那么严厉的话啦。”
“真被你喜欢上了很困扰的说。”
“不会的所以安心吧。”
“那么,如果我喜欢上了日向君呢?”
“唉……”
从来没想过的话。
凝视着ゆりっぺ光艳的嘴唇,我的身体定住了。
“到那时候……”
“开玩笑的,这种事情才不可能!啊哈哈!你果然是笨蛋呢! ”
……所以我才会担心她啊。
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我盯着墙上嘀嗒嘀嗒的时钟。
已经到黄昏时刻了。同时,我的肚子叫了起来。
“死了也会肚子饿么……”
“五感都还具备着,会感到困,肚子也会饿的。”
ゆりっぺ好像别有意味的看着这边。
“什么啊……”
“我虽然在想另外一种欲求是否还有,不过我也在想,如此顾虑你的言行举止好像也很困扰的说。”
“放心吧。对你才不会有那种欲求呢。”
“哼~,那、对学生会长就有了啊。”
“才没有呢。”
“没有吗?你那样可以吗?”
“浪漫什么的才不要呢是哪里的谁说啊。”
“我是不要的说。但是忍受这种欲求的男生满可怜的呢……你要是对我有些意思的话,我也许还可以帮帮你的说。真可惜呢。”
……!
我应该把这家伙当女性看待吗……
我从正面凝视着那张脸。
咦?
事到如今,都没看出来!?
奇怪啊?这家伙明明还算是美人的说啊?”
ゆりっぺ默默地笑着看着我的脸,我好像看见恶魔的微笑了。
怎么感觉恐怖逐渐包围了我?
这到底是什么?
于是,天空开始回闪变暗。
“呜啊啊啊啊!”
“怎么了?想起来死的时候的事了吗?很可怜的样子……”
“是想起了被你踢下去的事情啦!”
与此相对的,是大声笑着的ゆりっぺ。
哈……和她在一起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吧。
是个不错的一起在死后的世界生活的伙伴。

咕。

刚一冷静下来,我的肚子又开始叫了。
“你到底多久没吃东西了啊。”
“从来到这里就没吃过了啊。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啊。”
“提高自己的适应能力啊。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身体会自己习惯的。话说回来,在什么地方吃什么东西啊?”
“在学校食堂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还真是值得庆幸。”
这么说着,我习惯性的伸手去拿钱包,可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
当然了啊。本来这件校服裤子是什么时候被套上的都不清楚。
“不能免费吃的吧。”
“是呢。需要付钱的。”
ゆりっぺ一副“当然”的样子,手臂交叉了起来。
“你又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了吧……”
“放心吧。各种食费都作为奖学金准备好了的说。去事务所拿就可以了。”
“啊、这样。”
但是对自己的生活费用已经送到那里这种事,总感觉很不舒服。
也就是和班级里的座位一样,是专门给新来的死人用的啊。
“但是去那里拿也很麻烦。这次就先借你一些吧。”
“那还真是感谢呢。”


--------------------------------


胃里装满了拉面和猪排饭。
“好厉害啊……和活着的时候相比什么都没有改变呢。”
味道、食感、填饱肚子的方式都没变。
“把那两样东西一起吃下去的你也很厉害啊。”
我把盘子和大腕都清空了,靠在了椅背上。
“呼……满足了满足了。”
只有刚才才是天国啊。
“你想消失吗?”
ゆりっぺ停下了吃乌冬面的手,看着我。
“唉?为什么?”
“如果在这个世界感到满足了,就会消失成佛。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怎么说也是整理内心的地方哦。如果没有留恋的东西了的话,就会立刻消失。”
“即使只是填饱了肚子吗?”
“如果那是足够掩盖活着的时候的辛酸的满足感的话。”
“糟了、没多想什么就自己觉得满足了唉……”
“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就算胃灼烧了也一定会起来核对帐尾的呢。”
“才没有那么不清醒呢。”
“是呢。是笨蛋的说呢。”
“啊啊,我是笨蛋。这种事之前先告诉我啊。”
“这种事情没办法根据经验得出吗?我就是这么做的。一件一件跟你说明太阳都要下山了啊。”
“希望第二天天亮我没有消失就好了。”
“我不介意的哦?”
“我介意啊。行动的时候还是要多多注意了呢。”
“什么事?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的说?”
“别乱想。才不会有那种事呢。”
“是唉,太恶心了。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事。”
ゆりっぺ狠狠地说道。
“我们是同伴不是吗,同伴。为了把神找出来。”
“你不是很清楚吗。”
ゆりっぺ终于满意了,拿起筷子再次吃了起来。

-----------------------------

从食堂出来,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了。
“之后该干什么?”
“今天已经没什么事了。喜欢什么就干什么吧。”
“睡哪里?”
“有宿舍的。”
肯定去了之后,宿舍已经分配好了吧。
我跟着ゆりっぺ迈开了步子。
“有室友的吗?”
“难道没有吗?单人房应该是没有的说。我是被赶出来一个人住就是了。”
“就知道会有这种事。你就是这样的人的说。”
“因为很恐怖不是吗?和不是人类的家伙在一个房间睡觉什么的。”
“对于对方来说,构成威胁的是你才对啊。”
“男生宿舍在那里哦。”
ゆりっぺ停了下来,指向了左侧。
在那前方耸立着很宏伟的建筑。
好像是全住宿制的说。当然的了。
“啊啊。那么,明天见了。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那个到明天再说吧,晚安。”
我目送着ゆりっぺ的背影。
只剩下独自一人,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真是很累人的一天啊。
两次从房顶上掉下来的说啊……真是灾难的一天……
另外现在,还不得不去面对不是人类的室友。
从今以后不得不和那家伙一起生活啊……
感觉气氛很沉重……
虽然嘴很毒,不过还是和ゆりっぺ在一起比较安心啊。因为她是这个世界我唯一认识的人类。
我已经爱上了人类的温暖了……

-----------------------------

我在走廊上边走边看着门边的名牌。
终于找到了写有我名字的名牌。
是这里啊……
我停下了脚步。
室友的名字是……大山。
好、进去吧。
下定了决心,我敲了敲门后打开了门。
“好啊,我是从今天开始和你同室的日向。”
我亲切地打了招呼。
“啊,初次见面。我是大山,请多关照。”
里面有一个弯腰坐在双层床下层的床上的男学生。
外表非常普通的男生。身材既不是特别高大也不是特别矮小,既不是特别瘦也不特别胖。从第一印象来说,应该说没有特点就是他的特点。
“啊,初次见面。我是大山,请多关照。”这样的问候也是一点个性都没有。
就像是RPG游戏里在最初访问的村庄里的村民一样的。
”啊、这里是XX村哦。请慢慢游览哦。”这样的。
太模式化了而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里的学生都是这种只会进行这样子的对话的家伙们啊,我这么想着。有ゆりっぺ在真是太好了。
我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桌子在那边。床的话请使用上层的哦。”
“啊啊,Thank you。”
总之我先拉开了学习桌旁边的椅子,弯腰做了下来。
我把身子转了过来,面向了室友大山。
这样子推动不了气氛,于是我试着和他说说话。
“大山君,在这里很久了吗?”
“就像看起来的,和你一样是3年级学生哦。”
“那样啊……也是呢……”
我是3年级的吗……
也试着问问其他问题吧。
“大山君的兴趣是什么呢?”
“读书和音乐鉴赏吧。”
到现在还是这样没有个性的回答吗……
“音乐的话,在听什么样的呢?”
“J-POP。”
太容易猜中了!!
“日向君的兴趣呢?”
被反问了。
“我?体育吧……”
“是观看?还是参与?”
“哪个都喜欢的说。”
“这样啊——,我虽然喜欢观看,但参与的话还是不太擅长的说,哈哈哈。”
什么啊,那种像是装出来的笑容。
太恶心了。
啊啊,我爱上了有人类的味道的ゆりっぺ的毒舌了呢……
谁来骂骂我……
“啊啊,去掉称呼也可以的哦,就叫我大山。”
“可以叫你山ぴー吗?”
“为什么?”
“那个,只是想要起个至少有点个性的。”
“哈哈哈,我常被这么说呢,没个性什么的。老师也常常因此生我的气的说呢。”
“嘛,玩笑的说。你也是叫我日向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日向君。”
这个村民好像在等待着不和谐出现一样的。
“那么,日向君这之后准备做什么呢?”
“有哪些选择?”
“先做作业再洗澡睡觉,还是先洗澡,再做完作业睡觉。”
“哪边都可以……”
“那,先去洗澡吧。现在的话澡堂还空着的哦。”
“等一下,和你一起去吗?”
“哎?不可以吗?”
“不是,也没有不可以……”
真是友好的村民啊。
反正从今以后每天都要见面的。避开他继续生活也很麻烦。这里就先顺着他的意思吧……
“我知道了,走吧。”
“嗯。”大山看起来很高兴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开始做准备了。
“给,这是新的毛巾。”
“啊啊……Thank you。”

-------------------------

第二天早上的屋顶上。
找到了ゆりっぺ身影,我向她飞扑了过去。
“ゆりっぺ————!”
同样是人类这种存在,我爱得都要留下眼泪了。
想要用拥抱来确认那份温暖。
ゆりっぺ呼的一下闪开了。
啪————!!
我的脸猛撞到了铁丝网上。
“完了……第三欲求爆发了……我感觉身体有危险呢……抱歉,我们解散吧。再见。”
“不是啊——————!!”
“干什么啊,变态。”
“只是很想恋爱啊。”
“你看,好恐怖,那种气势不是很强烈吗。”
“不是对作为女人的你!是对作为人类的你!我室友那家伙人类的感觉太淡薄太令人毛骨悚然了所以才会爱上人类啊!”
“那样。那还真是灾难呢。不如像我一样被赶出来吧?”
“那样不寻常的事态会如愿我感觉不太可能啊。我倒是更害怕结果会变成什么样……”
“不管怎么想现在的你更加可怕唉……”
“那个,嘛,我道歉。抱歉。现在冷静了哦……”
“因为白天还会再见面的说,所以不要再飞扑过来了哦?不然还会再把你从这里踢下去的哦?”
“啊啊……”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觉得很感激的。
“那么,之后该干什么呢?”
“那当然是继续把神找出来啊。”
“怎么做?”
“你难道……一个晚上一点都没想吗?”
“你没有叫我想的说……”
“啊啊啊—!怎么这么笨啊,真是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为了什么和我成为伙伴的啊!?”
“哈、哈哈……也是呢,真是的呢……哈哈哈。”
被痛骂了反而稍微有点很舒服的自己真是恐怖呢。连飞过来的唾沫都觉得可爱。
“给我想一想啊,现在,就在这里!立刻!喂,说点什么!!”
“这也太急了……”
就在这时,传来了校内广播的“叮~咚~叮~咚~~”的旋律。
接下了的是非常紧迫的声音。
“全校学生通告。请迅速回到教室等待直到班主任到来为止。重复……”
“……!?”
ゆりっぺ迅速环顾着周围的情况。
“怎么了?”
“非常事态啊。这种广播从来没听过的说。”
“飙车族混进来了这样的吗?”
“也许呢。不管怎么样都是很好的机会啊。”
“什么的?”
“你真的是笨蛋呢。这个世界不该存在的事态发生了哦?没理由不借助它啊。然后……”
“找出神来,吗。”
“走吧,必须要把握到底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在走廊上奔跑着。总之,向着职员室前进着。
就在那时。

啪!

不合时宜的声音振动着空气。
“稍等一下啊……”
是在戏剧和电影里听过了不知多少次的声音。
“刚才的不是枪声吗?这下事情变得很危险了不是吗……”
“这怎么可能……”
ゆりっぺ开始动摇了。眼瞪得大大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她这种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本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现在出现在这里了……”
“是说枪吗?”
“是谁把它带进来这个世界了。绝对要把那个家伙……拉入我们这边。”
“那个家伙是指……不是枪而是把它带进来的家伙吗?”
“嗯。肯定会成为令人放心的伙伴的。”
ゆりっぺ终于又露出了平常的表情。连笑容都能看得见。
“他可是在学校里乱开枪的疯子啊!?你是认真的吗!?”
“不是这样的话也不会变得扭曲不是吗?这个世界的齿轮。”
ゆりっぺ转过身来,这一次,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跑了出去。
有回应才有分享,你的真诚回帖是对分享者的最大鼓励

GMT+8, 2017-6-28 20:26, Processed in 0.055161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